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97章 继续怀疑
    “我记得你与我说过。”叶枣想了想道。

    “是,奴才岁禀报了主子,可到底是留下了她。”阿圆尴尬。

    “既然是禀报了我,留下就不是你的错。”叶枣想了想。

    当初花嬷嬷成了嬷嬷,这一批丫头里,就少了一个。她提上去一个二等,碧玉,白玉,青玉,紫玉这四个做了二等。

    这一来,三等便少了一个。当时来人与她说,她便没留意。不过一个三等。

    又想着,既然敢送来,想必也是干净的。

    不管是北五所,还是淑芳斋都是没有主子住的。

    “她伺候过北五所,就去查,她伺候过哪些秀女。要是如今在宫里的就继续查。要是牵扯了外头”叶枣皱眉。

    “要是牵扯了外头,就叫人禀报皇上吧。”叶枣道。

    阿圆忙应了一声,见她不怪自己,心里反倒是有些难过:“主子,您罚奴才吧。您把身边的事交给奴才的”

    “查出来了,该罚你就罚你,你起来吧。”叶枣伸手:“以后要注意。我最信任的,还是你和阿玲。盼你们与我一条心。”

    “是,奴才和阿玲定不会辜负主子的。”阿圆眼眶红红的。

    这么多奴才,她深知,主子最信任的就是她和阿玲,其次才是珊瑚。

    小亭子办事很利索,将刘婆子带进了一处奴才们住的屋子,笑着:“刘大娘,知道我叫你来什么事吧?”

    刘婆子虽然年岁大了些,可在小亭子这个能做她孙子的rén miàn前,还是要点头哈腰的:“奴才知道,奴才知道。公公只管问。”

    “既然知道了,就不用我问了吧?你也一把年纪了,要是能体面些,就还是体面些吧。你说呢?”小亭子嘿嘿一笑:“虽然你就是个粗使的,可也是咱锦玉阁的不是?”

    锦玉阁的奴才啊,外头哪里不巴结?

    刘大娘这么听着,就觉得胸口能抬起来了。

    确实,饶是她只是个打杂洒扫的,也是一样出去有人奉承的!

    “奴才奴才”刘大娘想说,脸涨得通红。

    “你只管说,只要不是背主,别的小事最多就是一顿板子。你来了锦玉阁几年了,不是不知道吧?咱们主子可不是那种狠心的,你们这些个婆子,月月都有歇息,过去可有?”小亭子开始攻心。主要是他也看出来,这刘婆子吧,身上有事,怕是却和这次的事没关系。

    “奴才该死,奴才贪财,还请公公给奴才求个情。”刘婆子跪下:“奴才收过荣太妃娘娘的银子,她叫人找奴才,问奴才主子跟前的事,奴才收了银子什么都没说。”刘婆子这会子,脸是红了白,白了红。

    又是尴尬,又是害怕的。

    “当真没说?”小亭子心里好笑,这什么人,拿了钱不办事

    “奴才没有,真没有,奴才哪里会说,奴才奴才跟着主子,最好不过了。就算是换个主子,未见得体面,何况是太妃奴才后来就没见过那边的人了。他们也不曾找奴才”刘婆子两只手一起挥舞,生怕被误会了。

    “也罢,你细细说来,我得叫人查。查清楚了,才好证明你与今次的事无关。”小亭子道。

    刘婆子哎了一声,心里是七上八下。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今次的事是个什么事。

    她不知道,只怕是二等丫头以下都不知道。

    等将刘婆子的事弄清楚,叫人去查,接着叫了绿松进来。

    小亭子有直觉,绿松就是那个下药的人了。

    她虽然极力想要表现出个镇定来,却眼神飘忽,脸色也不太好。

    “绿松,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小亭子往那一坐,端起茶碗。

    绿松一滞:“奴才不知公公的意思。”

    她不太敢看何公公,心里想着,何公公真是生的好样貌。比起外头的公子们也不差了。

    有几个姐妹其实都喜欢他,愿意与他做个对食的

    她还这么想过呢,要是不出宫,就与何公公在一处也不错。

    可今日,她没了旖旎心思,心尖儿都抖着,她很怕。

    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何公公不打不骂的时候,竟也这么叫人害怕。

    “那话这么说来着?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小亭子冷笑:“既然不肯招,先拔掉指甲吧。”

    他轻描淡写,就见李照和一个粗使的小太监过来了:“这点事,奴才来。”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啊”绿松看着那太监手里的钳子,吓得脸色惨白。

    “动手。”小亭子只是看着绿松,他想到主子的脸就来气。

    这狗奴才,竟敢伤着主子!

    “饶命,何公公饶命,不是奴才啊,不是奴才,奴才冤枉啊!”绿松不断后退,吓得厉害。

    何公公说的是拔掉指甲是要拔掉全部么?

    十指连心啊,那会死的啊。

    “有胆子给主子下毒,如今没胆子受罚了?”小亭子继续冷笑:“将她身上的指甲都拔了,不说不怕,今日拔了指甲,明日就是牙齿,一天天来。看你身上有多少东西能叫我拔的!”

    他虽然长得好看,可到底是个公公,阴狠起来的时候,格外叫人害怕。

    绿松浑身抖成一团:“不是不是我,我没有下毒啊,不是啊,那那是花粉,花粉啊,不是毒药啊”

    她终究不是个专业的细作,被吓唬几句,就受不住了。

    说出这句话,浑身的力气都散了,往地上一坐,就知道自己死定了。

    “谁指使的你?”小亭子心里一松,趁胜追击。

    他当然是吓唬她,他虽然怀疑,却也不敢就确定是她。

    “是是赵太答应。”绿松失魂落魄。

    “赵太答应?”李照皱眉:“莫不是那个和钱家有些关联的?”

    “还能有谁。”小亭子哼了一声:“先绑起来,我去回话吧。”

    正殿里,叶枣听了小亭子的话,倒是诧异:“我已经把这个人给忘了,这个人这么厉害了?”

    “主子,您怀疑?”阿圆问。

    “宫里查得紧,她一个太答应,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叶枣冷笑:“这些,有钱也买不到吧?”

    就是她,也未见得能带进宫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