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96章 怀疑
    “主子您说的真吓人,这宫里毒哪里可能随便有的。”查的严呢,那个宫一颗药丸子都是要登记的。

    “那这个花粉哪来的?我又不过敏。”叶枣又问。

    “太医说,这是婆婆花的花粉,山野间常有的,但是数量不多。偶尔有人沾上了也不碍事,洗了就好了。可要是不洗,又沾的不少的话就会伤了肌肤。尤其是,这个花粉要是加了酒煮过,就会变成毒药。毒不死人,但是会叫人肌肤溃烂。主子这脸上,想来就是沾了用酒煮过的婆婆花粉了。”阿圆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全是杀气。

    哪个贱人,竟这么狠毒!

    “放我胭脂里不是更简单?”叶枣挑眉。

    “她们倒是想,这一回,忽略了这个东西,奴才都恨不得以死抵罪了。”阿圆咬牙。

    主子的胭脂水粉,那绝无可能出错,除了她和阿玲,就是珊瑚和琥珀,除非她们四个背叛了主子,不然不可能的。

    “瞧你这样儿吧,没事,太医不是说了没事么?趁着这个机会,揪出那个人不就好了。我倒是也好奇,谁这么迫不及待的?皇后还在病中,这就作死了?”叶枣笑了笑。

    “主子您难道不怀疑皇后?”阿圆诧异,在她看来,主子对于皇后娘娘,可是有威胁的。

    “皇后虽然格局也不大,可也不是这么个做派吧?她要出手,我能这么轻松?你太小看了她。”叶枣摇头。

    “难道是齐贵嫔?”阿圆想,主子素来瞧不上齐贵嫔小家子气。

    这格局不大的意思,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她么,倒是有嫌疑。不过,她敢冒险么?”叶枣皱眉:“我不确定,她有嫌疑,禧嫔,郑嫔,锦嫔还有太后。”说着,自己摇头:“你主子这人缘儿”

    “主子,您受宠,免不了的。”阿圆也想叹气了,又不敢。

    她是主子跟前亲近人,不能也跟着丧气啊。

    “不是有一句话么,集宠于一身,也就是积怨于一身么。”叶枣笑了笑:“我倒是不甚在意。只是这回的事么”

    “好好查,外头人害我,我不恨。毕竟我挡住了人家的路。可锦玉阁里,我对不起谁?嗯?竟敢背主,看来我还是不够有威信。”叶枣忽然冷笑起来。

    她势必要做一个叫下人不能背叛的主子。不管是恩,还是威。

    “主子您怀疑太后么?”阿圆轻声:“要是真”

    真是太后,这件事势必要不了了之的。就算是皇上再是偏心主子,那也是他的额娘

    “但愿不是吧。”叶枣叹口气:“要真是那就看皇上吧。这一回之后,能不能更护着我些。”

    叶枣也有点心累,只怕是之前这些年过的太顺遂了吧?人家斗妻妾,她还得斗婆婆。真是够了。

    阿圆不敢再说,只一心想着,锦玉阁里哪个奴才比较可疑些。

    “不必陪我了,你去查吧。”叶枣摆手,今儿叫人绊住五阿哥,不必抱来了,叫他看了要怕。

    阿圆应了一声,出去了。

    不过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五阿哥今儿偏就绊不住了。

    越是有人拦着他见额娘,他越是要见。

    再不许,就要闹了。

    奶娘和奴才们哄不住,五阿哥眼见就要哭,他心里害怕,额娘是怎么了?

    对着正殿就叫:“额娘!额娘!”

    声音里,带着害怕。

    叶枣哪里忍心:“不叫,额娘在呢,额娘脸上生了痘痘,丑的很,滚滚不要看了。”

    “呜呜,不要,额娘,额娘!”听见了额娘的声音,五阿哥就哭出来了,哪里能忍,就要进来。

    叶枣一看拦不住了,叹口气:“进来吧,别哭。”

    五阿哥嗯了一声,小短腿蹬蹬蹬就进来了。

    “额娘!”五阿哥见了叶枣就往上扑,根本没留心她的脸。

    等被叶枣接住抱住之后,才看见她的脸,惊的不哭了。

    “额娘你怎么了?”五阿哥伸手,想摸摸叶枣的脸,又不敢。

    “额娘是不是很丑?丑的滚滚嫌弃了?”叶枣心里有点难受,要真是huǐ róng了,孩子也不知怎么看。

    “额娘不丑,滚滚给额娘吹吹,不疼。”五阿哥说着,就抱住叶枣的脸,凑上来要吹。

    叶枣差点流泪:“傻孩子”

    “好了,不吹,额娘不疼。”叶枣拍他后背。

    “额娘喝药。”滚滚看着叶枣道。

    额娘这样是生病了,喝药就好了。

    叶枣嗯了一声,亲亲他:“滚滚不嫌弃额娘,额娘就高兴。高兴了,就好得快。过几日就好了啊。”

    “滚滚喜欢额娘!”五阿哥认真道。

    他总记得,额娘爱说最喜欢滚滚了。

    虽然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但是每次额娘都这么说,这么说的时候他就高兴。

    所以他这么说,额娘一定也高兴。

    果然叶枣也高兴:“唔,额娘也最喜欢滚滚了。”

    娘俩都笑,叶枣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直到午后,滚滚午睡去了,阿圆和小亭子等人才进来。

    “查到了?”叶枣看她们。

    “回主子的话,奴才们查了一遍,目前两个人可疑。一个是洒扫的刘婆子,一个是三等丫头绿松。这两个人刘婆子是从钟粹宫调来的。绿松原本叫月儿,是从北五所调来的。之前还在淑芳斋伺候过。”

    “奴才查的时候,绿松就有些紧张,不过没有人看见她进去过收放那些东西的地方。”

    因那个àn mó脸的,叶枣很少用,就没在她内室里。

    和另外一些东西一起,都是碧玉管着。

    “嗯,既然是这两个可疑,就查吧。小亭子,这事就归你了。好好查。不要冤枉了她们,也不要放过了她们。告诉她们,要是冤枉的,我加倍补偿。要是真是她们,就不必求饶,等死吧。”叶枣淡淡的。

    “是,奴才这就去。”小亭子心里很激动,这是主子信任的表现啊。

    “锦玉阁里,到底还是有不干净的。刘婆子就算了,毕竟是个粗使的洒扫。这个绿松到底怎么进来的?”叶枣看阿圆。

    “主子,绿松那时候来,是与内务府的人一起来的。是被送回去又送来的。是奴才忽略了。”阿圆跪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