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29章 喝多了
    真是喝多了么?

    “我觉得我喝多了。”叶枣没去拿酒,而是一本正经的看四爷。

    四爷愣了一下:“朕说你什么好?”

    一个明显醉了的人,竟还知道自己喝多了。

    “那回去?”四爷笑着问她。

    就见叶枣将酒杯端起来了,四爷以为她还是要喝完这杯。

    不料她只是将酒杯端到了窗户边,然后倒了下去。

    “我有一杯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叶枣说完,咯咯笑:“不过这是皇上的圆明园!天下人进不来,就赠饮天下鱼好啦。唔,鱼儿们,我请你们喝酒,你们要长大肥肥的,嫩嫩的,明天给我吃呀。”

    “哈哈哈哈,真是个傻狐狸。”四爷大笑起来,将她抱回来:“鱼儿那么可怜喝了你的酒,就要给你吃。”

    “四爷。”叶枣叫四爷。

    “怎么了?现在就想吃了?”四爷挑眉笑,这狐狸醉了也是这么可爱。

    还有那诗句,真是有气魄啊。

    还真是有些潇洒不羁,浪荡人世的意味呢。

    “我困了我想睡觉了。”叶枣说着说着,就眼皮子打架,反正在四爷怀里,索性放弃了挣扎,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闭上眼睡觉去了。

    四爷笑着摸摸她的脸,将毯子拉上来些。

    倒是不急着下船了。

    四爷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梅子酒。

    这酒着实不太烈,女子喝是不错的,奈何怀里这个是真的不能喝酒。

    四爷想,难怪她馋了,是挺好喝的。

    四爷将一壶梅子酒都喝了,一边怀里搂着睡得沉沉的叶枣,一边想着政事。

    最后,四爷想,难怪枣枣要出来泛舟,果然很轻松啊。

    最后,夜深了,四爷终于叫人往岸上划。

    等到了岸边,四爷小心翼翼的将叶枣抱起来。毯子也就包着。

    抱下船,也没回碧月楼,这里离得九州清晏近。索性就把叶枣抱去了九州清晏。

    “你们回去几个,縞hūn mèng灏⒏纭!彼囊?愿馈?br />

    、阿圆就叫琥珀和珊瑚都回去了。

    叶枣睡得那叫一个沉,完全没有什么感觉,洗漱也好,更衣也罢,都睡着。

    玉屑端来醒酒汤,四爷想了想道:“不必喝了,就这么睡着吧。”

    喝了醒酒汤起来说不定要头疼,这么睡一夜明儿起来也就没事了。

    也就是这一夜,台岛的夜却是火光冲天。

    郑克臧颓然的靠在一截断墙上:“大势已去,大势已去”

    “大公子,属下护送您逃走吧!咱们不能送死!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几个亲近属下扶着他。

    郑克臧却灰心了。纵然他素来狂妄,也知道这回不可能翻身了。

    去哪找个人打倒清帝呢?

    若是真有这样的人,也不过是引虎驱狼罢了。

    他抽出佩剑,趁着几个下属不备,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是一下。

    他佩戴的,当然是好剑,用了十成十的力气,脖子上的动脉一下子就喷出血液来。

    眼见是不能救了。

    几个下属大叫一声大公子,面面相觑之后,也都举起了佩剑。

    一行十九人,连同他们的主子郑克臧一起,自刎在这断壁前。

    夜风萧瑟,吹来海上的腥味,以及不知道烧着了什么的焦味。更多的,还是血腥气。

    郑克臧死了,当然他的兵马也很快就是兵败如山倒。

    不过次日正午,就彻底败了。

    郑克爽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二十具尸体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只是跪下,对着郑克臧磕头。

    他心里想,其实有时候他不及大哥的。

    毕竟是他引来清兵,叫延平王府的基业毁于一旦。

    事到如今,倒是大哥自刎于此,他却还苟延残喘。

    他日后没有面目见祖宗了

    “司马大人。”郑克爽起身:“我大哥虽然还请司马大人允许我给他收尸。”

    “哎”司马勋叹气:“二公子说的什么话。大公子虽然与二公子有些隔阂。可毕竟也是延平王府的公子。如今人都去了,自然是要好生收葬的。如今天热,赶紧的装殓了,寻了冰块镇住。”

    司马勋吩咐道。

    郑克爽松了一口气,他是恨大哥,可也没法看着他暴尸荒野。

    “二公子,三公子和四郡主到了。”一个将军道。

    郑克爽回头,就见三弟和四mèi mèi都在。

    她们两个看着脸色很不好,不过倒是没有受罪。

    “三弟,四mèi mèi。”郑克爽叫了一声。

    素来和他们不亲近,可事到如今,却只有他们,才是他的亲人。

    “二哥,你还好么?你受伤了。”郑克至关心道。

    “不碍事。不碍事。”郑克爽想哭,可环境不允许他哭。

    “司马大人咱们办正事吧。我这一双弟妹素来没有参与什么事,还请司马大人给皇上上折子,饶恕他们,但凡有什么不是,我一力承担。”郑克爽再不看一双弟妹。

    “又说错了!”司马勋笑道:“皇上最是仁厚,你不必担心。”

    郑克爽笑了笑,与他一起回了许久不曾回的王府。

    事到如今,挣扎毫无用处。这几个月的鏖战,已经将郑克爽的锐气磨光了。

    眼下,他不想挣扎了,台岛归了朝廷就算了。

    他已经是罪人了,就这样放弃吧。

    也不要再叫台岛的百姓受苦了。

    清帝是不是个好的不要紧。关键是,他真的勤政爱民。

    这台岛归了他之后,就是他的子民了,他会对他们好的。

    郑克爽接了属下递过来的打印。这是属于延平王府的金印。

    他单膝跪地:“司马大人,请笑纳。”

    “哎,哎,二公子快起来。这东西,等进京之后,二公子亲自给皇上多好?我岂能拿?”司马勋扶着他:“眼下要紧的是安抚旧部。叫他们从心里不要闹。其余的,都可以晚一点。”

    郑克爽手一紧:“是。”

    是啊,皇上不可能叫他留在台岛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争?输了。

    不知忙碌了多久,郑克爽再见杜先生的时候,一双眼都无神了。

    “二公子,事到如今,后悔无用。若是二公子恨,就斩杀了我。毕竟是我撺掇了二公子的。”杜先生不惧生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