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另一边,四爷眼睁睁的看着叶枣走后,自己的脸还是很红。

    真是恼怒极了。

    这个狐狸精,她倒是走了,丢下他在这里尴尬的要命。

    他又不是个昏君暴君,能因为这些事就把看见的人都砍了。

    可四爷真是如坐针毡,还拼命要做出个淡定的姿态来。

    脸终于不红不烫之后,四爷才起身往前头走。心想,说什么这几日也不见她了。这狐狸,真是个狡猾的狐狸!

    郑克爽这里,听了那句话,就沉默了起来。

    清帝说,不见无用之人

    短短六个字,却是大有乾坤。

    他也知道,凭他见了皇帝又能如何?是辱骂?还是求饶?

    其实最初,他想见皇帝,只是想要问问他,想如何对待台岛

    如果台岛能偏安一隅是最好的,可是看着清帝这态度和手段,也是个不会叫台岛一直逍遥的人。

    所以,他想要问一句

    不见也在意料之中,可是这句话

    郑克爽反复琢磨之下,又想起杜先生的那句话来,台岛的未来如何?

    是啊,如何?

    他的未来又如何?

    长叹一声,想着明日要是被送回去了,又要如何面对父王呢?

    他本就对他淡淡的,这一遭,只怕会更失望。

    大哥也会不遗余力的借此机会打击他吧?

    这一想,还真是前途黑暗啊。

    到了晚间的时候,叶枣亲自提着食盒,往前头去了。

    前头的侍卫见了她,也不敢拦着,忙让出路来。

    门口,苏万福见了她,忙行礼:“奴才给贵嫔娘娘请安。”

    “起来吧,小苏公公去禀报一声吧,皇上也不知忙不忙,我带了些汤水来。”叶枣笑盈盈的。

    苏万福就觉得,这位主子跟奴才们说话的时候,是真客气。叫人心里舒服。

    “哎,奴才这就去。”心说您这小胳膊细腿儿的,拎着食盒累吧?怎么不叫奴才拎着呢?

    又想着,人家就是叫皇上瞧的,就也没多话。

    苏万福进去,说了明贵嫔在外的话,四爷就哼了一声。

    苏万福今儿白天不是没跟这么,那回事就不知道。心说皇上素来见着明贵嫔娘娘就高兴,今儿怎么还不高兴了?

    这是怎么了?

    苏培盛那会子去传旨了,也没见着那回事。可是回来见四爷脸色有异常,就问了玉和。

    知道了之后,就震惊了。

    这会子,他低头,就装作这书房里没有他这个人。

    心说,皇上这会子还恼怒呢,这明贵嫔娘娘就来了,真是有恃无恐啊这是!

    “她拿来什么汤了?”四爷问。

    这一句,着实是过了很久才问的,久的苏万福以为皇上肯定不见明贵嫔了。

    “奴才该死,奴才没问。”苏万福忙道。

    “朕要你有何用?哼!叫进来吧!”四爷肯定知道他没问,不过是个借口。

    诉说苏万福远不及苏培盛了解皇上,可是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便念叨了几句奴才该死,就出去请叶枣了。

    叶枣进来的时候,四爷低头批折子,大有不理她的意思。

    叶枣笑了笑:“臣妾给皇上请安。”然后将食盒放在桌上:“皇上劳累了,喝点汤歇会吧?”

    四爷这才丢下笔:“什么汤。”

    四爷说罢,就觉得自己没志气!本来他想说不必了的!

    “这个呀,是荠菜茅根脊骨汤。能清热去湿气,健脾胃消暑气,适合夏天的呢。咱们都是北方来的,都不适应这里的潮湿,喝点汤水好一点呢。”叶枣说着,亲自打开食盒,将汤舀出来。

    怎么说呢,四爷就算是还有些恼怒她今儿行事不当,其实也是羞恼,并不是真的就火了她的。

    主要是,一个大男人,在外头,被自己的女子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所以,四爷这会子瞧着她这样细致的解释一个他从未喝过也没有听过的汤的时候,心都软了。

    他想,这个女人,虽然总是不那么乖。可是心里是实实在在的想着他的。

    这时候,膳房专门伺候人的也没想到这些,她就想到了。

    不仅想到了,还去做了。

    “好喝么?”四爷再出口的话,就温柔的很了。

    自己不觉得,可是周遭的奴才心里都清楚,皇上这是不生气了。

    可也是,明贵嫔娘娘这样用心呢,换了哪一个男人也会不生气的。

    难怪人家得宠呢,真是

    “好喝呢,荠菜皇上不是爱吃么?今儿只是换了做法。其实吃不吃都无所谓,主要是喝汤。”叶枣将汤放在一边。

    四爷坐下,舀了一勺喝了一口,是挺好喝的。

    茅根的味道很好接受,荠菜的新鲜混合起来也很好闻,至于猪脊骨,那是常见的。

    汤一点也不咸,正好喝。

    四爷喝了一碗,又要了一碗。

    叶枣就陪着四爷喝了半碗,她之前就喝了一碗的。

    喝过了汤,四爷去洗漱后,还有些折子要批。

    “孩子安顿好了?”四爷问。

    “刚才我走的时候还没睡,我不知道这会子睡了没。皇上忙吧,不要太晚了。明儿还有事,白天使劲儿,晚上多睡觉。”叶枣说着,起身:“臣妾就先回去了。”

    四爷本想着她就留下了的,可这会子她却是要走。

    想留她,难免有些不太好意思,便道:“那就回去吧,叫苏培盛送你回去。小心些。”

    叶枣笑着嗯了一声,就出去了。

    叫苏培盛送啊,不是为了她更安全,而是为了她更有面子吧?

    怎么说他今儿也算是恼怒过了她的,这会子,叫苏培盛送,外头就不会觉得她是被赶出来的是吧?

    哎,真是个矛盾的温柔男人哪。

    她走后,四爷愣了好一会神,才又认真的批折子。

    心里想着,枣枣真是坏极了。

    此时此刻,四爷比谁都明白,她是故意要走的。这个坏狐狸啊。

    四爷不得不承认,某些时候,某些方面,他已经是被这个坏狐狸吃死了!

    真是吃的死死的!

    可是怎么办呢,他不仅不觉得有问题,还觉得这样很好。

    四爷对着桌上的蜡烛火苗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头,继续批折子。

    站在他后头的玉和和玉屑对视一眼,又忙都低头。心里想,这明贵嫔娘娘啊,是真的不能小看了一分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