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47章 贤妃
    叶枣见了觉罗氏,听她说完就皱眉:“真是胡闹!”

    “如今这宋氏不依不饶”觉罗氏皱眉。

    “人家不依不饶有错么?人家的儿子死了!”叶枣皱眉。

    “娘娘”觉罗氏忐忑。

    “我不可能包庇他。”叶枣哼了一声:“嫂子说清楚了,可真是误杀?”

    叶恒带人去打一顿,是为了泄愤,不是为了shā rén,这是唯一的突破口。

    “真是误杀,二弟毕竟也不敢shā rén的。”觉罗氏道。

    “我争取能叫他活着吧。嫂子先回去,这事我会叫我的人去了解一下的。”叶枣道。

    保住叶恒一命,是为了早逝的嫡母塞米尔氏罢了。

    当初,嫡母对叶枣很好。护着她长大的。

    虽然她不是原主,也不能忘恩负义。

    觉罗氏忐忑的去了,她心里也清楚,总不能叫娘娘以权压人吧?

    顺天府尹叫做贺三同,山西人,坐上府尹不过三年罢了。

    可他是个硬骨头,上任后,手里从不容情,这些年里,破案不少,颇为得百姓爱戴。

    叶枣第一时间叫小亭子去了解情况,吩咐了小亭子,不要叫府尹大人觉得她以权压人。

    另一头,叶枣去找四爷了。

    四爷最近忙的要命,这点事,想必还不知道呢。

    乾清宫里,叶枣终于见着四爷,就皱眉了。四爷忙的瘦了不少。

    “有事找朕?朕这几日忙着,你只管说。”四爷坐下。

    叶枣叹口气,将家里的事说了:“皇上忙成这样,我家里添乱,我心里过不去。”

    “罢了,这不算什么。朕叫苏培盛去一趟奉天府。你弟弟毕竟打死了人命,不可能不管的。朕叫他轻判就是了。”四爷一样只有一个原则,保住叶恒的命就算了。

    “臣妾不是来求恩典的。”叶枣道:“臣妾是先来跟皇上说了这件事,也请罪。”免得有心人传话。

    “你”四爷有些疑惑。

    “这件事上,叶恒倒也不是蓄意shā rén。只是人家的孩子毕竟是死了。奉天府尹怎么办都好,误杀也没有直接回判死刑的。进而可那刘家小爷是回去之后才死了。误杀是对的,误伤也是对的。”

    其实是伤人之后,导致对方死亡。

    “你想如何呢?”四爷有兴趣了。

    “这件事,臣妾自己办吧,皇上放心,臣妾不会叫皇上难看的。”叶枣道。

    四爷笑了:“好,朕信你。”

    “皇上忙是忙,就不好好吃饭睡觉了?才十几日不见,眼窝深了。”叶枣说罢家里的事,皱眉看四爷。

    “你叫人送来的汤水朕都吃了!”四爷忙道。

    “那就是睡得太少了。”叶枣哼道。

    四爷赔笑:“这不是特殊时候么,朕没法子。过几日就好了。”

    “那也要早睡,那么多大臣是干嘛用的?”叶枣又哼了一下。

    四爷笑着拉她的手:“好,朕记住了。你不必担心,万事都有朕。”

    叶枣嗯了一声,见苏培盛在外急吼吼的样子,偏不敢说话,就知道四爷还是有一堆事。

    便告退了。

    只要她有事了,他百忙之中也要抽空能见她,叶枣觉得已经很好了。

    出了乾清宫回了自己的毓秀宫,小亭子也回来了。将事情说了一遍。

    叶枣点头,心里有数了。

    次日一早,叶枣又叫小亭子去了奉天府。

    这一回,不像是昨日的低调。她叫小亭子穿着大太监的衣裳去了的。

    奉天府外头,小亭子朗声道:“宸妃娘娘有话,幼弟叶恒纨绔,纠结家丁殴打刘牧,导致刘牧重伤不治。深表遗憾。今奉天府尹贺大人秉公执法,娘娘十分放心。宸妃娘娘叫咱家转告贺大人,万不可因为叶恒是宸妃娘娘的弟弟,就可以宽宥。”

    贺三同倒是有些意外,昨日这太监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宸妃娘娘要保住弟弟的命呢。

    不过这太监很是和煦,他也没说什么、

    今儿这一出,他倒是意外了。

    便是悲伤愤怒如宋氏,也是意外的。

    她原本也知道,叫叶家二爷给自己的孩子赔命是不可能了。但是她就是不想放过他!

    叶枣这样形式,就是京城百姓也是称赞的。

    可不是么,是宸妃娘娘的弟弟惹事了,又不是人家宸妃不好。

    人家这不是很是公正么?

    又有人也说那刘牧自己也不是个好的,平日里没少欺负人云云。又有人翻出其实是刘牧先欺负了叶恒,才招致报复的话。

    并且,五爷府上的刘氏也传话回来,叫嫡母不要闹了。

    她哪里敢惹大名鼎鼎的宸妃呢!

    最终这件事的结果是叶恒被判了个流放,流放三年。三年内不得回来。

    并且走的时候,是当着百姓的面,在奉天府外头打了他三十个板子,打的皮开肉绽的。

    如此一来,宋氏也没话说了。毕竟人家不是谋害她的儿子。

    如今叶恒被打的这么惨,又要流放,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呢。

    侥幸活着了,也是命大罢了。

    宋氏痛哭了一场,也就罢了。

    叶恒心里,如今不气别人了,唯独把个叶枣恨之入骨。

    他离京这一日,叶枣叫人送去宋氏那里一些金子和布匹。

    shàng mén的是珊瑚,珊瑚柔声细语:“娘娘说,给您什么也弥补不了您的伤痛。这些只是聊胜于无。娘娘跟您道歉,是娘娘自己没管住弟弟。叫您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臣臣妇不敢。”宋氏心里又是惶恐,又是伤心,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姑娘多谢娘娘”刘老爷子也是不知说什么好。

    “娘娘说了,这回的事,都是叶家的不是。以后刘家有事,可找叶家帮衬。您二位就好好过日子吧。都好生调理身子。”珊瑚笑道。

    送走了她,老两口心里都是一个感觉,后怕。

    便是宋氏,伤心之余,也觉得后怕了。

    叶枣又叫人赏赐了奉天府尹贺三同的妻子,赞她贤惠。

    也隐晦的夸贺三同秉公执法是个好官云云。

    一时间,贺大人成了贺青天。

    而宸妃娘娘,也成了百姓口中交口称赞的一位贤妃。

    这倒是众人始料未及了。后来一出戏,叫做出青云就是这个故事的演变。当然,这是后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