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无力的被四爷抛上抛下。

    身子就像是风雨中的一根藤蔓,除了缠住身边的大树,没有别的法子。

    四爷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格外的疯。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被四爷放下来,躺在榻上,四爷还是将她半压着。

    然后亲吻她的脸颊和眼睛。

    受伤的那一只眼睛,受到了四爷的格外优待,被他轻柔的亲吻了一下。

    终于气喘匀称了,叶枣问:“能问问您,是为什么今儿这么疯么?”您说吧,说了我好改!

    是挺喜欢和四爷做这个事儿,可是前提是她受得了。四爷疯起来,还是怪吓人的呢!

    四爷笑了笑,拉住她的手不肯说。

    方才她不过一个小动作,就撩拨的四爷不成了,四爷想,说了她以后绝对会避免的。

    不过,四爷想,这样无意识的小动作,以后还得看。

    叶枣见四爷不说话,就用脚踢了一下。

    “乖,再闹还得办你一回。”四爷笑着道。

    叶枣哼了一声不踢了:“黏糊,洗洗。”

    四爷嗯了一声,坐起身叫人进来。

    洗漱的时候,叶枣看着自己腰上的痕迹,心里很无语。

    回了榻上,被四爷抱住,叶枣轻声道:“都说楚王爱细腰,要是我生在那时候,估摸着也是个宠妃?”

    刚说完就被四爷狠狠的勒住了腰:“敢想别的男人!”

    四爷声音沉沉的,不等叶枣解释,一把就将她刚穿好的亵裤拉下来了。

    叶枣又是挣扎又是道歉,急死了:“我错了,你听我解释,哎哎唔”

    四爷已经入进去了。虽然洗漱过了,但是这会子也是很容易做的。

    四爷箍着她的小腰:“看来是没吃够,竟然敢乱琢磨!该收拾你!”

    四爷这回还真不是装的,是真的有些小小的怒意了。

    这妖精,虽然明知道她是说着玩儿的。可四爷只要想到她这一身肌肤被旁人抱着,就觉得要疯了。

    便是那死了千年烂成枯骨的人也不成!

    叶枣起先还有些挣扎,后来就发现,四爷真的火了。

    啧原来四爷的爆点在这里?

    心想以后可不能乱说了。

    “爷,人家错了,轻点,会疼的。”叶枣是个识趣儿的,这会子知道硬着来不成了,拉住四爷的胳膊开始来软的。

    四爷恶狠狠的:“就该叫你疼!以后才长记性!”

    “不要不要,疼的,呜呜呜,疼的”叶枣可怜兮兮的继续往上抱,四爷却不许她抱住脖子。

    “呜呜呜,爷,皇上,四爷疼了,我错了,呜呜呜”叶枣哭的跟真的似得。

    其实不疼但是她觉得这么下去,一会四爷还得更疯,那可真就要疼了。

    四爷绷着的脸就松了,几乎要笑出来,这狐狸!

    他还不知道她不疼?

    瞪了一眼之后,真的更疯了一些。

    叶枣正要惊呼,四爷压下来擒住她的嘴巴:“乖些。”

    说着,就放轻柔了动作。

    这种事上折磨女人,四爷做不出来。

    叶枣放轻松之后,就感觉四爷的动作虽然大,可对她没有什么伤害。

    心里一松,就被四爷压的很紧了些。

    这一回之后,叶枣也只能动指头了。

    “我错了,我嘴不好,但是爷不要介意吗。我只是比喻,我就叫爷一个人碰。”叶枣这会子不敢横,忙抱着四爷讨好。

    四爷哼了一声:“以后要知道什么不能说。再有一回,你看朕怎么收拾你。”

    四爷捏她的下巴。

    “嗯,爷,四爷,我不会再说了。腰疼,给揉揉。”

    四爷失笑,顺着杆子就爬?

    四爷不给她揉,叫了人进来伺候洗漱。

    再躺回去,叶枣长出一口气,自己揉腰,还真是很酸呢。

    四爷看着可怜,就着外头的月光,将她抱在怀里,一只手伸过去给她揉。

    果然四爷有劲儿,手也大,他一揉,叶枣就舒服了。

    叶枣哼了哼,往四爷怀里又钻了一下,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皂荚香气犯困。

    也不知是四爷手先停住了的,还是叶枣先睡着了的。

    反正,屋里一切都平静之外,外头奴才们才敢离开。

    心里想着,今儿有些激烈啊。

    次日一早,四爷上朝。

    天还黑着呢,就要起身了。怀里叶枣还是昨夜睡的那个样子,没动过呢。

    四爷一动,她睁开眼:“要起来?”

    这会子迷糊着,昨夜的事都不记得了。

    四爷嗯了一声,就发现她右眼肿起来了:“眼睛疼么?”

    叶枣摇头。

    说是摇头,实则就是极其小幅度的晃悠了一下,太困了,平躺着又睡着了。

    四爷见她这样,便道:“你睡吧,朕瞧瞧眼睛。”

    叶枣嗯了一声,不过也不知道嗯出来了没有。

    四爷叫人拿来灯,凑近了看,眼皮子肿了些,细看下去,右眼肿了,左眼也有些。

    四爷就想这是昨晚累的吧。

    将灯递给了玉和,然后下地:“等一会叫太医过来看看。”

    “哎,奴才知道了,奴才伺候皇上更衣吧?”玉和道。

    四爷嗯了一声,去了净房。

    等四爷下了朝,叶枣这头正瞧太医呢。倒是没有刚才肿的厉害了。

    眼睛上,太医也不敢给下药。只好叫她用热帕子敷一敷。

    叶枣照办之后,果然好些了。

    只是右眼自己也觉得胀痛,照镜子也不好看。

    昨夜还不觉得,今儿起来,这真是累的很。

    腰和腿都酸的要命。吃了早膳就回去歇着了。

    四爷只当她累了,心里虽然有些心疼,也责怪自己过头了。可男人么,这种时候,也是骄傲的。

    不过,叶枣这一歇着,这一天就没起来。

    到了傍晚就开始发烧了。

    一度烧的很厉害,阿圆几个不敢瞒着,忙叫人去请四爷来。又叫人请太医。

    四爷一听就着急了,没多久就来了。

    莫不是昨夜折腾的厉害,叫她累坏了?

    “怎么样?”四爷见太医请脉,忙来问。

    太医忙请安后回答了四爷、

    原来是因为热毒引起了发烧,也就是现代的病毒xìng gǎn冒了。

    “唔,没什么事,就是没劲儿。接触过我的,这几日都不要接触五阿哥了。隔绝开吧,谁还没接触我?就去五阿哥那边伺候着。”叶枣撑着身子道。

    四爷见她这种时候,第一件事竟是关心孩子,心里就用上一股酸酸的,暖暖的感觉。

    当年皇额娘没有这样过。怕是后宫女子里也都没有这样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