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就呵呵笑,他心里,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担心的。见她这么说了,就夸道:“枣枣最懂事。也不枉朕给你找个封号,最是个明事理的。”

    “哼,明事理?我可不明,如今我是没有不喜欢四阿哥的。可他长大了要是欺负滚滚,我一样收拾他!”叶枣瞪眼。

    “对,收拾,朕也收拾他。”四爷一笑,大了以后,欺负弟弟,肯定是要收拾的啊。

    枣枣最好的就是这一点,不会对孩子们有意见,更不会下手。

    “枣枣过了年,就又大了一岁了。”四爷笑着搂住叶枣的腰。

    “我发现,你是多喜欢我的腰?要是哪天,我吃成个水桶腰了是不是就直接失宠了?”叶枣抱住四爷脖子,斜眼看四爷。

    四爷愣了一下,然后失笑:“真的吃成了水桶,朕喜欢不喜欢且不说,你自己呢?你自己能看?”

    四爷心想,别以为朕不知道,你自己也喜欢你的小腰。没事就盯着镜子看。

    “好吧,那我们都努力保持身材吧。爷要是有了大肚子,或者是虎背熊腰了,我也不喜欢了。”叶枣直接道。

    四爷摇头:“朕可真是”

    “都听你的。”四爷觉得有压力。

    她希望他做个伟大的皇帝,如今还希望他能保持个好身材。

    这小狐狸,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就偏爱长得好的人。

    “万岁爷,后头传话,说是咸福宫的云常在病了,病的挺严重的。”苏培盛进来道。

    “病了叫太医,朕难道还会看病不成?”四爷皱眉。

    “这这皇后娘娘赶去了,说是这病来的蹊跷,怕是跟同住的乌拉那拉氏常在有些关系呢。”苏培盛苦着脸。

    “这两个人住一起不对付了?”叶枣笑了笑:“是想叫皇上去看看吧?”

    “朕没空。”四爷皱眉。

    “哦,那皇上歇着,我去看看。皇后娘娘都过去了,我不去也不成吧?”叶枣笑着从四爷怀里起来。

    反正,如今除了对付孩子之外,叶枣都不觉得坐在四爷怀里羞耻了。

    这男人,从第一次抱着她坐着开始,这长年累月就这样。

    他可喜欢这样抱着呢。叶枣么,渐渐的就也习惯了,好像被他抱着是挺好的。

    被珍视的感觉么。

    “好了,朕陪你去看看。”四爷瞪了叶枣一眼,心想什么都想看热闹!

    两个人从乾清宫出来,一路坐着撵到了咸福宫。

    咸福宫里,皇后,齐嫔,宋嫔,禧贵人,耿贵人都到了。

    其他常在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张答应身份低,就没过来。

    见皇上和明嫔来了,忙请安见礼。

    各自见礼之后,叶枣看着人群中的乌拉那拉氏常在,她站在那,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呢。

    一直都盯着四爷。

    然而四爷却根本就不看她。

    “怎么回事?”四爷皱眉看皇后。

    “回皇上的话,云常在忽然就病倒了,腹痛的厉害。太医说,是喝了不干净的水。”皇后皱眉:“云常在怀疑乌兰那拉常在。”

    “奴才冤枉啊!”乌拉那拉氏常在跪下:“奴才没有做过啊。都是她自己琢磨的,奴才的人都不曾来过。”

    “回万岁爷的话,我们常在和乌兰那拉常在烧水是一处的,昨儿个夜里,烧水的时候,就见乌拉那拉常在的丫头鬼鬼祟祟的过来,水里加了不知道什么。今儿太医都说了,是寒凉的东西,所以我们常在才会腹痛。”

    “太医呢?”四爷皱眉,实在是不想参与这些事。

    叶枣打从刚坐下就没说话了。

    她也不想参与,这两个都不得宠的常在,争什么?

    她可不觉得乌拉那拉常在能比云常在聪明。

    想来,是住一起不愉快了,云常在算计乌兰那拉常在呢?

    “臣给皇上请安。”太医进来道。

    “起来,云常在什么病?”四爷问道。

    “回万岁爷的话,云常在是服用了寒凉之物,具体是什么,臣一时看不出。但是,云常在不是第一次服用了,这这寒凉侵体又又赶上月事,才会腹痛的这么严重。这这长期下去,会影响子嗣的。”

    皇后一愣,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就明白了。

    这哪里是乌拉那拉常在的事,这分明是当初给她服用的避子汤的效果吧!

    云常在果然是个阴险的,这是怎么?要除掉乌拉那拉常在?还是要迁出自己?

    “怎么会这样?云秀,是不是你?你给云常在吃了什么?”皇后就皱眉问道。

    这乌拉那拉常在,毕竟是她娘家人,她不问不行。

    “奴才没有,奴才没有啊。”乌拉那拉常在也顾不上楚楚可怜了,跪着哭道:“奴才真的没有啊。”

    “这要是真如太医所说,那可是服药了。水里下药的话,云常在会喝不出来么?何况,这药材不是随便能带进来的。就查一查这咸福宫不就好了。”叶枣闲闲的。

    “是啊,要是有药材的话,那肯定是带进来的。可当初咱们进宫,都是检查了的。怎么可能无端夹带了那些?至于宫里,哪个宫要什么药材,都是有数的。多一点也拿不来。这药材来源不明,也是个危险。”禧贵人接话。

    “这云常在如今服用了这些,肯定不是自己喝进去的。依我看,这咸福宫也该搜宫。”齐嫔道。

    她想的是皇后指使了她堂妹。

    可对付一个云常在有什么意思?

    她又无宠。

    但是,只要是能叫皇后不高兴的事,她就愿意做。

    “朕就坐在这里,苏培盛,你带人搜。”四爷眉头皱得紧紧的,就要过年了,这些破事还是没完没了的。他烦。

    “禧贵人啊,叫你的人回去弄些茶来,这咸福宫里的还是暂时不喝吧。嗯,避免麻烦”叶枣看了一眼玉静:“玉静姐姐跟着?”

    免得一会又说传递消息什么的,不至于坑了人。

    “是,奴才这就叫人去。”禧贵人感激道。

    玉静忙应了。

    四爷看了一眼叶枣,没说话,心想这女人总是想法这么怪。

    皇后就看着叶枣和禧贵人,也没说话。这咸福宫,今儿怕是非得闹出个结果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