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69章 不孝
    叶恒恨不得打死花嬷嬷,又不敢,只是眼巴巴的看叶枣。

    “父亲素来注重规矩,二弟的规矩是不是也该注重起来?当初我记得哥哥被父亲管的严格,数九寒天,背书不许喝热茶。不知二弟的学问如何了?”

    “我叶家也算是诗书传家了,父亲是两榜进士出身,祖父也是,哥哥更是二等第一的传胪。二弟是父亲的嫡子,叶家的嫡子。当比哥哥强些才好。”叶枣淡淡的,一脸期待的看着叶明远。

    叶明远脸都要红了,这个孩子别的都好,唯独这上是真的不太好啊。

    叶枣当然是故意的,这样宝贝的一个嫡子,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多么出色。

    不过,看着叶明远这样,就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唔,原来,宝贝的不得了的嫡子,不怎么样么。

    那么,是凭什么竟还看不上庶出的呢?真是有意思啊。

    “恒哥儿还小”叶明远有些讪讪。

    “确实还小。”叶枣笑着说了一句,她又不是圣母,她才不管。爱怎么样,随便。

    “三mèi mèi与二弟都还父亲慢慢教导就是了。京城里虽然不能久留,我也不好时常见。这头回见,我准备了些东西。”说着,叶枣挥手。

    阿圆应了一声是,就叫人去拿了。

    给叶瑾的,是一套头面,虽然是一套极美的鎏金首饰,可是是不能戴的。

    因为尺寸大了。勉强有几只钗能用,可要真是用了,也显得不合适。

    不过,叶瑾还是很喜欢,因为这样精致的东西,平素根本见不到。

    不光是她,就是陶氏,也喜欢的紧。

    给叶恒的,是一套笔墨纸砚,当然是好的,不过对于一个不喜欢的人来说如同鸡肋。

    “四mèi mèi,今儿大姐没有给你准备。”叶枣看叶樱。

    “臣女不敢。”叶樱忙起身,一点都不觉得委屈。

    她以前拿到的,都很好的,三姐这些也好,可是她觉得不对劲。不知道哪里怪怪的呢。

    “头回见夫人,也不好空过。阿圆。”最后,叶枣才看陶氏。

    阿圆就叫人又拿来了一套头面。

    也是鎏金,镶嵌着绿玛瑙,很是精致的一套头面。

    可太精致了。陶氏只是个男爵府的夫人,没有诰命。

    她的身份本就敏感,还是个继室。出身不好。

    要是敢把这样的头面戴出去,那就是轻狂。

    所以,这样的首饰精美的很,却只能放着了。

    陶氏并没有不满意,她很满意,喜欢极了。

    就是不能戴出去,觉得有些不足罢了。可这样精致的首饰,都是内造的,一辈子都难见着。

    叶明远这,叶枣就什么都没给。反正人家也是个清高的不是么?

    临出宫,叶明远和陶氏也不敢说一句叫娘娘说句话,就把他们留住的话。

    回了府,叶明远有些闷闷的,半晌说了一句:“把两个孩子留下吧。”

    陶氏眼珠子一转:“那可怎么能行!枫哥儿媳妇至今只有一个女儿,要是把恒哥儿和瑾姐儿留下的话,她就要分心照顾了。如今照顾一个樱姐儿就费心了,要是照顾三个,自己的事都耽误了。”

    “再说了,妾身与两个孩子亲近呢,尤其是恒哥儿,我自己又不会生”陶氏说着,就委屈了起来。

    叶明远想,也是如此,便也不说这个了。

    他想,这回不成,下回就成了,不过几年的功夫,总是能留京的。

    这回没有机会,是因为女儿没想到。

    下回,她肯定就知道了。再说了,就算是女儿没想到,他自己上折子,也是一样的嘛。

    如今倒是长子这里,更叫人操心。

    宫里,锦玉阁。

    叶枣叫人送走了叶家人,就安心的歇着,喝补汤去了。

    最近又是四爷的意思,半上午半下午,都要求她喝一碗补汤。

    今儿是鸽子汤。

    反正一小碗不大,她也不存在喝不进去,就随了四爷了。

    她如今真是不怕胖了,这身材,真的胖了再说吧。

    所以,一碗喝完了,竟还有些意犹未尽:“完了,居然喝饿了。”

    “主子胃口好是好事啊。”阿玲笑了笑:“要叫午膳提前些?”

    “算了,没多少时候了,午膳就不必接五阿哥回来了,我自己用。”叶枣摆手道。

    阿玲几个应了,伺候她洗漱过,就各自忙碌去了。

    叶家。

    叶明远将叶枫叫进了书房:“坐吧。”

    “多谢父亲。”叶枫应了,规规矩矩的坐好。

    看了叶枫,叶明远也真是觉得叶恒有点糟心了。

    可是糟心之余,他又不服。凭什么嫡子是那模样,庶出的倒是这样好了?

    可能是因为太在意嫡子了,倒是看着叶枫有点不太满意了。

    “你也不小了。”叶明远看着叶枫,语重心长:“至今膝下只有一女,成何体统?觉罗氏是你母亲与我定下的,虽然是个好的,可一直没有儿子,也不像话。”

    “依我看,你还是再纳上几房良妾进府吧。好歹也给叶家生几个孙子。”

    叶枫心里不喜欢叶明远这么说,嘴上也不敢忤逆:“父亲说的有道理,可儿子和觉罗氏也还年轻。何况,前些年,觉罗氏操心过多,才损伤了身子。如今有太医调理,已然好了不少了。假以时日,定会有嫡子的。”

    “先生出庶子也是一样,父亲还不是先有了庶出的,才盼来了嫡子么?”叶明远有些骄傲。

    可这话听在叶枫耳朵里,却是讽刺无比的。

    是先有了庶出的,才盼来了嫡子?

    所以,庶出就是聊胜于无?

    素来孝顺的叶枫,第一次顶嘴:“儿子不想要庶出子,不想叫孩子受罪。”

    叶明远先是一愣,随即就是大怒:“放肆!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么?你是怨恨父亲对你不好么?要不是有父亲,有你今日么?”

    叶枫一言不发,跪在当地,也不说自己错了,也不说自己不错。

    叶明远一阵一阵冒火,上午见了叶枣,就有些不满意了。

    这会子,见了叶枫是更不满意了:“冯氏就不是个好的,生的一对儿女一个比一个不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