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44章 老了
    那封信果然叫太皇太后病情加重了。

    她不肯说,不过叶枣心里是有数的,所以这几天一直哄着。

    都说小一遍老一遍,人老了,有时候会像是孩子一般需要人哄着的。

    “皇上派人去了,虽说九公主在那里不必京城好,可也没那么差。那信,我也看了,哪里就那么差?不过是孩子家家的,见了家里人来了,就忙不迭的说自己过得苦罢了。九公主是跟您撒娇呢。”叶枣决口不提九公主不肯问候太皇太后的话。

    “也罢,我也没立场,哎”太皇太后摇头:“我只求,要是以后能的话,皇帝多照拂她一二吧。”太皇太后道。

    “这是自然的,皇上好歹和九公主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比旁人可不一样。不会不管的。”叶枣笑道:“快先喝药吧。”

    太皇太后应了一声,叫那木珠扶着她起身:“我这老婆子矫情了,劳烦你每天忙碌。”

    “哪里话,太皇太后好了,是我的福气。”叶枣笑着道。

    “臣妾看啊,这药,您一口喝了,然后喝点水。臣妾不是嫌弃喂您,只是那样平白苦的久。”叶枣道。

    那木珠倒是笑了:“奴才看,宸妃娘娘说的极是。”

    她就不喜欢大清这些女人们,生病了那个矫情样子。

    明明一小碗药,一口就闷了,非得拿个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喝,是怕喝不出滋味来么?

    “好。哀家都听你的。”太皇太后笑着,果然端起药碗,几口就喝了。

    外头忽然想起请安的声音,是四爷来了。

    叶枣起身,将药碗放好:“臣妾给皇上请安。”

    身后,那木珠和几个丫头一起请安。

    四爷扶着叶枣,又给太皇太后请安。

    “皇帝快不用多礼,坐吧。”太皇太后笑道。

    四爷坐在她塌边:“皇祖母好些了?”

    “嗯,好多了,都亏了这孩子照顾,我好多了,她可瘦了。”太皇太后笑着看叶枣。

    叶枣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不敢当或者是应该的之类的话。

    “宸妃待人真诚,待皇祖母也是真诚的。”四爷笑着看了叶枣一眼。

    这话,他说的发自肺腑。

    “是啊,是个好孩子。”太皇太后笑道。

    “娘娘快别夸我了,叫您说的我站不住了。”叶枣笑道。

    太皇太后点点头,也就不说了。

    四爷来说了一会话,宽慰了太皇太后之后,才带着叶枣离去。

    殿中,太皇太后躺下之后道:“我死了以后,你们也回不去。她们就算了,都是内务府来的,你们两个跟着我从草原回来的,就跟着伺候宸妃去,你们愿意么?”

    那木珠和乌云珠一惊,忙跪下:“主子不要说这个话!”

    “看的通透些吧,人还没个死?”太皇太后笑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只好应了:“是主子的意思,我们都同意。”

    “放心,那孩子是个好孩子,不是做面子的,端看她和太后不睦就知道了。我算什么,又不是人家的婆婆。”讨好她,没什么用处。

    不管是什么大事,她都帮不上忙的。

    “记住,要是有朝一日,九公主不好了,你们也记得说句话。不过,要是九公主以后也没心肝,那就不管她了。”太皇太后道。

    “是,奴才们记住了。”两个人忙道。

    次日一早,毓秀宫里叶枣才用过早膳,就见太皇太后宫里的大太监孙成来了。

    客客气气的请安之后就将礼单送上,说是太皇太后的赏赐。

    叶枣诧异了一下,展开礼单。

    一看便心里有数了,这是太皇太后一辈子的积攒。

    “这份赏赐,恕臣妾不敢收。”叶枣皱眉,她照顾太皇太后,哪里图东西?

    “太皇太后说,宸妃娘娘要是不要,就是就是瞧不上老婆子了。”孙成尴尬:“太皇太后说了,知道娘娘不稀罕。可她没别处赏赐了。”

    “还有五爷”叶枣皱眉。

    “太皇太后说了,五爷那,自然也是要赏赐的。也送去了,这些,都给娘娘您,还望您不要拒绝了。”孙成道。

    “娘娘,奴才斗胆劝您一句,您是不稀罕这些的,可太皇太后也是一片心意啊。”孙成讨好道。

    他也知道,主子没几个月了,要是能叫宸妃娘娘高看一眼,以后也算是有个着落。

    他们这样的老太监,一旦死了主子,就是个受苦的命了。

    “罢了,我收下便是了。”叶枣叹气。

    她很不喜欢这种托付后事的感觉,可太医也说了,太皇太后的病,最多过了这个冬天罢了。

    也是太皇太后给四爷上了折子,求四爷叫十三爷和十四爷先大婚吧。

    年初就定下了十三爷娶得是兆佳氏,十四爷娶得是完颜氏。

    之前两个人的格格也送进府里了。

    四爷想了想,还是准了。就定下八月里十三爷大婚,九月十四爷大婚。

    这头,太后不是很满意。这么着急,内务府也不能尽善尽美。

    可要是不办,一旦太皇太后去世了,那就是要一年以后才能办了。

    祖母过世了,孙子一辈总要守孝一年的。

    倒是十三爷省心,没有额娘管,横竖内务府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四爷关照了内务府,十三爷的大婚也不会潦草了。

    两个大婚后,暂时还住阿哥所,等一年以后府邸建成了,才搬出去。

    太后忙着张罗十四爷的婚事,裕贵人就成日里陪着太后,也出点意见什么的。

    太后倒是很满意她,懂事,听话。比后宫其他女子都好。

    何况,耿家没什么出色的身价,她自己又是个贵人,总要依靠她的。

    一时间,太后倒是期盼着裕贵人能生儿子了。

    就在这个关头,皇后又病了。她这一回,又是病来如山倒。

    才给太后请安回去,晒的热了些,进门不过走了几步,就栽倒在奴才们怀里了。

    杨嬷嬷急的什么似得,忙叫人请太医,又请皇上来。

    主子一来小日子就小死一回,在太后那站的久了,就撑不住了。

    皇后昏迷之后,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皇上以及后宫诸人赶来,才悠悠转醒。心里暗叹,身子是越发不成器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