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02章 愚孝什么的
    不提十四爷失魂落魄的回了阿哥所。

    只说四爷骂完了十四爷之后,神清气爽的去看两个小儿子了。

    他近来常接了四阿哥五阿哥来乾清宫里。

    这会子,两个小的正在另一处书房里呢。

    实际上,就是认字的太监,他们两个听着。难得两个都听的认真。

    不过,四爷听着那太监读的是卧冰求鲤的故事,四爷就黑了脸。

    近来:“以后不去读这些。”

    不是说孝顺不好,这样愚孝有什么意思?

    四爷很不满意。

    那太监战战兢兢起身:“奴才遵旨。”

    “以后给他们读一些轻松的,哪怕是神怪都可以。或者是名人故事都可以。二十四孝不必读。”

    太监忙应了,吓得手都抖了。

    今儿皇上叫两位皇子进来,就没说读什么,只叫他找书读。他还是刻意找了二十四孝来着,就想着这孝道是好的

    却不料,皇上不喜!

    真是错的莫名其妙啊。

    等四爷将两个孩子各自叫人送回去,两个孩子回了各自额娘的身边,却是截然不同的表现。

    四阿哥回了长春宫,换了衣裳,见了禧嫔请安之后,当然也要说这件事的。

    他表达不清楚,还是跟着他的小太监将事情说了一遍。

    禧嫔咬唇:“既然你皇阿玛不喜欢,以后在这里也不要看这些了。不过,额娘觉得还是要看些史书之类的,这神怪故事不必看了。”

    禧嫔看着四阿哥,看他是不是愿意。

    四阿哥点头:“儿子听额娘的。”

    四阿哥这半年,成长迅速,他已经过了三岁生日了,要是按照原本的算法,他可已经是五岁的孩子了,所以很是懂事了些。

    禧嫔看着喜欢,笑着摸摸他的头:“那就先用膳吧,吃了晚膳,读一会书就睡觉。”

    她当然不会放过孩子的教育,这孩子,是她眼下唯一的指望了。

    她叫四阿哥藏拙,不许与五阿哥争,四阿哥虽然委屈,也都应了。

    这几个月过去,他早就习惯了。早起先,然后用膳,上午,中午用膳,午睡,下午练习写字。晚上睡觉前也。

    禧嫔到底是亲额娘,虽然安排的多,时间却不长,四阿哥也不至于就累着了。

    不过他可以心无旁骛的玩儿的时间也不多了。

    锦玉阁里,叶枣亲手给滚滚洗脸。

    热乎乎的帕子糊在滚滚脸上,不知怎么了,滚滚就想笑。

    还是哈哈哈的那种,叶枣都无奈了,按住孩子给他擦了手脸脖子。

    然后拉着给他换了外头的衣裳。

    穿衣裳的时候,五阿哥坐在额娘身边,小脚丫子一下一下的踢踏,然后问:“额娘,皇阿玛说不许讲大鲤鱼的故事了。为什么啊?”

    “嗯?大鲤鱼”叶枣诧异:“什么大鲤鱼?”

    见状,一边站着的余氏就想替五阿哥解释,不过想了想又不敢。

    主子素来是叫五阿哥自己说的,实在是说不清楚再说。

    “就是想吃鱼,趴在冰上的那个。”五阿哥想了想道。

    “卧冰求鲤?”叶枣问。

    五阿哥不太知道了,记不住了,不过还是懵懂的点头。

    叶枣看余氏,余氏也忙点头。

    “你皇阿玛做的很对。”叶枣说着,挥手,叫余氏出去了。

    “为什么啊?”五阿哥不明白。

    “嗯简单来说,你要是趴在冰上,会不会很冷?”叶枣问。

    五阿哥想,应该会吧?就点头。

    “时间久了,会冻坏的。为了吃鱼不值得。想吃鱼,可以把冰凿开啊,这样不会叫自己受伤。”叶枣觉得,跟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说不清楚这里头的弯弯绕,不过她还是想叫他知道这是错的。

    “滚滚知道了!”五阿哥忽然道。

    “嗯?那你说说。”叶枣笑着看他,不知道他要如何童言无忌了。

    “他可以叫姑姑们去膳房要!”五阿哥想,这样就不会冻坏了呀!

    叶枣噗嗤一声笑出来,站在一边的阿圆几个也都笑了。

    五阿哥见他们都笑了,就撅起嘴来不高兴了。

    “滚滚怎么这么聪明?额娘高兴坏了,姑姑们也都高兴坏了!这么聪明,必须奖励啊,晚上吃丸子了。”叶枣忙抱住孩子。

    可不能叫他觉得他被嘲笑了,那可不好。

    “真的!嘻嘻”果然,五阿哥马上就高兴了,原来她们是高兴呀?

    正这时候,听见外头传来请安声。

    五阿哥马上就跳下地蹬蹬蹬的跑出去。

    正好与近来的四爷撞上,四爷一把将他抱起来:“跑什么?”

    “皇阿玛,额娘奖励丸子!”五阿哥喜滋滋,虽然每天吃,可还是会高兴。

    “哦?为什么奖励了?滚滚说与皇阿玛听。”四爷当然也是考他。

    “因为大鲤鱼!”五阿哥激动的不行,口水都喷四爷脸上了。

    四爷当然不嫌弃,倒是阿圆看着一惊,忙拿来帕子给四爷擦了。

    “给皇上请安。”叶枣过来福身:“滚滚说今儿皇阿玛不许讲大鲤鱼的故事了,臣妾说,皇上做的对。”

    “是么?哪里对了?”四爷看叶枣。

    叶枣白了四爷一眼,考儿子就罢了,还考小妾?也不怕烤糊了。

    “皇上要是不知哪里对了,怎么会不许他听?”叶枣哼了一声。

    四爷就笑着捏她的脸颊:“你呀你,太聪明了。”

    “不是我聪明,是举孝廉真是个恶心死人的事。”叶枣摇头。

    四爷愣了一下,他看叶枣,这狐狸

    他不许五阿哥他们听这个,只是觉得这样的孝顺真是愚蠢之极。

    不过倒是没往这方面想,不料这个狐狸倒是想到了。

    是啊,过去举孝廉,只要一个人孝顺的名声传出去,有人举荐,就可以做官

    想想都觉得荒诞。不说真的孝顺,还是做戏吧。

    就算是真的孝顺,一个人孝顺是好事,可孝顺的人就能做好官儿?为百姓谋福祉?

    这不是扯么?

    何况,就好比卧冰求鲤这样的愚蠢之极的事。这不是做戏?

    一个人的体温去把河里的冰融化了,然后抓一条鱼给他娘吃

    真是可笑之极。

    就不说冷不冷的事了,凿开冰和用体温融化,哪个快?这不不是做戏是什么?这样的人做官可想而知是个什么德行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