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59章 坑人的狐狸精
    “主子醒了,还好么?”阿玲激动道。

    “轻快了,孩子呢?”叶枣问。

    “五阿哥起来了,正洗漱呢。主子也洗漱么?”阿玲过来将帐子挂好。

    “嗯。”

    才下地,就见乾清宫的玉屑过来了:“奴才给娘娘请安。”

    “免礼,你怎么来了?”叶枣扶着阿玲的手,看起来还是很虚弱。

    “奴才是奉命来看看您,您好些了么?”玉屑笑着:“皇上担心呢。”

    “你回话就说我好多了,不必担心。多谢皇上了。”叶枣笑了笑:“劳烦你来一遭,珊瑚。”

    珊瑚会意,递上来一个大大的荷包。

    玉屑接了,笑着告退了。

    她想啊,还有人怕这位就此失宠呢,这离失宠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她垫了垫,很重,约莫着五两银子是有了。

    回了乾清宫,将东西揣起来就去复命了。

    “如何?”四爷从折子里抬头,一早起来就批折子了,今儿不上朝。

    “回万岁爷,贵嫔娘娘看着身子还是虚,不过精神头还不错,只是脸色不佳。想来昨夜才高烧,如今终于退烧了,却也没那么快好吧?”玉屑道。

    四爷嗯了一声:“退下吧。”

    退烧了,他就安稳多了。

    要去瞧她,也下午再说吧。

    四爷这么想着,就安排人叫大臣入宫了。

    还有一个月就是颁金节了,很多事要提前做的。

    太后那,昨夜听说了四爷去了锦玉阁,就哼了一声,懒得说话。

    今儿起来,听说锦玉阁又叫了太医,倒是有些信了锦玉阁里病了的话。

    “哀家看,她就是心虚!”太后经过昨日,虽然对叶枣是恨之入骨了,可是却也有了一丝微妙。

    当年的温僖贵妃,性子就是这样的。

    桀骜不驯,很叫先帝爷一开始的时候不喜。可后来,就喜欢上了。

    不过,她寿数短,她的儿子,也不是个聪慧的。

    十阿哥打小就呆。

    当年,她是与温僖贵妃说的来的,记得好几次,温僖贵妃骂她没出息。

    那时候,她已经是妃位了,可那时候得宠的不是她。

    温僖贵妃骂她怎么难么软?自己的儿子不会要回来么?

    如今想想,叶氏纵然有万般的不好,却有一个好,护着孩子的心,是真的好。

    张常在总算是找到了机会,一般来说,这个时候避嫌她不来才是对的。

    可是她对叶贵嫔是有信心的,所以她根本不怕。

    是禁足了,可皇上没有说不许探望啊。

    所以,张常在就大大方方的来了。

    见了张常在,叶枣都笑了:“你呀你,你这时候来做什么呢?”

    “奴才也不瞒着您,奴才就是故意的。这时候来啊,奴才也就在您这条船上站定了。”

    “你也不怕我这船沉了,如今都这样了,你反倒是来了。”叶枣摇摇头,不过,人家看好你,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奴才眼光好,不会的。娘娘身子如何了?瞧着怎么瘦了不少的样子呢?昨儿才见过呀。”张常在说的是实话。

    “我烧了一夜,是有点瘦了。”叶枣摸摸脸:“不碍事,回头吃点好的补补就是了。”

    “那您可要好好吃点,太瘦了也不好的。”张常在关怀道。

    叶枣嗯了一声,张常在见她没什么精神了,又说了几句叫她保重的话,这才出了锦玉阁。

    出来,她就会心一笑,就是这样。趁着叶贵嫔如今算是低落,她要可劲儿的站稳了。

    锦上添花谁人不会?雪中送炭才难得啊。

    不过。她可不敢说自己是雪中送炭,她也实诚,实实际际的承认,她是借此叫外头都知道她是站在锦玉阁的。

    人家锦玉阁啊,就是再落魄了,也比她强太多了。

    破船还有三千钉呢,何况,人家是巨轮!

    下午的时候,四爷到底还是来了。

    叶枣见了他就笑:“说好的不来呢?”

    “朕不看看能放心?好些了?”四爷伸手摸她的头。还是烫,不过比起昨日好多了。

    “上午的时候不烧了,这会子又有点,不碍事。今儿还喝药呢,太医说了,这三天反复都没事。”

    叶枣精神头不足。

    “那就好,朕担心你。孩子呢?还乖么?”四爷来不见孩子就知道又出去了。

    他还以为,经过了昨日,孩子几日不敢出去呢。

    “去太皇太后那了,也没别的去处。”反正太后都不喜欢滚滚了,如今就往太皇太后那送去又如何?

    四爷倒是也没意见,老人喜欢孩子么很正常。

    “嗯,慈宁宫宽敞,还有小花园,他去了也好。不吵你,你好好歇着。”四爷又摸摸她的头,心想烧起来是难受,这狐狸别的毛病没有,动不动就爱发烧也是愁人。

    “我没事的,皇上忙不忙?”叶枣拉四爷的袖子。

    “上午忙完了,这会子没事,陪你说话。一会陪你用膳可好?”四爷靠着床柱道。

    叶枣嗯了一声点头。

    四爷给她读了一段话本子,他声音也好听,很磁性。一度叫叶枣很喜爱。

    晚膳叶枣还是吃的很少,不过喝了一碗鸡汤,四爷总算是满意了。

    又是等她睡了,四爷才走。

    第三日,叶枣就没有再烧了,不过四爷还是来了。

    虽然她是禁足了一个月,可四爷已经连着来了三日了。

    甚至,见她不烧了,四爷也不知哪里不对劲。竟就留宿了。

    虽然什么都没做,夜里叶枣失笑:“完了,你这偏心可算是坐实了。”

    四爷哼了一声,将被子给她拉好:“打从朕之禁足你开始,就坐实了。你以后可千万老实些,朕不好意思再这么偏心了。”

    叶枣好笑的很,有这一回,以后有没有都没区别了。

    “我以后做事,会多想想的。”叶枣侧身,趴在四爷胸口:“真的。”

    四爷嗯了一声。压住想要她的冲动:“睡吧,你才好些,身子还虚呢。”

    叶枣应了一声,亲了四爷的脸颊一下。

    四爷低头,吻住她的嘴,唇齿相依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狐狸精。”

    狐狸精笑,搂住四爷腰身。

    过了好一会,四爷都要睡着了,听见她说:“迷人的四爷。”

    然后,狐狸精睡着了,迷人的四爷愣了半晌

    坑人的狐狸精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