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留宿锦玉阁的事,当然是满宫里都知道了。

    从太后往下,没有一个人不意外的。

    可这意外之余,又觉得,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毕竟,当事人,太后,禧嫔她们是知道的,那天的事,绝不该是那么简单就能放过的。

    只是禁足,只是褫夺封号,就真是十分的纵容偏袒了。如今皇上再去她宫中歇息,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如今,齐贵嫔也明白了,皇上对她的偏心是多严重。

    原本,对于后宫嫔妃来说,褫夺封号是一件耻辱的事,是一件叫人想不开的事。

    可是也看时间和当时的情况的。

    要是这后宫里,妃位齐全,贵嫔也不止两个,那么这会子,叶枣是该觉得无地自容了。

    可偏不是,皇后之下,只有她和齐贵嫔罢了。

    如今,对于她,褫夺了封号,远不及被降位那么严重。

    叶枣醒来的时候,感受到四爷还在,想着,往四爷怀里滚了滚。

    “醒了?好些了?”四爷带着浓浓的鼻音,刚睡醒的时候那种慵懒与迷人都叫叶枣听见了。

    “嗯,你也醒了?”叶枣伸手,捏四爷的下巴。

    四爷笑了笑躲开,笑声太过xìng gǎn,叫叶枣几乎把持不住。

    “什么时候学的这么轻佻了?”四爷问她。

    “跟你学的,你一直都这样,我就是跟你学的呀皇上。”叶枣也笑,一边笑,一边要去捏四爷的下巴。

    “别闹,朕看你是没事了,就开始使坏。”四爷将她一双手抓住,放在头顶。

    俯身下去:“朕尝尝。”

    叶枣眼睛笑的很是魅惑,嘴唇很乖的配合四爷。

    半晌之后,才见四爷放开了她。

    “我好歹是被你褫夺了封号,还禁足了的人。对了,还罚了银子。如今这样,哪里就像了?”叶枣眼珠子一转,看四爷。

    “朕算是清楚了,你最在意的是银子吧?”四爷无语的摇头:“真是个分不清轻重的。朕会叫你没有银子花?这些年,你靠过月例?”

    “好像是真没有,不过没有不代表我不喜欢啊。我就是爱银子,就是这么俗,皇上要不要换个宠妃呀?”叶枣斜眼看四爷,大有你说要换,我就踹你下地的意味。

    四爷哈哈哈的大笑出来,将她搂住,狠狠的喽紧,亲了一大口:“朕哪里舍得换。”

    只要你

    四爷心里想,只要你没有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叫朕都无法承受,否则,朕都不会叫你受委屈的。

    真是个叫人心疼的狐狸啊。

    “唔,那你说的。”叶枣拉住了四爷里衣的衣襟:“你说的哦。”

    “嗯,朕说的,不过,你自己说自己是宠妃,是不是太脸皮子厚了些?”四爷笑着问她。

    这一早,被她逗得心情极好,这般无聊又幼稚的话语,四爷也愿意说。

    “我就是这么定位的呀,所以对上后宫的人,我才有底气啊。难道我错了?”叶枣故意一副好严重的样子看四爷。

    “怎么能是宠妃呢?”四爷故作严肃的看她:“你是朕的心肝儿。”

    说完,自己先觉得牙酸了。

    可想了想,可不就是心肝儿?

    舍不得她有一丝不好,有一丝不舒服不痛快

    “哈哈哈,皇上,你好酸,哎哟我牙酸了呢。”叶枣哈哈哈的笑着,滚在了榻上。

    外头的奴才们都惊悚了,这两位主子,这一早上的,不是你哈哈哈,就是我哈哈哈

    这会失宠?

    呸,你才失宠,你们全家都失宠!

    内室里,叶枣被四爷挠了几下痒痒,就笑的要背过气去,半趴在四爷的怀里:“你好坏啊,你怎么这么坏啊!”

    一国皇帝,用这样的手段,真是叫人无语啊。

    “嗯,朕的坏,不是跟你学的?嗯?小狐狸精。”四爷将她的头抬起来,吻上去。

    四爷知道,时间不对,其实该是用早膳的时候,可她笑的一双眸子水润,脸颊也红红的。

    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骨头似得,叫人喜欢。

    叫人放不开。

    四爷想,就再乱一回,反正他在她身上,没有什么规矩的时候多了。

    狐狸精被压住,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外头的奴才们就都赶紧散了。

    阿圆和阿玲对视一眼,心都算是彻底的放回了肚子里。

    之前,就算是说的再好,总还是要担心的。

    皇上每天来,可终究不是留宿,昨夜留宿了,又没有叫水

    这一早,皇上笑了,主子笑了,想必就是没事了。

    其余的,便都是身外之物。

    等两个人终于起来了,五阿哥在外都已经等了很久了。

    见他们出来了,就欢喜的扑过来:“额娘额娘!”

    “没瞧见阿玛?”四爷郁闷。

    五阿哥才抬头看他:“阿玛阿玛。”

    被排在后头的四爷无语:“这大清早的,去哪里了?”

    “和花生玩儿。”五阿哥大声道。

    四爷嗯了一声,心说不能问了,再问下去,怕是朕又比不过一只狗了。

    “额娘你好了没有?”五阿哥继续仰起头问道。

    叶枣也不说话,低头:“滚滚摸摸?”

    五阿哥果然就像模像样的伸手摸她的额头和脸颊。

    摸完了,还装出一副我很懂的样子:“额娘好了。”

    事实上,他分不清什么烫和不烫来的。

    四爷好笑:“五阿哥倒是会看病了,厉害。”

    五阿哥就骄傲的抬头:“阿玛摸摸!”

    四爷只好低头,也叫他摸摸了。

    果然,五阿哥还是装模作样:“阿玛好了!”

    四爷点头嗯了一声,又夸了几句,心里却是朕哪里不好了?

    真是个傻孩子。

    四爷用了膳,便回了乾清宫。

    叶枣带着孩子,就在外间的榻上说话。

    说是说话,其实就是给他启蒙。年后,就要去学着了,虽然第一年,主要还是玩儿。

    可叶枣还是给他读了些要学的东西,三字经,千字文,都念给他听,也叫他跟着念。

    也许是额娘的声音太好听,也许是自己有兴趣,五阿哥念的还是不错的。

    虽然有时候口齿不清,但是他兴趣真是很好的。

    叫叶枣很欣慰,不管怎么说,这孩子一开始,就不是个没有学习兴趣的孩子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