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这一来,吓得一船的人都脸白了。

    四爷伸手:“不要动!”人已经吓了一跳,这要不是船上,四爷就冲过去了。

    叶枣的奴才们更是吓坏了,阿圆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抱住她的腰:“主子!”

    “你给朕坐下!”四爷也是吓了一跳,这真要跳下去了,肯定是马上就拉上来了。

    可她不会游水,这不是要命?

    “那你不罚我。也不罚她们。”叶枣仰着脸看四爷。

    偏她不是趾高气昂的看四爷,明明是她威胁了四爷,气的四爷头都疼了。可她现在却是可怜兮兮的看四爷的

    四爷

    那一肚子的火气,就跟被戳了一下,一点一点的就全漏了。

    真是没法子了。

    “好了,先坐下,朕谁也不罚。”四爷有生之年第一次被这么威胁

    可也没多生气,只是无奈,这狐狸太能闹了。

    “四爷,你来好不好?”叶枣摇摇晃晃的,又叫四爷。

    四爷咬牙,真是个闹人的。

    “划过去。”四爷不过去不成,怕她真是一激动,就掉湖里去了。

    见四爷来了,叶枣总算肯坐下了,不过一直眼巴巴的看着四爷。

    四爷的船靠近了叶枣的,等船并在一起,搭上板子,苏培盛才扶着四爷过去。

    四爷上来,就黑着脸:“为什么要喝酒?”

    “四爷。”叶枣伸出手,可怜巴巴的,不回话,只是看四爷。

    见她又要站起来了,四爷过去拉住她:“你就闹吧!”

    “四爷,你看景色好美呀。我们赏景吧?”叶枣有些恍惚,不过还记得四爷不罚她的奴才了。

    四爷拉住她,将她抱在怀里之后才轻轻叹气:“看朕怎么收拾你!”

    “骗子,你是骗子,你骗我!”叶枣一下就炸毛了,立马不干了,使劲推四爷。

    用的力气太大了,四爷忙拉她,两个人拉扯,船都晃悠了一下。

    “再闹?”四爷对着她的屁股抽了一下。

    叶枣有点疼

    其实就一点点疼。她就不动了,歪着头想,四爷为什么像是对待孩子一样对她?

    居然打屁股!

    她不动了,也不说话。四爷倒是有些后悔,想着是不是下手重了?

    又想着她为什么喝酒?是不是心里不高兴?这些时候什么事叫她不高兴了?

    还没想清楚,就见怀里的女人抬头亲了他一下:“我错了。”

    “你呀你。”四爷叹气:“回去么?”

    “再过会吧。”叶枣拉着四爷的衣襟:“就一会好不好?”

    说的太可怜了,四爷哪里忍心?反正现在人在他怀里,出不了问题了。

    “朕陪你再呆会,不许闹了啊。”四爷将她抱紧些。

    “唔,不闹了,你会打我的。当我是个孩子的打我。居然打屁股”叶枣嘟囔。

    四爷都听见了,好笑的很,又觉得方才一定是下手重了,打疼了。

    “疼了?”四爷又抱紧她些,索性将她提起来,抱在腿上。

    “我好想喝酒的,我以前我我以前”叶枣还没彻底醉了,想着以前前世的事,是不能说的。

    “我觉得酒好喝,我今日就想喝着酒,听着曲子,然后舒服惬意”

    “唔,我”

    “朕知道了,这些时候忙着,冷落你了。”四爷果然想歪了:“朕陪你听曲子。”

    “唔。我还想喝,一杯,就一杯,梅子酒好好喝。你你抱着我,我不闹。”叶枣伸出一个指头:“其实我醉了也不怕,有你。”

    “想喝?不怕醉了?”四爷低头看她。她分明软软的靠在他胸前,看着就没力气的样子。

    “嗯,不怕。”叶枣点头。

    四爷想了想,不过是醉酒,叫她彻底醉一回就知道厉害了!

    梅子酒的话,醉了也不碍事,不会太难受的。

    “去拿酒,朕与宸妃一起喝。”四爷指挥人。

    旁边的船还没走呢,正好船上就有。

    苏培盛不多时就拿来了。

    加上叶枣这里本来有的点心和水果,摆了一桌子。

    “拿个毯子来给你主子盖上。”四爷这会子抱着叶枣在船舱里,靠着窗户的地方看外头的夜景。

    风吹过来,是凉的,怕她生病了。

    阿圆忙应了,不多时就抱来一张薄毯子。

    将窝在四爷怀里的叶枣盖上。

    四爷挥手叫人都站在一边,自己给叶枣倒酒:“不能喝酒还爱喝,你说你是不是作?”

    “其实不是的。”叶枣很严肃很正经,可又不能说前世我酒量超级好的话。

    郁闷了一下:“可是好喝啊,我为什么不会喝酒呢,好生气。”

    说好生气的时候,鼻子皱起来,果然是好生气。

    四爷摇头,将倒好的酒递给她:“慢慢的喝。”

    “唔,唔,我慢慢喝。”叶枣眯眼,接过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这一下,把个四爷弄得真是

    罢了,她醉了。

    叶枣眯眼,喝了一口:“梅子酒好喝。其实很多酒都好喝。”

    可惜她不能喝。

    “枣枣是生气了?朕进来去的少。”其实晚上多数都是留宿她那的,只是白日里,着实没空。

    “我没有,我只是看景。唔,你们想的可真多。”叶枣推四爷的胳膊:“太紧了,不能呼吸了!”

    她皱着眉,嫌弃的推。

    四爷就松一点,还是揽着她。

    “爷喝。”叶枣举起杯子给四爷。

    然后又撤回来:“喝自己的。”

    四爷失笑:“不用这样,今儿朕叫你放开了喝。”

    叶枣眼珠子转着,看四爷,然后摇头:“不要,喝多了难受,这杯这杯之后再一杯就好了。嗯,就好了。”

    四爷就笑着抬起她的下巴亲她的嘴唇,本来是浅浅的亲一下的,这会子亲上去就松不开了。

    红唇上沾染着酒气,甜甜的,淳淳的。

    嘴里都是一股好闻的酒气,唇齿交缠,四爷越发得了趣味。

    很久之后松开,叶枣就撅嘴:“sè láng。”

    四爷不与她计较,只是揉揉她的头发:“喝酒吧。”

    叶枣慢吞吞的,一点点的把酒喝完,就跟要奖励一样:“最后一杯了,要倒满呀。”

    四爷嗯了一声,果然给她倒满了。

    白玉杯里,碧绿的梅子酒很好看。叶枣却觉得自己有点眼花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