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82章 出尘
    她虽然有心机,可是这么久不见皇上来,到底是有些心急了。

    又不敢鲁莽了,想了一圈,这后宫里谁比较好哄,然后就想到了锦嫔。

    可锦嫔毕竟是怀孕了,这天气,不出来也是有的。

    不过,她要是想去,还是能想法子的。最后,竟是将顺常在叫了出来。

    两个人都是盼着得宠的人,既然有机会,当然要试试了。

    倒不是说从宸贵嫔手里抢人,而是能多见一见皇上,总是有好处的。

    御花园里,听闻福嫔和顺常在求见,叶枣笑的意味深长,这是狗吧?骨头的味儿好闻?

    “苏培盛,你的规矩是越发的好了。”四爷黑脸,他早就将御花园禁了,见什么福嫔?

    “不要这样么,还是叫进来吧。”叶枣拉四爷的手:“我想见见,看看福嫔出什么幺蛾子呢。”

    四爷白了她一眼,还是应了。

    苏培盛忙去请了两个人过来。

    福嫔一身藕荷色旗装,顺常在是桃红色,都打扮的很美。

    两个人过来给皇上请安,给宸贵嫔请安,给五阿哥请安。

    “起来吧。”四爷淡淡的,也不说坐着的话。

    “顺常在。”叶枣笑着看她:“我记得初见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那时候,你看起来”

    “那个话怎么说来着?出尘?”叶枣歪头问四爷。

    四爷淡淡的:“出尘的人进不了后宫。”

    便是他宠爱喜欢之极的枣枣,也并不是出尘的。事实上,这不是贬义。

    “唔,那就是装的。”叶枣一笑。

    最开始的宁氏,是真的有些出尘的气质呢,如今竟泯与众人了。

    顺常在脸色不好看,还是赔笑:“是贵嫔娘娘高看了奴才一眼,奴才不过就是如此罢了。”

    “过去看着是挺好的,如今看着,还真是不过如此。”叶枣忽然严厉起来:“福嫔来在荒蛮之地,不懂事,顺常在你是土生土长,也不懂事?你进宫这么久了,难道不知宫规?这下雪天里,皇上与本宫在此,谁是谁给你的胆子来打搅的?”

    宸贵嫔忽然变脸,福嫔和顺常在都是一惊。

    虽然她们心里疑惑有皇上在,宸贵嫔也敢这样实在是嚣张至极。可是却不得不怕。

    “奴才知错了,奴才只是想来给皇上和宸贵嫔娘娘请安的。”顺常在忙跪下。

    福嫔不甘心跪着,梗着脖子:“臣妾是也是来请安的。”

    “福嫔不懂规矩,冲撞朕。朕看你也不配这个封号,就拿掉吧。”四爷摆手:“好了,你们两个下去吧,以后无朕旨意,不要乱闯了。”

    福嫔郑嫔脸一白,愣了一下,只好福身谢恩了。

    有了今日这一出,以后怕是没人敢冲撞了宸贵嫔。说是冲撞了皇上,其实还不是给宸贵嫔做脸?

    倒是顺常在,没有降位没有褫夺了封号,难不成,皇上喜欢她?

    两人走后,叶枣看了四爷几眼,然后给他倒茶:“皇上威风哟。”

    “滚滚,阿玛带你看雪。”四爷又白了叶枣一眼,招手叫孩子。

    滚滚刚才一直都在栏杆处和花生玩儿被,对于来的两个人,根本就不感兴趣。

    这会子听着皇阿玛的话,眼睛亮了,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四爷将他的帽子戴好,拉着他出了亭子。这会子雪小了很多,四爷只说不许他碰雪,不过雪地里跑一会还是没问题的。

    一娃一狗都乐疯了,很快就在雪地里跑起来了。嘻嘻哈哈中夹杂着汪汪叫,看起来就热闹。

    叶枣撑着下巴看着四爷,他就长身玉立的站在那,看着孩子。

    “你说,皇上什么时候才去临幸顺常在呢?”叶枣想看戏。

    阿圆哪里敢说:“奴才不知道啊主子。”

    叶枣嗯了一声,低头看自己的鞋子:“失策了,想玩儿雪来着。”

    阿圆心想奴才可是故意没提醒您,您小日子就快来了,玩儿什么雪啊!

    叶枣慢吞吞的起身,下了亭子,偷偷抓了一大把雪慢慢的接近四爷。

    就走到他身后,正要踮起脚往四爷衣裳里塞,就忽然被四爷一个回头抱起来:“枣枣是不是傻?嗯?你那花盆底踩着雪地,朕还听不见?”

    何况,还有她身上的幽香,到了冬日里,她又开始用比较温馨的香气了。闻着只有一个感觉:缠绵。

    叶枣被四爷抱起来那一刻就吓了一跳,手里的雪都掉了,头上的大钗也掉了一根。

    四爷笑着抱着她转了一圈:“傻了?”

    叶枣这会子心跳还有点快,抱着四爷的脖子:“吓死了呢。”

    “不许胡说。什么死呀活的。”四爷瞪眼。

    叶枣笑了笑,仰起头,亲了四爷一下。

    四爷不觉有他,只瞧着叶枣高兴,他也高兴。

    刚才起,五阿哥就看着阿玛和额娘,这会子羡慕的跑来:“滚滚抱!”

    四爷就把叶枣放下来:“来,阿玛抱滚滚。”

    滚滚伸手,却指着四爷:“羞羞!”

    四爷一愣,什么意思?只好去看叶枣。

    叶枣已经笑倒在了阿圆怀里。阿圆也觉得好笑,又不敢笑。

    苏培盛站在一边,尴尬的要命这可怎么说呢?

    皇上您脸上有个唇印儿?

    四爷见众人都这么奇怪,一时间还真是想不通,皱眉:“苏培盛!”

    苏培盛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不过,叶枣抢先了一步:“皇上恕罪,臣妾一时忘形了。”真要叫苏培盛说出来了,那就有点尴尬了。

    她忙掏出手帕,给四爷擦脸。

    四爷见她有些够不到,就低头。

    擦脸的时候,四爷就知道了,这狐狸是亲了他一脸唇脂吧?坏狐狸。

    四爷扶着她的腰,叫她乖乖擦,然后叶枣就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还想亲一个怎么办啊?”

    四爷手紧了紧,心想狐狸又开始调戏他了。

    “看朕晚上收拾你。”四爷也小声道。

    叶枣只是笑,是有日子没被他收拾了呢。唔,还挺想他的呢。

    五阿哥不满意了,跳着要抱抱。

    四爷这才松开叶枣的腰身,还捏了一下她的手,这才抱起儿子举高高。

    叶枣就慢慢的踱步,这雪中的景色真是不错,难怪这从古至今的才女们都喜欢赏雪呢。果然是别有一番趣味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