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46章 闯祸
    阿圆和阿玲知道主子倒也不是为了是十三爷不满意。

    只是觉得这件事就是这么个办法,倒是觉得太后实在是冷漠了些。

    “主子有心,以后等十三福晋进门了,您赏赐重些就是了。”阿圆道。

    叶枣笑了笑,没说话,那时候,她赏赐重了,对十三爷可不好。

    “好在十三爷有差事呢。”阿玲柔声道。

    叶枣笑道:“阿玲看的清楚。”

    是啊,一个皇子,有差事和没差事可不一样。

    “给五阿哥请安,五阿哥吉祥。”

    外头传来声音,不多时,五阿哥就进来了:“给额娘请安,额娘吉祥。”

    “嗯,下课了?”叶枣笑问。

    “嗯,额娘,是不是皇额娘病了?”五阿哥过来问。

    “是啊,你皇额娘病了,一会你叫阿圆姑姑带你去看看你皇额娘,请个安。”叶枣道。

    五阿哥乖乖点头,他也不是第一次去坤宁宫了。

    他现在隐隐约约也明白了一些皇额娘的地位啊,额娘的地位之类的东西。

    所以,额娘既然叫他去,那就是一定要去的。

    五阿哥换了一身衣裳,就先去坤宁宫请安了。

    正是最热的时候,他也不用人抱着,自己走着去。

    坤宁宫里,见他来了,当然不敢不敬。皇后睡得沉,就没叫醒,倒是留着五阿哥喝了一盏茶。

    五阿哥小小的人,坐的稳稳的,喝了茶,然后告退了。

    等皇后醒来,听闻此事,才道:“虽然我不待见他们母子,可也不得不说,这五阿哥教导的好。”

    “是啊,五阿哥一言一行,很是有些规矩。”杨嬷嬷也不得不承认。

    “四阿哥也一样,有规矩,懂事,聪明。”皇后嘴角勾起。

    杨嬷嬷马上就懂了:“主子说的是。”

    “眼下,就盼着裕贵人也能生出个懂事聪慧的阿哥来。”皇后继续笑。

    既然优秀的皇子已经好几个了,就再多几个好了。

    反正都不是她生的,她又不怕别的。

    她是皇后,以后不管皇子们斗成什么样子,谁也不敢不敬她。

    斗着斗着,就需要她支持了也尚未可知啊。

    七月的时候,一场大雨下了七天七夜。

    就不说别处了,京城内涝,房屋损毁无数。

    直隶也是一度被大雨损毁了不少房屋和牲畜。

    北方大雨,就怕的是黄河决堤,虽然年年修建堤坝,可总是会决堤的。

    四爷每天等着信报,终于七月十三这一日见着了山陕交界处,黄河决堤,千里良田被淹没,无数村庄被淹没的信报。

    当时,又有种愤怒,老天果然残忍的感觉。

    可还有一种终于到了的感觉。

    这样的大雨,京城都房屋损毁了,皇后水位上涨,不可能不出事的。

    就在等信报的时候,四爷就已经将即将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

    所以眼下怎么办,叫谁去办,很是清楚。

    回京已经一年多的五爷再次被派去了山陕交界,一群户部吏部的官员都随行。

    其中就有叶枫。

    从京城出发,马不停蹄,也不过六日就到了。

    而京城里,纵然是房屋损毁了不少,可雨过天晴之后,街上还是一片繁华。

    至于受灾百姓,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救助和安抚。自然闹不出事来。

    谁敢叫京城出事?

    所以,一帮子纨绔子弟们,还是一样上街玩耍,他们才不在意什么灾情不灾情呢。

    一处书楼外头,叶恒百无聊赖的站着。

    他是听了阿玛的话出来买书的,可是如今是进都不想进去。只叫小厮去了,自己外头等着。

    “嗨,你看那个傻小子,像个呆头鹅。”一个纨绔哈哈笑着,指着叶恒。

    叶恒皱眉:“闭嘴,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纨绔不服,他就没见过这小子,哪里的混蛋?

    两下里就吵起来了。

    叶恒也不光是带着小厮出来的,还有家丁。

    对方纨绔五六个,也都带着人,且更多。

    眼下就要打起来了,叶恒的小厮眼尖,忙跑出去找人。

    好在这里距离家里不远,他很快集结了一帮子家丁出来与这些人对打。

    对方得知叶恒是侯府的二爷之后,也就不敢再欺负了,一场祸事倒是消弭于无形。

    可叶恒心里却记恨不已。

    “骂我那个是谁?”他气呼呼的。

    在宜安县这么多年,只有他骂人的,从没有别人骂他的!

    “回二爷的话,那是恒亲王的小舅子。他姐姐是刘佳氏,是恒亲王家里的一个格格,据说很是得宠。”所以也就纵容着这混球四处找事。

    “我呸!我姐姐还是宸妃娘娘呢!”叶恒立马就怒了。

    他丝毫不觉得恒亲王算什么东西,反正大姐得宠!

    小厮自然赔笑,倒也不觉得方才那纨绔算什么。

    不过,这刘家也算是精明的,那小子叫刘牧,他闹事家里知道了之后从不姑息。

    这回家里知道他惹得竟是炙手可热的安宁候家的嫡子,吓得魂儿都没有了。

    将他一顿好打,又带着他,带着礼物上安宁候府请罪去了。

    叶明远心里虽然心疼儿子,却也知道这是个误会,很是客气的接待了刘家人,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可叶恒心里,却是记得死死的。

    这刘牧,叫他当着那么多人丢人,他差点就挨打了。不教训刘牧,他心里可过不去!

    七日后,带着一群家丁,埋伏在刘牧出没的地方将刘牧打了一顿。

    直打的刘牧爬不起来,这才散了。

    刘牧被自己的小厮背着回了家,就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不等郎中shàng mén,一条小命就已经没有了。

    小厮不敢瞒着,据实已报。

    刘老爷子只管哭,并不敢找叶家麻烦。

    不过,嫡妻宋氏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怎么肯善罢甘休?这刘家再是有权势,都与她无关了,她怕什么?

    于是,趁着刘老爷子不备,进了奉天府,将叶家与叶恒告了去。

    这要是换个知府,也许这事就沉了。

    可眼下这位奉天府府尹却是个硬骨头,别说是个侯府的次子了。就是皇子,他也没有不敢动的!

    俗话说,就是个二杆子。

    所以,当下就冲去了叶家,将叶恒带进了奉天府。

    一时间,叶家好比天塌了似得,叶枫又不在,只好又觉罗氏传话,求见宸妃娘娘了。

    一般都叫知府,唯有奉天也就是京城的地方官叫做府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