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75章 中招了
    叶枣不是没有注意到四爷的眼神,不过,她觉得心里舒服了。

    唔,这些日子,虽然四爷很好。每一件事都维护她,对她好。

    可是叶枣心里,就是憋着一股子火气和委屈。

    今儿,随着这一盆花给了四爷,叶枣觉得舒服了很多。

    像是终于找到一个出口,将那些东西都倒出去了一般。

    自己心里,觉得如释重负。

    四爷更衣去,叶枣就起身:“回去了。转告皇上,请他好好用膳吧。”

    陪他?就不想陪他。

    “哎,娘娘您慢走。”李康安赔笑。

    “嗯,再转告皇上,就说我祖父忌日,虽然宫中嫔妃不该有这些私事,不过小时候,祖父对我极好,这几日,就恕臣妾不能伺候了。”

    说罢,叶枣施施然走了。

    所谓宠妃不光是要在后宫女子面前能抖起来,在皇帝面前也一样吧。

    这些时候啊,太给他面子了,也该收回来些了。

    至于祖父,唔,原身大约也就是记得吧,哪来的什么对她极好。祖父死得早啊。

    四爷更衣出来,李康安就跪着呐呐的把这事说了。

    就是李康安自己听着都是托词,何况皇上呢?

    说的时候,他很怕,怕皇上一时发怒将他推出去打死

    好在,四爷什么都没说,只是摆手。

    然后又叫住他:“将这花摆在朕屋里吧。”

    李康安想说,换个花盆好不好?这也太难看了

    摆在御花园的,是青瓦花盆啊这摆在屋里

    可到底不敢,应了一声是,就搬着花盆走了。四爷笑了笑,没有去找叶枣,又回去办公去了。

    既然没人陪着用膳,就忙活一会再说吧。

    等晚间,与他哥哥李康和都歇了,才说了一句:“你说这宸贵嫔娘娘也是越发胆子大了。今儿竟将皇上撂下了,还说是她祖父忌日。这些时候不伺候皇上了。”

    李康安摇头:“说的皇上好像只用她一个人伺候似得。”

    “且,你呀你,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是不懂啊。”李康和将擦脚布往一侧丢,然后抱着脚上了塌:“你就这样,可爬不上去。”

    一样亲兄弟,李康和如今可是经常在皇上跟前伺候啊。

    “啧,怎么个意思?你给我说说啊。”李康安急道。

    “你说为什么宸贵嫔娘娘得宠呢?”李康和将外衣脱了。往被子里钻。难得明儿都不当值,能睡好一天啊。

    “废话,这宫里头,长得这么妖的也就一个。”这句话,李康安说的很小声。毕竟,传出去就是个死啊。

    “木头疙瘩脑子,你和我是亲兄弟么?”李康和打了个哈欠,有些漫不经心:“宸贵嫔娘娘得宠,是因为她会作。这作的人多了,会作的可不多,你呀,好好琢磨吧。”

    当初的齐贵嫔,不也是作,可总也作不在点子上。

    这女人啊,会作,那是可爱,是娇蛮,是个性。

    不会作还作,那就是讨厌,不懂事,叫人厌恶了。

    宸贵嫔娘娘在这一点上,拿捏的真是恰到好处啊。

    就好比当下,皇上给了她一个众人仰望不及的封号。真是盛宠无限啊。

    按说,她该是报答皇上,该是将皇上留住好好留些时候吧?

    啧,人家偏不是。

    这样的时候,人家偏不伺候了!

    用的这理由哟啧啧,皇上不懂才怪。

    可皇上生气了么?没有啊。皇上大约还想着,他给宸贵嫔这个封号就对了。

    这样会耍小脾气的,皇上喜欢着呢。

    这么吊着皇上,皇上哪都不去。这样的,皇上还能忘记了?

    不比非得勾着皇上叫皇上去锦玉阁好啊?

    男人么,要是够不着那可更惦记的厉害啊。上上策啊。

    有个词儿怎么说来着?欲擒故纵?

    李康和自己琢磨着,嘿嘿一笑,闭眼睡了。

    李康安想了半晌,就是有些不太明白,不过,他也有好处,哥哥说了,那就听吧。

    笨人有笨人的好处,少想就不烦。

    晚间的锦玉阁里,叶枣和五阿哥躺着说话。

    五阿哥给叶枣背百家姓。还不能全背通,不过,提醒一下,他就可以继续。

    很有耐心,不必你催他。

    背完了一遍,叶枣笑着摸他的脸颊:“滚滚好聪明,比额娘聪明了。”

    “嘻嘻嘻,额娘最好看,比滚滚好看。”五阿哥也伸手摸叶枣的脸颊。

    这句话,是珊瑚教给他的,后来他就发现真好用。

    “唔,这么可爱的滚滚,陪额娘睡觉可好?”叶枣笑着亲了他一下。

    五阿哥点头,对于现在的五阿哥来说,睡在哪都是一样的,只要有熟悉的人就可以了。

    于是这头娘俩洗洗睡了。

    乾清宫里,四爷听着苏万福汇报。

    “奴才过去的时候,宸贵嫔娘娘和五阿哥都睡了,奴才按着皇上的意思,没敢惊动。五阿哥是在宸贵嫔娘娘那里睡得。”

    四爷想了想滚滚和小狐狸一起睡的画面,不得不承认,有些眼馋。摆手叫苏万福出去。

    寝宫里,那一盆有碍观瞻的菊花还在,四爷过去看了看,伸手摸了一下。然后自嘲一笑。

    狐狸心里有点气,所以故意与他怄气呢吧?

    打量他不知道?她的祖父早亡,那时候她三两岁,记得什么祖父好

    真是个狡诈的狐狸啊。

    “打明儿起,每天叫苏万福去看看宸贵嫔和五阿哥。”四爷吩咐。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得,这两位又要掰手腕了。

    反正这后宫里,敢和皇上掰手腕的,也就一个宸贵嫔叶氏了。

    苏培盛想,他是服了。那是真心服了。

    四爷洗漱了,躺在榻上,觉得有些空。虽然被子里用汤婆子烫过了,但是还是觉得有些漏风。

    四爷翻身,又翻过来,他想,要是这会子将小巧的,暖融融的狐狸抱在怀里那多好?

    想想锦玉阁里,那狐狸抱着滚滚睡,想必是又暖和又舒服吧?

    四爷真是恨不得飞过去,将她们母子一起搂住,不做什么,就为睡个好觉。

    黑暗中,四爷咂嘴,以前也没这个感觉,怎么小狐狸这一出幺蛾子,他就觉得真的中招了呢?

    真是个磨人的狐狸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