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14章 锅子
    等在出来,四爷已经知道她方才怎么了。

    想笑,又不好笑,笑了她要恼。

    见她扶着肚子上了塌,把儿子当成了汤婆子一般往怀里搂着。

    四爷又是心疼,有觉得滑稽。也想着,做女人是不易。

    “额娘,额娘,额娘!”被抱的这么紧,一会会可以,一直可就不成了。

    五阿哥是拼命挣扎啊。

    叶枣只能放手:“滚滚真是个白眼狼。”

    五阿哥不懂什么是白眼狼,他只是飞快的爬到了阿玛身后,躲起来。

    一直被额娘这么抱着好难受啊。

    叶枣瞪了五阿哥一眼。

    “娘来一样精。”四爷笑着,将身后的孩子拖出来:“你额娘不舒服,陪你额娘。”

    “额娘吃丸子!”五阿哥想了想道。

    在他看来,最好的就是丸子,额娘吃了丸子就开心了。

    至于不舒服和不开心,在他看来大约是一样的。

    叶枣笑了笑,还是很窝心的:“等你大了,想起小时候这么爱吃丸子,自己都要笑死了。”

    说罢,往那一趴,哀嚎道:“下辈子不做女人了。”

    四爷摇头:“好了,别胡说了,朕叫太医来给你看看。想必是这里的潮湿,你才不适的。”

    叶枣有气无力的点头,事实上,疼还好。她主要是量大了些今日。

    五阿哥见额娘这样,就有些慌了,虽然还是不懂,可是也凑过去叫:“额娘?”

    “嗯?额娘不舒服,趴会,你和阿玛玩儿。”叶枣伸手,摸孩子的小手。

    五阿哥就往她身上靠,又叫了一声额娘。

    看起来又乖又萌。

    萌的叶枣心都要化了:“真是个犯规的小家伙。没事,额娘没事。”

    四爷淡定羡慕的看着他们母子说话。

    叶枣转头看四爷:“皇上今儿忙么?外头下雨,咱们一会吃鱼汤底的锅子吧,放点辣子,多放姜,去去湿气。不是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么?先吃,然后汤再喝一碗,热乎乎的,我估计我就舒服了。”

    “好,叫太医先给你瞧着,叫他们预备吧。”四爷想着,也觉得有胃口了。

    其实夏天不适合锅子,可这样阴雨绵延的天气,吃锅子还是不错的。

    “就摆在回廊上,凉快一点。”叶枣又道。

    四爷点头,这点事,自然是满足她的。

    不多时,太医就来了。请脉之后,也是过去的一套说辞。

    不能着凉,不能受累云云。

    叶枣没什么感觉,这个问题,现代医学都没有攻克。痛经都只能缓解不能治疗的。

    不过,太医开了四物汤,叫她喝几日。叶枣便应了。

    送走了太医,叶枣换了外衣,将头发随意挽住就洗手准备用膳了。

    回廊上,摆着桌子椅子。上头用银丝碳烧着的锅子咕嘟嘟冒气。

    “额娘。”五阿哥激动了,他其实还蛮喜欢喝鱼汤的。所以一下子就闻到了是鱼汤。

    “有没有给五阿哥预备啊?”孩子喝的,是加一点点盐的。

    “预备了,这个小锅子就是呢。”阿圆笑道。

    桌上除了那个大砂锅之外,还有个大人一只手那么大的小砂锅,下面是用打碎了的银丝碳烧着的。

    也咕嘟嘟冒气,浓白的鱼汤很是诱人。

    叶枣笑着叫人给五阿哥盛汤,五阿哥很高兴的笑,自己低头对着小碗吹。

    四爷示意阿圆给叶枣也端一碗汤。

    他们喝的,自然是加了很多姜的,五阿哥会觉得辣。

    叶枣喝了几口,就觉得身上舒服了。

    “这牛肉看着不错,吃点吧。”四爷将片成薄片的牛肉往锅子里一摆,就夹出来放在叶枣跟前的碟子里。

    碟子里是花生末,香油,香菜碎,芝麻碎,香酱油和一点点香醋调出来的。

    叶枣嗯了一声,在料碟子里一转,就吃了进去。

    果然很好,鲜嫩无比,叫人很有食欲。

    五阿哥这里,正捞碗里的鱼丸子吃呢,鱼丸子是与汤一起炖的,很是有嚼劲儿。

    叶枣偶尔给他夹一些能吃的,他就全吃了。

    不多时,小肚子就吃的滚圆,还自己捧着汤全喝了。

    “额娘饱了!”

    “说了几次了,是滚滚饱了。”叶枣笑着给他擦嘴。

    “滚滚饱了。”五阿哥又道。

    “嗯,饱了就去吧,自己找奶娘去。”叶枣将他抱下椅子。

    五阿哥嗯了一声,就小跑着去了。

    这头,叶枣觉得才开胃呢。

    牛肉鲜嫩,羊肉也很嫩。膳房厨子将鱼片片的跟纸片儿似得薄。

    锅里一滚就可以吃。各色蔬菜都不缺,叶枣也有几个月没吃锅子了,很是吃的愉快。

    四爷也是一样的,两个人联手,吃了四盘肉,吃了不少蔬菜和蘑菇。

    最后两个人都喝了一碗鱼汤才算是饱了。

    “这姜是好东西,吃了这一顿,朕觉得身上是舒服了不少。”这一阵子,那股子潮湿的感觉都似乎被驱散了。

    “既然好,那就每天都喝一碗姜汤吧,反正也有好处的。”叶枣道。

    “嗯,朕是不爱那个,不过也可以喝。”四爷扶着她起身。

    两个人去洗漱过,去了身上那一股锅子的味儿,才又回了里间。

    “主子,这被褥是奴才烤了的,这会子摸着是干燥的。”阿玲解释。

    叶枣上去摸了摸,果然是干燥了的。

    “快别浪费,我昨夜就没睡好。”叶枣欣喜。

    四爷摇头:“以后不分昼夜烤着,觉得潮湿了就换了,不必这样。”这算什么事?也值得这么高兴了?

    “浪费炭火。”叶枣打了个了哈欠,用手捂着嘴。这四个字,说的含含糊糊。

    “你放开了用,能用多少?真是瞎仔细。”四爷坐在榻上解开了自己的袍子。

    阿圆忙上前伺候,不多时,就伺候两个人躺在榻上了。

    虽然是午睡,可叶枣还是觉得舒服的不得了,打了个滚。

    四爷也觉得这干燥的被窝才是舒服。心想以前没想到啊。回头前头也这么弄吧。

    两个人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竟睡到了暮色四合。

    才睁眼,就听见外头檐下淅淅沥沥的雨水。

    叶枣叹气:“都说这里能连着两个月不停的下雨,我算是见识了。”

    “哎,回去就好了。”四爷也不喜欢这雨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