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将她抱回了后殿,作势就要往外间榻上丢。

    本是想要吓唬她来着,不过,叶枣却不怕。

    四爷只好轻轻放下她。

    刚放下,就见她蹦起来亲了自己一口。

    四爷有些不好意思:“不知羞。”

    “唔,四爷,你知道么,你这个行为叫做矫情。”叶枣哼了一声。

    “一边喜欢人家活泼,一边还说人家没规矩,不知羞你说你矫情么?”叶枣斜眼看四爷。

    怎么说呢四爷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他虽然是皇家子弟,可是打小都是规规矩矩养大的,何况古代男子就是这样。

    放浪形骸的那种男人,四爷看不上。

    不过,遇见她,四爷都破功了。

    她说自己矫情,四爷其实是认的。不过矫情就矫情吧,他也不改。

    四爷没理她,伸手将她的脚拉住,将她的花盆底脱了:“总穿着这个,不累?”

    玉和玉静一直站着,这会子瞧着皇上将宸妃娘娘的鞋子脱了,心里多少还是震惊的。

    她们看过皇上给宸妃娘娘tuō yī,穿衣,还真是头回见他给宸妃娘娘拖鞋呢。

    玉和心里还有一丝隐隐的不安,每回见了宸妃,总是要或多或少的发作一下的。

    当年多好的机会,本来是可以

    罢了,不想也罢。只看宸妃娘娘这个得宠的尽头,以后还不知如何呢。

    天暖了,四爷脱了叶枣的鞋子之后,瞧着她雪白的罗袜,然后伸手拉下来。

    一双白嫩小脚就露出来了。

    四爷笑着看她的脚,果然十个脚趾都是鲜红的颜色,显然是染了不久。

    叶枣脚趾头动了动,四爷就伸手捏住她的脚。

    与她浑身都不太一样,脚丫子虽然也是纤细的那种,但是到底是多了不少肉。

    且总是不露出来,就显得格外的白。

    叶枣不是什么正经的古人,虽然来了这里也好多年了,可这些细节上的东西,就不甚在意。

    不然,古代就算是与自己的夫君,露出脚也是极其羞涩的一件事。

    四爷也爱她这般胆子大,笑着将她的脚抱住:“枣枣可爱之处颇多。”

    叶枣挑眉:“皇上可爱之处也不少呢。”

    四爷笑着捏她的脚,与她说闲话。

    直到午时将近,五阿哥被带来了,才不说了。

    “额娘你怎么在这里?”五阿哥见了叶枣,第一句就是这句。

    还不等叶枣回答,就见他忙给皇阿玛请安。

    又不等皇上说话,就见他拉着皇阿玛的手:“皇阿玛,儿子好饿!”

    叶枣失笑不已,自打五阿哥上学开始,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饿了。

    主要是一上午就吃一次点心,他不太习惯。

    不过后来就连一次都不吃了,叶枣很赞成他这样。不过这也就导致五阿哥更容易饿了。

    今儿是在乾清宫,所以他不拉着她了,倒是改成拉着皇阿玛了么?

    这孩子,还泾渭分明起来了,是知道这乾清宫里不是他额娘的地方么?

    四爷笑着摸摸他的头,叫人摆膳。

    “这小子长个了是吧?”四爷看着孩子,好像是窜高了一截。

    “好像是,每天看着,我倒是每太注意。”就是这几个月,四爷太忙了,可能都没太注意孩子们。

    这头,一家子吃了午膳,五阿哥就被送回了毓秀宫歇着去了。

    叶枣倒是留在这里歇着。

    一觉睡得安稳,叶枣起来的时候,就听见了苏培盛的声音。

    “晕过去了,不碍事,太医是说因为晒的。”

    “嗯,郑嫔那,该怎么办就这么办。”四爷淡淡的。

    苏培盛出去了,四爷回头才看见帐子里叶枣做起来了。

    他就过去:“醒了?”

    “唔,谁晕了?郑嫔?”叶枣伸手掩住嘴打哈欠,然后问。

    “是武贵人。”四爷淡淡,显然不在意。

    叶枣愣了一下,想着武贵人不是降位了?这是又升了?

    不过随即想,这是四爷忘记了吧?懒得记住吧?

    “人太胖了不好。”叶枣半晌,呐呐道。

    “朕怕了你了。朕可真是怕了你了!”四爷忽然笑着:“朕明日起,恢复早上骑马射箭可好?乖乖你可别说了。”

    叶枣就笑,乖巧至极的点头。

    就是刚才睡觉的时候,叶枣被四爷抱着,就顺手随便摸了摸。

    然后嘀咕了一句:“忙成这样,脸都瘦了,肚子居然有肉了,这不对呀!”

    然后她自管自睡着了,留下四爷一个人风中凌乱。

    四爷几乎是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就是多了那么一点肉么?就被这狐狸嫌弃了!这可真是!

    四爷想,以后每天早上都要练,不光他,也带着孩子们一起,不图什么武艺了,就图强身健体好了。

    真是个挑剔的狐狸啊。

    四爷又想,这要是当初进府的时候,他本身就是个胖子呢?

    那估计她就真是与他虚与委蛇了

    想到这,四爷有种庆幸的感觉。

    伸手,使劲捏了叶枣一下屁股:“朕可真是遇见了克星!”

    “旁的克星不吉利,我这个克星能把皇上越来越克好,所以皇上命真好,遇见我。”叶枣挑眉。

    “好好好,你是个最好的。”四爷摇头。

    “回去收拾东西吧,过几日,朕带你们去园子里。”去年来不及,今年夏天就不必宫里过了,园子里多水,凉快的很。

    “嗯,好,估计五阿哥会高兴的。”叶枣笑道。

    四爷点头,心想能松快点,朕也高兴啊。

    苏培盛这头出了乾清宫,想了想,就往太医院去了。

    郑嫔竟敢在宫里玩巫蛊之术,那就肯定是个死。

    只是眼下,台岛战事还没结束,她不好就这么死了罢了。赐死了郑嫔,多少叫天下人不安。

    但是病逝了了一个嫔位,那就不一样了。

    至于以后,郑克爽是能不能活,那看天意。

    这么想着,苏培盛心里有了计较。

    得先叫郑嫔病了,至于病多久,那就要看台岛战事打多久了。

    什么时候病逝,也看台岛的战况吧。

    一个后宫嫔妃,生死牵扯这么多,也算是个人物了。

    可这个人物,本来是不用病逝的,真是个胆子肥的。

    不过,苏培盛又想,还得查,先查清楚到底她诅咒的是谁。要是皇上哼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