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669章 打脸
    “皇后娘娘的凤袍好漂亮呢!”锦嫔看着,真是觉得巧夺天工了。

    她是看过父王的吉服和母后的吉服的。虽然也精美,可是终究还是有留白。

    不像是这些衣裳,虽然底子还看得见,可是底子上,都有密密匝匝的同色绣线。

    真是精美无比。

    齐嫔和明嫔的吉服,用的是橙红底子,这会子细看之下,好像比嫔位的要贵重了不少。

    皇后就笑着解惑:“齐嫔是潜邸老人了,又有几个孩子。明嫔虽说年轻,也是生育了五阿哥的,自然有功。皇上早前就吩咐了,这吉服要按着贵嫔的做。想来出了孝期,你们两个就该晋位了。”

    齐嫔心里想着这是应该,可与叶氏一起晋位,她又不服。

    凭什么?进宫之后,叶氏处处与她一样!

    “臣妾不敢做此想,想必是皇上心疼,所以在吉服上提高了些罢了。”叶枣笑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皇后笑了笑。

    “贵嫔这个位份,咱们大清以前没有,所以只是比妃位低一些,比嫔位高。所以一时看不出也是有的。不过禧贵人的吉服可是按着嫔位做的。”皇后又道。

    “奴才不敢。”禧贵人忙道。

    “你也是一样有功。生了四阿哥的人,该是晋位的。不必如此。”皇后笑道。

    叫其他听来,生了五阿哥的明嫔如今就是嫔位了,再晋位又高了一等。

    倒是禧贵人,生育还在明嫔之前呢。何况,在府里就是个格格。处处没有不如明嫔的。可如今就算是晋位了,也不及明嫔。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除了他们三个,锦嫔宋嫔都是嫔位的就吉服,显然是没机会晋位的。

    宋嫔也就罢了,四爷有话,终身不得晋位。

    锦嫔这里,到底没侍寝呢,如今就晋位也不合适。

    耿贵人很是尴尬,大约只有她只能继续做贵人了。

    还有一些吉服,叠着放在桌上的,那就是那几个常在和答应的了。

    看着就不及这些好。

    “册封礼的日子还没定下,估摸着都是上半年的事。你们该准备的也准备。出了孝期,就该穿的喜庆些,我也给你们预备了些衣料子。一会拿回去,多做几身衣裳穿。”皇后说着,摆手。

    就见一队奴才搬出两口大xiāng zǐ来。

    里头全是布料。

    藕荷色,桃红色,粉红色,深深浅浅都是这几个颜色。

    齐嫔冷笑了一下,没叫皇后看见。

    叶枣也是勾起嘴角,真是打发要饭的呢?

    叶枣捏着自己的指甲想,忽然就想打一下皇后的脸了怎么办?

    从坤宁宫出来,叶枣小声跟珊瑚吩咐了几句。

    珊瑚点头,很机灵的从拐角处去了乾清宫。没被人留心。

    苏培盛听闻珊瑚要见皇上,诧异了一下。

    一般都是小亭子来的呀,这明嫔娘娘刚从坤宁宫出来,要么是有事?

    苏培盛就进去跟四爷说了。

    四爷也有些意外,不过手里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就叫珊瑚进来了。

    珊瑚进来,低着头规矩的磕头请安然后才道:“我们主子叫奴才跟皇上说句话。”

    四爷皱眉,心想既然是这么说,那就是枣枣不想叫人知道?

    “苏培盛留下,其余出去吧。”

    四爷一声令下,玉静带着人就都出去了。

    苏万福心里跟猫抓了似得,这是什么事,还不许人知道了!急死个人哪!

    “我们主子说求皇上赏赐些布料。还说”珊瑚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还说,想要颜色好看的。”

    四爷愣了一下。

    他觉得有些好笑,枣枣这是在坤宁宫里受气了?怎么想起来要布料了?

    “好了,朕知道了,你回去吧。”四爷摆手。

    珊瑚松口气,起身告退了。

    等她走了,四爷道:“去查一查怎么回事。别惊动了皇后。”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明嫔娘娘可没这么要过东西,这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苏培盛回来,就把事情说了。

    四爷哼了一声。

    理智上,皇后要将后宫女子压住,是应该的。

    不过,四爷也知道叶枣的心思了。不就是嫌弃皇后小家子气?也嫌弃皇后给她难堪?

    四爷知道自己其实不该顺着她,皇后虽然不得他的心,可是要是压不住后宫女子,也不好。

    四爷不想叫皇后残害孩子,可后宫里,终究也不能全不让皇后掌控。

    可这私心里,总也舍不得叫叶枣委屈了。

    心想她难得开口一回,怎么能回绝了?

    何况,四爷也很期待她穿艳丽的衣裳呢,以前在府里,身份不允许。

    如今她也算是高位了,该穿了。

    “去库房里选些好的料子,颜色好看艳丽的。只要不是正红,给她送去吧。再选些好玩的给她一并拿过去。”

    苏培盛哎了一声就去了。

    四爷这里坐下想,素来乱规矩,就是他这样的。

    摇摇头,明知错,也要错下去。

    他不是不知道这么宠着捧着枣枣,后宫里人有怨言。

    可四爷想,对孩子,他能一视同仁。可对女人大约真不能。

    跟皇阿玛那样对谁都那样?

    不不不,皇阿玛晚年,不是还捧起来一个玉贵妃?

    哼,四爷想,玉贵妃那样的妇人,连枣枣的脚后跟也赶不上。

    于是,乾清宫大张旗鼓的送了一堆颜色鲜艳的布料去了锦玉阁里,这件事不管是锦玉阁,还是乾清宫都没瞒着。

    皇后不知珊瑚去找了皇上的事,只当是四爷知道了,故意给明嫔做脸呢。

    一时间真是气的很。

    而后宫里,今儿同样被皇后敲打过的嫔妃,心里也是痛快一半,酸楚一半。

    痛快的,是皇后也终于被皇上打脸了。

    酸楚的是,被赏赐的不是她们。

    至于叶枣么,她看着那些布料想。倒也不是就想单纯的打皇后的脸。

    而是

    很快就有新人进宫了,她作为最得宠的嫔妃,总要给新人一些不可逾越的战绩吧?

    免得有些不聪明,不长眼的新人往上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爱惜飞蛾纱罩灯嘛,这一回,就当是给她这个跳动的火苗上了个灯罩。

    免得新来的小蛾子扑上来烧坏了自己。

    至于这灯罩子结实不结实,那可就没法子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