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那头,听了奏报也没太在意。

    海盗而已,宵小之辈罢了。既然捉住了,一时半会也就懒得管。

    四爷试航之后,全面检阅了水师,然后下旨,全面开放福建沿海。

    一时间,百姓欢呼雀跃。

    他们本就依靠这片大海而生。几十年前,康熙爷禁海,他们很多人没了生路。

    搬走的,改行的,可没有几个过得好的。

    如今,雍正爷开了禁海,他们又能过上以前的好日子了。一时间真是感动不已。

    四爷这里,也打道回了泉州。

    四爷刚进了行宫,就见外头几个侍卫奔忙进来:“禀告皇上,外头有一支箭羽,上头有一封信。”

    “哦?何人如此嚣张?拿来朕看看。”四爷好奇。

    打开那皱巴巴的信,字迹并不好看。

    只是简单的两句话:海盗裴大拜上。明日午时,郑克爽之命换何三娘,望大清皇帝准许。

    “裴大?”四爷笑了笑:“这倒是个有情义的汉子。”

    “郑克爽换何三娘?这郑克爽莫非也在泉州?”隆科多惊讶道。

    “也不奇怪,皇上来了,他们也会动起来。倒是这海盗们,能抓着他?”秦政海好奇:“这一股海盗,在海上是凶悍无比。倒是不怎么抢百姓。他们专门抢倭寇。”

    “嗯,与郑经也不对付,据说是抢了好几回了。郑家从海外弄回来的稀罕物件儿,没少叫何三娘和她以前的夫君抢走。”

    “是么?那么这么说来,他们也是与郑家有仇的?”隆科多沉吟:“倒是可以利用这个人,叫他捉住郑克爽。”

    “呵呵,捉住郑克爽有什么用?”秦政海摸着胡子对四爷道:“皇上不知可否知道,这郑经三子。第三子名不见经传。二子虽然是嫡出,却不得宠爱。唯有长子郑克臧才是他的心头宝。”

    “这一点,朕也有耳闻。长子郑克臧出身低微,可郑经却宠爱。”说起这个,四爷很是鄙夷。

    “所以说,抓住了郑克爽没有用不说,反而是给了台岛一个发兵的机会。”隆科多摇头。

    “呵呵,也未见得。”秦政海继续摸着胡子。

    四爷好笑,心想但凡胸有丘壑的人,都有些脾气。

    喜欢被人尊重,喜欢叫人追捧。

    这秦政海是个人才,也有人才的通病啊!

    “公恒不妨直言。”四爷很给面子的道。

    公恒,是秦政海的字。

    “臣不敢,臣想着,要是抓了郑克爽是对台岛有利的话那么把他还回去如何?”秦政海笑道:“甚至,现在就可以放风出去。皇上怜惜郑家血脉,宁愿将刺客与他交换,为他平安。”

    “哈哈哈,公恒啊公恒,你治理地方是个好手,做个军师也是合格的。”四爷笑道。

    秦政海有些不太好意思:“臣卖弄了,还请皇上见谅。”

    “哈哈哈,见谅!你们汉人那,有本事的,就爱故弄玄虚。朕呢就喜欢有本事的。所以,你只管卖弄!只要你卖弄的对,卖弄的好,朕就喜欢!”说着,四爷拍着秦政海的肩膀,越过他走了。

    后头,秦政海大声谢恩。

    隆科多也哈哈笑着道:“秦大人果然厉害啊!”

    叶枣带着五阿哥,禧嫔带着四阿哥,都在迎接皇上。

    四爷走近了,她们齐齐福身。

    “臣妾恭迎皇上!”

    “恭喜皇上重开禁海,还百姓生计。”

    一时间,两句话,高下立见。

    四爷笑着扶着叶枣,又抬手对禧嫔:“都起来。”

    两个孩子也晃悠悠的请安,不过也仅限于一句皇阿玛吉祥了。

    四爷一个个扶起来,挨个摸过头:“你们两个乖不乖?”

    “回皇阿玛,儿子乖。”这是四阿哥。

    “皇阿玛乖!”这是五阿哥。

    四爷失笑,多摸了一下五阿哥,这孩子还是说反话呢。

    进了里头,四爷笑道:“之前惊着了没有?孩子们有没有吓到?”

    有明贵嫔在前,禧嫔不敢多话的。

    叶枣就笑:“哪能吓着,我们知道的时候,都拿下了。孩子们玩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那就好。朕怕你们吓着。”四爷想着孩子们还吓着了可不得了。

    “皇上累了吧?臣妾伺候您先更衣,一会用膳?”今儿也算个小型的庆功宴,仅限于她和禧嫔带着孩子与四爷一起。

    “嗯,先更衣吧。”四爷起身。

    “五阿哥跟四哥玩儿会,跟着禧额娘好不好?”叶枣低头看五阿哥。

    五阿哥表示这一会功夫不在乎,便果断点头。还点了两下。

    叶枣一笑,就跟着四爷走了。

    禧嫔说是照看孩子,可五阿哥跟前有奶娘,有丫头,她哪里会碰?

    不过倒是与五阿哥对视了一眼,心想这孩子看着,是很聪明的。

    四阿哥和五阿哥可不到计较的年纪,他们现在是最好的玩伴儿了。

    一天起来嘻嘻哈哈的一处玩耍。

    也有一次,四阿哥把五阿哥推倒了,五阿哥哪里肯吃亏?起来就与四阿哥打起来了。

    可把的禧嫔吓得,结果叶枣过来,拉着两个孩子一个人屁股一巴掌。

    训了几句,然后就把五阿哥拉走了。

    禧嫔以为她生气了,正想着赔罪的。

    至于孩子屁股上被打了那一下,红都没有,哪里会疼?

    可次日,五阿哥又被抱来了

    哥儿俩继续闹

    里头,四爷的衣裳脱了下来,叶枣拿来一件常服给他换。就被四爷抱住了。

    叶枣白了四爷一眼,外头有人,她话也不说。

    四爷故意的,将她搂紧,就亲下去。

    叶枣被亲了还不算,四爷手还不老实。

    叶枣气起来,给了四爷一脚。

    四爷只觉得小腿被踢得生疼,这才松开,心想狐狸就狐狸,这怎么还有了小马驹子的性子了?总是踢人。

    穿好了衣裳,四爷再出来,脸上就带着笑意。

    虽然小腿还是疼吧,可心里舒服。

    四爷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这可是他喜欢。

    禧嫔就跟看不出来似得,心里当然嫉妒,可是嫉妒也没有用。她就是不如明贵嫔得宠。

    “阿玛,丸子。”五阿哥看着四爷,没有别的想法。

    四爷黑脸:“你就知道丸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