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四月多,福建的热,就叫叶枣等人都受不了。

    好在冰块充足,也有降温的方法。

    四爷这一点上是一早就预备了的,毕竟他就算了,两个孩子怕是熬不住呢。

    四爷派人来说,明日皇上亲自试航。

    叶枣只叫人传话给皇上,要注意安全,行宫一切有她。

    四爷听了这话,就笑了笑:“枣枣关键时候,是顶用的。”

    苏培盛赔笑,心想您反正没觉得明贵嫔有不好的时候。

    叶枣以为,四爷吩咐过之后,就不来了。却不料,傍晚的时候,四爷还是带着苏培盛过来了。

    “皇上?”叶枣惊讶的上前。

    五阿哥蹬蹬蹬小跑来:“皇阿玛!”

    这孩子如今已经能熟练的叫人了。

    “嗯,滚滚做什么呢?”四爷拉着孩子的手,又看叶枣:“惊着了?朕来用膳。”

    “我以为爷不来了呢。爷想吃什么?”叶枣笑问。

    “随你安排,朕今日不能留宿了。明儿天不亮就要走,从这里出发正午之前,要试航。”四爷道。

    泉州城的行宫,到底距离泉州湾还远的很呢。

    叶枣点头,表示清楚了。

    她亲自点了一桌膳食,跟四爷一起用。

    饭毕,四爷起身洗漱过,又陪着叶枣坐了一会,喝了一盏茶。才要走。

    五阿哥已经睡觉去了,四爷拉着叶枣:“这几只管带着孩子好好呆着,朕忙起来怕是顾不上你们母子。”

    “皇上要注意安全,台岛的人怕是要出阴招。”叶枣给四爷整理了一下衣裳。

    “朕不怕他们。”四爷笑道:“你这里也是铜墙铁壁一般,不必担心安危。”四爷抬手,捏了一下叶枣的脸颊:“朕走了。”

    叶枣点头,也会捏四爷的手,然后松手:“恭送皇上。”

    四爷只觉得手一暖,然后就被松开。

    像是上一秒她还挑逗他,然后下一秒,就松手送他走。

    这感觉,四爷说不出,只是觉得直到回到了前头,还像是在她身侧。

    四爷只能呐呐:“狐狸精!”

    一夜无话,半夜四爷就被叫起来要赶路了。

    叶枣没来送,禧嫔也就没敢来。

    她虽然不见得是怕叶枣,可是她不敢在叶枣面前出风头。

    怕的是皇上。

    皇上要是不想让明贵嫔被比下去的话,那么比下去了她,自己就输了。

    这一点上,禧嫔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四爷在御撵里,还是小睡了一个时辰的。

    等一路到了泉州湾,看着眼前海面上延绵的几十艘大船,四爷笑了出来:“好!好!倘若今日朕试航顺利,你们都有赏赐!”

    众人忙大声感谢。

    一时间,岸边欢声雷动。

    偶有远处打渔的小船,都被这声势震惊了。

    许多年后,还有人半真半假的说起这一年皇上来过。

    他们会绘声绘色,一半是听来的,一半是大脑补充的。

    哎哟,你们不知道,皇上就领着大臣们站在岸上,那大船全是新的,几十艘啊!壮观极了!

    是啊是啊,军民无不雷动。皇上也是真龙下凡啊!

    于是,看见的,听见的,或者是没看见也没听见的,人人都爱说一句那一年。

    而四爷这个当事人,在没有见过他的人眼里,有了各种形象。

    无不是龙章凤姿,仪态不凡。无不是真龙天子,君临天下。

    而眼下,四爷看着新造的船,以及站在船上的水师二郎们,胸中有万千豪气。

    “好,好,我大清有你们,何愁不能昌盛?朕在此,感谢你们了。”四爷说着,真的弯腰作揖。

    而岸上的官员,以及船上的水师们,都惊慌跪下,呼喊着万岁。

    他们想,有这样礼贤下士的皇上,他们很愿意效忠!

    四爷登上了最大的一艘船。前后都有水师的战船护卫。

    四爷极目远望,远远的看得到台岛的轮廓。

    甚至四爷想,也许台岛有红衣大炮正对着他吧?不过,射程不够,是打不中他的。

    一切都很顺利。

    台岛的郑经也确实不敢轻举妄动。他安坐在自己的王府里。

    自然有探子左右回报。

    倒是泉州城里,确实有人想要劫持皇子。

    却不是郑克爽以及郑家的人。

    而是海上的一股海盗,为首的是何三娘与她的义子,叫做裴大的。

    一行十一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一时间竟是冲破了外头的首位,进了前院。

    好在,这行宫里头是重重防备,根本不可能叫他们得手的。

    叶枣这里知道的时候,这十一个人已经死了三个,抓住了两个,还有四个逃走了。

    “主子,外头说,抓住的是正是那海盗头子何三娘,与她的一个船夫。”

    “是么?人呢?”叶枣好奇。

    “被可图肯大人的人押走了,先关押进了府衙地牢里。”小亭子道。

    “哦,那么他们怎么知道是海盗而不是台岛郑家的人?”叶枣又问。

    “说是他们身上都有纹身,何况,这何三娘和她那义子裴大都是常年被官府通缉的,所以都有画像。”小亭子道:“暂时没有撬开嘴,不过想来他们是宠着皇子来的。”

    “海盗劫持了皇子又能如何还能跟皇上换地盘?”叶枣冷笑。

    这也是逗啊,这会子的大清又不是摇摇欲坠了,怎么海盗都这么大胆子?

    她敢保证,就算是皇子被劫持了,四爷只会忍痛割爱。也绝不会受海盗威胁。

    那时候即便是她的滚滚也是一样的。

    毕竟一国之君,如果受了海盗威胁,就再也没有什么威仪可言了。

    不过,四爷绝不会叫这样的事发生的。他敢带着两个孩子来,就绝不会没防备。

    这不,十一个绝世高手,也一样没有讨了好去。

    “还真是”小亭子也是干笑。

    “好了,咱们的人有伤亡么?除了御林军和侍卫,奴才们有伤亡么?”叶枣问道。

    “前院有两个太监被砍伤了。”小亭子道。

    “嗯,叫外头的郎中进来瞧瞧吧。赏赐些东西下去,你看着安排。”叶枣起身,既然被抓住了,那么一时半会就没事。

    都说海盗无情,想必,那些人不会救她们了。

    这些事,还不如睡一觉有意思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