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仰头,一副我就是这么做了,你爱咋咋地的样子道。

    四爷摇头:“你呀你,你打了人家,你还委屈了?好了,什么妃位!你当妃位是大白菜?随意给人的?朕还能叫她晋位在你前头?真是”

    “哼。”叶枣哼了一声,却靠近四爷怀里去了,一副我就喜欢你这么惯着我的样子。

    “你呀你,以后不要这样,你打她你也不好看。朕不是心疼她,朕只是怕你受委屈。”四爷柔声哄。

    “那人家今儿不高兴嘛。”叶枣撅嘴。

    四爷手顿了顿,没有问为什么,还能为什么?今儿拜见了太后

    “受委屈了。”四爷叹气,将她抱在怀里:“可也不能这样,你这样不是叫人说你不懂事?朕不忍心她们说你。”

    “真的?真的是因为这个?不是心疼那个福嫔?人家可是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叶枣推着四爷的手,委委屈屈的:“人家还说我老。”

    “胡说!你离老还早着呢,瞎琢磨。”四爷瞪眼:“你也是与她攀比什么?也值得你一比?”

    “哼,那人家长得好看呀,万一皇上喜欢呢”叶枣往四爷怀里靠,声音小了起来。

    四爷皱眉,心说这个郑氏自打来了之后,枣枣就不安。

    他着实是想不清楚,这么一个女人,枣枣有什么可不安的?

    不过是个联姻的人,他都说了不会去碰

    “你是把朕的话都忘了?还是不信朕?你呀”四爷叹气:“朕与你说的话,都是算的,不许瞎琢磨了。”

    “嗯,可是我打了她。”叶枣又往四爷怀里缩了一点,看起来是真的很委屈。

    “打了便是打了。你堂堂贵嫔,她既然言语冒犯了你,也该罚。”四爷看着她这可怜巴巴的样子,笑了笑。

    也是他糊涂了,枣枣是担心,但是更希望他与她一样心思吧?

    “传朕的话,福嫔冒犯尊位,罚三个月月例。从内务府请个嬷嬷,好好教导规矩。三个月后,倘若还是如此,朕不得不降位于她。嫔位是一宫主位,若是不知规矩,如何能当得起?”

    苏培盛领命,马上就去了。

    四爷低头看怀里女人:“满意了么?”

    四爷想,自己也是越发的坏了

    “会不会太重了?”叶枣眨眼。

    “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四爷瞪她。

    “没有,人家感动的很呢。皇上,人家觉得自己是坏人。”叶枣抱住四爷的脖子。

    身上丝绸的衣裳滑滑的,划过四爷的脖子和脸颊。

    然后是她温热的脸颊贴上来:“可是皇上这样,人家就觉得被疼爱了呢。”

    “好了,朕总是向着你的,只是你的脾气,以后也要收敛,嗯?”四爷揽住她的腰,惊觉这狐狸怎么瘦了?

    “嗯。”叶枣点头。

    “怎么瘦了这么多?这一路上熬的?如今回来了,好好养着。先叫太医给你看看吧。”四爷心疼道。

    叶枣就坐起来些,看四爷。

    “怎么了?叫太医看看,又不一定喝药,要是正常瘦了,就好好吃饭。不要讳疾忌医。”四爷劝她。

    叶枣看着四爷的眼睛,笑着点头。

    四爷有些不自在,叫人去请太医之后就见叶枣还是看着他。

    “怎么了?”

    “皇上,你都不觉得我霸道么?我只是一般出身的嫔妃呢。”叶枣笑了笑。

    “这些闲话也需要说?”四爷哼了一声:“好了,有这个闲工夫,点膳给朕吃吧,朕就是来你这里用膳的。”

    叶枣嗯了一声,亲了四爷一下,然后起身去点膳了。

    苏培盛传达了四爷的旨意,福嫔就是一个咯噔。

    她首先怕的是皇上看穿了她的心思。

    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明贵嫔的枕头风。

    随即就开始鄙夷,明贵嫔的作风倒是与她的长相一样的不靠谱。

    这么明着打击报复,就不怕名声难听?

    如今宫里,太后娘娘就已经是头一个不喜欢她了,也不知道收敛么?

    “臣妾遵旨谢恩。”福嫔起身道。

    看起来,真是可怜的很。

    不过没人同情她,至少苏培盛的心是不会同情她的。

    “那奴才就先走了。”苏培盛笑道。

    福嫔忙示意人将一个荷包送上:“劳烦公公了。”

    苏培盛荷包还是要接了的,接了笑了笑就转身去了。

    福嫔见了他这般,心里就安定了一些。

    苏培盛回去的时候,太医都已经来了。

    太医请安之后纳闷的给明贵嫔请安。

    “如何。”四爷问。

    “这臣瞧着贵嫔娘娘身子没有什么不适的,就是有些有些神思不属。大约是夜里没有睡好,若是失眠,臣开一副方子”

    “你们那些个太平方子就免了。朕是问你,她缘何瘦了许多?”四爷皱眉,太医们最擅长开太平方子,吃不好也吃不死。

    “这这许是一路劳顿”太医紧张死了,就怕是明贵嫔其实有毛病,可是他又没看出来。

    “一路舟车劳顿,加之天气热,故而怕是娘娘没有胃口,吃的少了些。故而瘦了。”被四爷黑脸了之后,太医说话终于利索了。

    “嗯,朕知道了。”四爷这才摆手。

    太医忙退出去了,心说这么一来,就没他什么事了吧?

    叶枣这头,笑了笑:“这也值得看太医呀?皇上就是太关心我了。”

    人家对你的好,你不能埋怨,总要叫对方心里舒服吧?

    果然,四爷听了,就很是舒服:“朕是担心,你这狐狸,还不领情了?”

    “哪有,人家饿了嘛,一会孩子就回来了,伺候爷更衣好不好?一会就吃饭了。”叶枣拉四爷的手。

    四爷这才嗯了一声,高冷的跟叶枣走了。

    不大一会,滚滚玩的一头汗,跟花生前后追逐的进来了。

    花生脚下一个不注意,就把个五阿哥放倒了。

    里头刚换好了衣裳的四爷忙出去:“快扶起来!”

    五阿哥起来,呸呸的吐了几下嘴里的灰:“额娘,饿了,额娘!”

    “这孩子”四爷摇头,也不知该夸一下,还是说他了

    “男孩子这样不是很好么?要是这会子他哭起来,爷觉得还是滚滚啊?”叶枣出来,侧头看孩子道。

    四爷也不知是怎么,竟觉得枣枣说的很对,莫名其妙就点头了。点头之后又心疼孩子,究竟也是个两岁多的孩子呢,多疼啊。

    补有个骂我跟小学生文笔一样的,我不服。我小学的时候,写出来的文比现在好多了,哼!谁还不是小公举咋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