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了。既然你们都觉得是武贵人污蔑了郑嫔。那就这样吧。郑嫔这里,再查一查,不过武贵人这样胆大妄为,本宫绝不轻纵!”

    “娘娘”

    “闭嘴!”皇后厉声道:“念在你是潜邸老人,本宫留你一命,你再多说半个字,本宫这就请旨,送你三尺白绫!”

    武贵人脸一白,不敢说话了。

    她是很冤枉啊,可是撞在了枪口上,还有命在,就不容易了。

    “好了,将这事告诉皇上去,皇上如何定夺再看。武氏,本宫还叫你住在这。可以后,你要好好伺候郑嫔,再敢有什么胡言乱语,本宫绝不饶你。”皇后冷声道。

    “是,奴才奴才遵旨。”武贵人气的要哭,可并没有人同情她。

    众人起驾,各回各处。

    齐妃刚才被噎的半死,却没找到机会呛回去,瞪了叶枣一眼,上了撵,回自己的翊坤宫去了。

    这头,武贵人战战兢兢,不知道皇上要如何处置她,而郑嫔冷笑起身:“想要害我,你还得看看自己的本事。蠢货。肥的跟猪一样,你也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么?这辈子你都没机会。”

    “你你还不是一样没伺候过。”武贵人冷笑:“你还不是一样!”

    “哼,我是一样,可我年轻,漂亮,我有的是机会。我不是肥猪!”郑嫔扶着丫头的手:“你就好好跪着反省吧。”

    打她吧,眼下不合适,等以后有的是机会。

    就叫她跪着吧,一个贵人,她不敢反抗的。

    很快,四爷的旨意就到了,武贵人污蔑嫔妃,着降位为答应。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没有别的惩罚,也没有别的要求。

    而郑嫔这个被污蔑的当事人,没有安抚,也没有赏赐。

    后宫里,人精子多。看懂的主子不说话。看不懂的主子,跟前有聪明的奴才也提点明白了。

    齐妃这里,之前不明白的,这会子也明白了。

    明白之后,就觉得后怕。她竟一直叫皇后治罪郑嫔呢。

    这要是叫皇上知道了

    拍拍胸口,心里就不高兴起来了。她早就意识到了,她脑子没有宸妃转得快。

    齐妃有些火大,有些颓然,也有些无奈,不如自己的敌人聪明想想都觉得绝望啊。

    毓秀宫里,叶枣换了衣裳,还没问什么事呢,就见乾清宫里来人传话叫她过去了。

    叶枣挑眉,皇上懒得去景仁宫,却要听她说?

    真是的

    她也懒得再换了,就穿着家常的水红色旗装去了乾清宫。

    如今已经快要四月里了,天气暖和的很,夹袍子就差不多了。早晚的时候披着斗篷。

    叶枣进了乾清宫,还没走进去,就见苏培盛迎出来了:“给宸主子请安。”

    “苏公公免礼。皇上呢?”

    “回宸主子的话,皇上叫奴才来接您,就在后头小花园里。”乾清宫后殿里,有个巴掌大的花园。

    叶枣点头,随着苏培盛过去了。

    小花园里,四爷正在看折子,见她来了,笑着招手:“来这里坐会,天气好,晒一晒。”

    叶枣嗯了一声过去:“给皇上请安。”

    “好了,坐。”四爷放下手里的折子笑着看她:“朕难得歇会。”

    “皇上既然歇了,还批折子?”叶枣挑眉。

    四爷看了她几眼,一副好了朕懂你的意思了的样子:“苏培盛,抱下去吧叫人端茶水点心来。朕歇会。”

    “哎,奴才这就去。”苏培盛的声音里,明明透露着一股子兴奋。

    显然是因为皇上肯歇着了的雀跃。

    不多时,就有奴才送上点心和茶水,玉静玉和伺候四爷洗手,也没更衣。

    “皇上是要听景仁宫的事?”叶枣捏了一块红豆糕问。

    “景仁宫?朕听那个做什么,没一个省心的。”四爷皱眉。

    “那皇上叫我来?”叶枣哼了一声。

    “没规矩,朕还不能叫你来了?”四爷瞪她。

    这换一个人,指不定怎么高兴呢,她还不满意了。

    “唔,多谢皇上叫臣妾来伴驾。”叶枣哼了一声。

    “好了,别闹,朕是想和你说说话。”四爷笑道。

    “唔,好吧,皇上是不是又收到了台岛的信报啊?”叶枣大胆的问。

    她笑盈盈的,嘴角勾起的弧度叫四爷心痒痒,一双眼里全是求知欲。

    “嗯,战况很好。”极其的好!

    四爷高兴的是,司马勋终究不是个莽夫,虽然素日里说话办事很是莽撞,可一上了他自己的领域,就不一样了。

    这几个月,他参与进去,却只是叫郑克爽的人马冲锋陷阵,大清水师却没太多损失。

    眼下,台岛还没收复,台岛的兵马,与大清的比,四爷当然是心疼大清的。

    能这么打,当然是司马勋的本事了。

    “看皇上这样高兴,那我就原谅皇上了。”叶枣傲娇的仰头。

    四爷倒是一愣,他有什么事需要她原谅的?

    至于原谅什么的,四爷早就习惯了,这狐狸骄傲起来,什么不敢做?

    “朕做了什么事?”四爷不问难受。

    “人家才去了坤宁宫,又去景仁宫,刚回去换了衣裳,就又来了这里,不累的呀?”叶枣白眼。

    四爷无语的摇头:“你呀你呀,你就娇吧!你就作!”

    这不是撒娇是什么?这不是作是什么?

    四爷面上是一副无语的样子,可心里,爱极了她这个不深不浅的作。

    简直作到他心里去了。

    他从出生就高高在上,这些年里,没几个人叫他折腰的。

    四爷想,当年府里的小狐狸他也很喜欢,乖巧中透着利爪,时不时的挠一下,很有趣。

    可进宫后,给了她位份之后,四爷就更喜欢了。

    比以前的喜欢更深。

    过去四爷还想着,给她一个孩子,以后她失宠了也有依靠了。

    可如今,四爷不会这么想了,四爷只会想着,无论她怎么样,只要不大走样了,他就宠着她一辈子。

    所以,四爷也爱极了她这样没事就作一下,没事就怪他一下。

    他将这种情绪理解成了新奇。

    事实上,也确实是新奇,一个备受尊敬的人,忽然遇见一个嫌弃你,会跟你作的人,是新奇的。

    可叶枣,也确实是个高手。拿捏的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