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带着儿子在御花园里逛着。

    菊花还有,过些时候可就没有了。

    五阿哥走的比前几日稳了些,被小亭子扶着。慢吞吞的走着。

    忽而看见了一丛还没凋谢的蔷薇,小小的意识里,觉得好熟悉。

    就扭着小身子要过去摘。

    小亭子忙护着。

    当然这摘花的事,对于一个不足两岁的娃来说,无异于是一件大事了。

    小亭子只能帮他摘下来。

    然后五阿哥就转身叫叶枣了:“额娘!”

    叶枣起身,走过去:“怎么了?”

    五阿哥就伸手,将那花往叶枣头上插。可毕竟太小了,这一下不仅没插在叶枣头上,反倒是插在她眼睛上了。

    尽管躲避的很及时,可还是觉得眼睛很疼,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众人就是一慌,忙叫人请太医。

    叶枣抬手:“都别动。”

    五阿哥本来是记得额娘这样做过,本来是模仿大人的。

    这一下见大家都慌了,他就吓着了,手里攥着那一朵其实品相都不好的花,就想哭。

    叶枣右边眼睛疼的很,忙将他抱住:“想给额娘带花花?来,额娘自己带。”说着,从孩子手里拿起那一朵花插在头上。

    “乖,不怕,叫花生和你玩儿?”叶枣笑道。

    五阿哥尽管不懂事,可也感觉到方才的气氛不对,这就不肯和花生玩儿了,只是叫了一声额娘,就抱住了叶枣的脖子。

    叶枣就半蹲着将他搂住:“没事,吓到了?不怕,和花生玩儿去吧。额娘坐在那看着你?”

    叶枣一只手指着一边的小亭子。

    五阿哥也不知听懂了没有,松手的时候,就亲了一下叶枣的脸颊。

    他都是学着叶枣的样子来的,额娘也总这样。

    叶枣果然也笑着亲了他一下:“乖,去吧。”

    五阿哥这才高兴了,被小亭子扶着和花生玩儿去了。

    “以后别在孩子面前这样,他还容易吓着。”叶枣这才起身揉揉眼睛。

    她觉得,眼睛还好,倒是这腰身,半蹲真是累啊。

    怪不得习武要先扎马步呢,这扎马步好了,以后还能怕什么?

    “是,奴才们知道了。”阿玲忙道。

    阿圆留在了锦玉阁。今儿出来的是阿玲和琥珀,以及伺候五阿哥的奶娘和几个丫头们。

    “可是主子,您怎么样?要不叫个太医来看看?”那可是刚摘了的花,缺口不齐。

    “这臭小子,还好躲得快,不然真的戳瞎我了。”叶枣用自己的帕子擦了一下眼睛,拿来一看,果然雪白的帕子上有了血迹。

    虽然很少,可眼睛受伤了,也是轻忽不得的。

    “这可真是”叶枣到底不想叫太医了,闹起来麻烦。

    “你给我看看,是眼睛里面伤着了还是外头?我这会子只觉得疼,自己竟是感觉不到的。”叶枣抬头。

    阿玲忙去看,就见眼睛里头还好,眼白处一点点红,是揉的。

    倒是眼皮子上下都有些伤着了。还好这点伤不会留疤的。

    “是眼皮子伤着了,琥珀你看,我没看错吧?”阿玲紧张的很。

    琥珀忙点头:“是眼皮子,不碍事。主子疼吧?”

    “没事,眼皮子就好了,回头找点药膏涂上吧。估计要肿了。”叶枣有用帕子沾了一下。

    这回就没什么血迹了,想必创口小。

    阿玲正要说什么,就见李照过来了:“主子,锦嫔娘娘过来了,听说您和五阿哥在,就说来拜访,您看”

    “拜访什么,我是嫔位,她也是,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再有下回,就该罚你了。”叶枣道。

    “是,奴才该死,奴才记住了。”李照心里一颤,心想以后要注意了。

    锦嫔很快就被请来了,叶枣站起身笑道:“怎么还不直接过来,叫人知道了,道说是我拦着你。”

    “不是的不是的,我我就是问问。”锦嫔忙摆手。

    叶枣笑着上前,与她见了平礼。

    锦嫔坐定之后,才看见叶枣的眼睛肿了。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问一句。

    就抬头去看白嬷嬷去了。

    白嬷嬷心里真是她一个奴才,能说话?

    叶枣也觉得好笑。

    锦嫔没有得到援助,还是没敢问,毕竟平时白嬷嬷教育她,宫里的事,要多看,少说。

    她也是渐渐的才意识到,原来她的母亲在朝鲜王宫里的那些争斗,是真的不算什么。

    毕竟,她母亲没有儿子。其他几位夫人们争斗的更厉害些,可也是直来直去的。

    但是大清的皇宫里,似乎不是这样。

    她们都是面上笑嘻嘻的,可暗地里就不知道会怎么样。

    锦嫔承认,她不是对手。

    “五阿哥如今不太会请安,就不给你请安了,你别介意。等他会了再补上。”叶枣笑道。

    “不用的,不用的。”锦嫔忙摆手。

    她是真的不知道明嫔在这里,她闷了出来走走,就遇见了。遇见了不能直接走掉吧?

    正说话间,就听见了苏培盛的唱和:“皇上驾到!”

    叶枣挑眉,皇上来逛花园?她心里想着,四爷大约是去了锦玉阁了吧?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莫名这么自信

    锦嫔倒是不见喜色,反而有些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的尴尬。

    叶枣起身,她也起身,四爷穿着龙袍过来,就见她们都福身下去了。

    还不及说话,就被五阿哥抱住了腿。

    五阿哥正好就在他身边呢。

    四爷这才叫了起,一边就把五阿哥抱起来了。

    “都在这里。”四爷抱着五阿哥过来,装模作样的。

    叶枣笑了笑:“皇上难得有空呢。”

    锦嫔就跟着笑。

    叶枣觉得这姑娘有点傻

    四爷看过来,就见叶枣右眼肿的挺厉害的,脸色就变了:“这是怎么了?谁打你?”

    叶枣噗嗤一笑:“皇上这话问的。您觉得能有人打臣妾不成?”

    四爷也知道自己问的傻了,只是瞧着她这样,就下意识的觉得她受委屈了。

    一时间没管住嘴。

    “是滚滚,滚滚好意摘花给我戴,手腕没力气控制不住,就戳偏了,不碍事的。眼皮子伤着一点点而已。”叶枣解释。

    四爷看五阿哥,五阿哥无知无觉

    四爷当然不会怀疑,只是觉得挺危险的,这要是再深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