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98章 杖毙
    “皇上驾到!”

    叶枣主仆说话的时候,就听见四爷来了。

    叶枣起身,四爷已经进来了,见她请安过来扶起她:“免了吧。”

    “皇上忙完了?”叶枣问四爷。

    四爷嗯了一声,细细看着她的脸:“比早上好些了。”

    叶枣笑着嗯了一声,事实上,比早上严重些了。

    太医说了,这几日就是这样的,总要三日左右才能好些吧。

    “你别担心,太医既然有法子,就会好的。”四爷安慰。

    叶枣看四爷,他究竟是哪里看出她很担心的?

    “皇上来的正好呢,正有事要禀报。我这里的内鬼查出来了。”叶枣拉着四爷坐下,就示意小亭子回禀。

    小亭子膝行几步,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

    “赵太答应?”四爷皱眉,一时间,真是想不到这号人。

    “与我mèi mèi叶桂的婆家有些亲戚关系,选秀之前住在钱家。不过因为与我mèi mèi不合,钱家也不喜欢她。”叶枣看四爷:“还记得有一次我问你以后要是有我污蔑我呢?”

    四爷仿佛想起来了,点了头。

    “那会子,她找我,叫我求皇上给她个旨意,叫她出宫且给她赐婚。我觉得她脑子有病,就叫她走了。”叶枣道。

    四爷眉头皱的更深:“不知廉耻!”

    叶枣当然知道一个女人就这么深宫枯萎是一件可悲的事。

    可规矩就在那里。她也没什么办法。何况,赵氏那时候理所当然的态度

    这不,不答应她,就开始报复回来了。

    “苏培盛,带人去查!”四爷皱眉。

    苏培盛哎了一声,他也是没想到,居然是个太答应,这可太意外了。

    都怀疑是皇上的嫔妃,或者太后呢。

    “你放心,朕与你做主。”四爷哼了一声:“一个太答应,真是胆大包天!”

    叶枣点头:“还好我发现及时,也还好我懒,没连续用几次那个东西。更是,那个绿松也不敢多涂,不然脸可真毁了。”叶枣笑道。

    四爷想了想都觉得后怕。

    她huǐ róng,不是他喜不喜欢的事。而是她自己,就要伤心死。

    一个绝美的女子,要是慢慢的变老,那是无可奈何。

    可要是一夕之间毁了容颜呢?那简直是灭顶之灾。

    所以四爷这会子想到最可怕的结果,根本不是她不再美丽,而是她自己只怕是要受不了。

    心疼的抱住她:“别怕,朕以后定细细护着你。”

    “求皇上一件事。”叶枣看四爷。

    “什么求不求,你说吧。”四爷看她一双眼,就什么都愿意给她了。

    “我要处置绿松,怕吓着孩子,皇上带他出去玩儿会吧?这会子还早呢。”不过傍晚。

    “好,朕带他去御花园走走。”四爷想说朕替你处置吧,又没说。

    “谢谢爷。”叶枣笑着:“那我等你们回来用膳哦。”

    “嗯,别动气,这种背主的东西,不值得你动气。”四爷伸手,想摸摸她的脸,却又不敢,怕她疼。改摸了摸头发。

    四爷出了锦玉阁,叶枣披着斗篷,坐在了廊下。

    刘婆子和绿松都跪着。

    比起绿松来,刘婆子虽然也怕,却相对淡定的多。

    “刘婆子。”叶枣第一个问的就是她。

    “奴才奴才在。”刘婆子忙道。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贪财是不对。不过你难得知道些道理,究竟是年岁大了,看的开。不过贪财这样的事,你这回贪十两,下回就是百两。难保哪一天,你就为了银子出卖主子了。”叶枣慢吞吞的。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啊!”刘婆子忙磕头。

    叶枣不语,看着她磕头,十来个以后,淡淡的:“好了,给你两条路。第一,二十个板子,还留下。第二,我不打你,不罚你,送你回钟粹宫,你选。”

    “奴才愿意挨打,奴才愿意挨打,奴才不敢背叛主子。”刘婆子忙不迭。

    “既然这样,就打你二十板子,你还留在我这。记住,只此一次,再有,你就是个死。”叶枣看着刘婆子。

    “奴才再也不敢了,多谢主子大恩,主子真是天仙儿啊!”刘婆子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

    她以为今日就算是不死,也肯定是个重伤了。

    不料二十板子,就可以过关了。

    “刘婆子,这是主子奖赏你懂事。跟着锦玉阁要是不知足,那就是个死。你可知道?”小亭子上前一步。

    “奴才知道,奴才知道!多谢主子厚恩。”刘婆子的一颗心,总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那就在这里行刑吧。”叶枣看了一眼下面。

    马上就有人摆上刑凳。

    既然是主子要留的人,当然不能打坏了,这是主子要用嘛。

    “绿松。”叶枣看着一只发抖的那个宫女,轻声叫了一下。

    “奴奴才在。”绿松抖着嘴。

    “你今年多大了?”叶枣继续问。

    “奴才奴才十八。”绿松回答。

    “唔,十八,真是可惜了呢。”叶枣笑了笑:“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不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给你祭奠呢。”

    绿松又是一抖,跪坐在地上。

    “粗使的婆子都知道跟着我锦玉阁是前途无量,你却不懂。嗯?”叶枣淡淡一笑。

    “奴才该死”绿松呐呐。

    “当然,你当然该死。本宫在你眼里,只值一百两银子,你可不是该死么?赵太答应给你一百两,你就出卖主子,你就背主。呵呵值么?你的一条命,就没有了。”叶枣慢吞吞的:“杖毙。”

    “主子!”绿松猛地抬头,凄厉的叫了一声。

    “你替别人办事的时候,我就不是你的主子了。你叫的是谁?嗯?”叶枣淡淡。

    她不看绿松,看其他人:“本宫自问,是个和善的主子,素来不拿你们不当人看。该赏赐的时候,本宫也素来不小气。该你们歇息,本宫也素来不克扣,可为何,你们还要背主?莫不是,正因为本宫这么好说话,你们倒是养大的心思?”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众人忙跪下。

    “能跟着主子,是奴才们的福气,主子断不要为了这个背主的东西怀疑我等啊。奴才们都愿意为主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东西,奴才们不屑与她站在一起。”紫玉激动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