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50章 怀疑
    “主子,齐妃娘娘真是越发奇怪了。”回了毓秀宫,几个奴才伺候叶枣更衣之后道。

    正这时候,五阿哥回来了。

    叶枣也没留心,只是一边看着奴才们伺候五阿哥洗漱更衣,一边道:“从这一回齐妃管事之后开始算。咱们宫里进出的物件都好好查一查。”

    “是。”阿圆应了一声,就要去吩咐。

    “还有!”叶枣皱眉:“还有新来的人,也好好查。叫人盯着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就先掬起来再说。”

    “阿玲,你和李照一起,最近好生留意五阿哥那边。”

    众人见叶枣谨慎,也都认真严肃起来。

    五阿哥洗漱好了过来,就听见了一部分。

    虽然他不懂,可也看得出额娘的不同。

    轻声叫:“额娘,你怎么了?”

    “额娘眼下是没事,不过额娘觉得有人给额娘挖了一个坑。”叶枣拉着他过来,拦住:“你说额娘怎么办呢?”

    “啊?谁给额娘挖坑了!在哪里,我去看!”滚滚马上就挣扎起来了。

    “傻孩子,这坑是看不见的。”叶枣低头,亲了亲五阿哥的头:“不怕,额娘自己找找,找到了就填上,找不到那就要遭罪了。”

    “额娘”五阿哥不懂,完全懵了。

    “不怕,就算是额娘掉了坑,你还是你皇阿玛的皇子。”叶枣笑了笑。

    “额娘!我要额娘!”五阿哥虽然不懂,可还是觉得不安。

    “好,既然滚滚要额娘,额娘就卖力些,找出这个坑,以及挖坑的这个人!”叶枣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齐妃出了什么招,看起来,似乎是个厉害的招数啊。

    “额娘!”五阿哥更不安了。

    “不怕,不要慌。记住,任何时候觉得不安全了,都不要紧张害怕。一旦你怕了,紧张了,就要输了。”叶枣轻轻摸着孩子的脸:“小心点,谨慎点,永远将自己身边的隐患剔除了。外面来的伤害总是有限的。”叶枣认真道。

    “是,额娘,儿子记住了。”规矩学过之后,五阿哥就懂得了。额娘这样说话的时候,是教他呢。

    教他,就不是日常对话了。

    “嗯,佛尔衮这样聪明,会懂得。”眼下,便是他说懂得了,记住了,也是没用的。

    “嗯。”五阿哥点头,然后抱住额娘的腰:“额娘不怕,滚滚保护你!”

    “好啊,额娘的小男子汉长大了。”叶枣笑着抱住他。

    母子两个摇着说亲密话。

    良久,五阿哥才觉得饿得厉害了,扭捏着说自己饿了。

    叶枣失笑,狠狠亲了他好几下,拉着他用午膳去了。

    午膳后,娘俩各自午睡。

    睡醒一觉,阿圆就来了:“禀报主子,奴才已经把这些时候进出咱们毓秀宫的东西都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啊。”

    “并且,能查的地方都查了,只剩下了您的正殿和五阿哥的东侧殿了。”阿圆道。

    “既然这两处没查,就查一遍,也免得叫人人家查出来什么。”叶枣皱眉。

    越是没问题,她越是疑惑。

    齐妃素来不是个那种性子的人,她凭什么会忽然改了性子呢?

    皇子们一年一年大了,就算是为了争宠不斗,为了太子之位绝对也是要斗的。

    虽然素来觉得齐妃不是个会害人的,只会欺负人罢了。

    可为了孩子,谁知道呢?

    皇宫和府里究竟不同,如今的李氏,是有一个实实际际长子的妃子!

    她只怕,最不能容的就是她叶枣和五阿哥了吧?

    “那几个新人,好好盯着。一旦有问题,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不怕死!”虽然觉得是齐妃,可也不好说。

    太后,皇后,禧贵嫔,哪一个也可能。

    这些年,看似她与齐妃势均力敌,却其实,叶枣的恩宠就已经赢了。

    阿圆认真应了,就去找消停商议去了。

    傍晚,四爷召见叶枣去伴驾。

    叶枣去的时候,四爷却还在忙,也刚送走了一匹大臣。

    等终于见着了,四爷叹气:“你来了,朕忙的腰疼。”

    “忙成这样,还叫我来。”叶枣过去,福了一下身子道。

    她穿水红色的夹袄镶嵌着银色滚边,同色旗装绣着细碎的花瓣。袅袅婷婷走来,哪里像是一个有六岁孩子的额娘?

    四爷拉着她的手叫她坐下:“许多日不见你了。”

    四爷想,挺想她的,怕是有七八日不曾见了。

    “你可好?”四爷将她抱住问。

    “好,我也挺忙,今日还没去看太皇太后呢,倒是她老人家传话,今儿忙乱,就不必去了。”叶枣环住四爷脖子:“充实了,都顾不上想爷了。”

    “没良心的狐狸。”四爷捏她的脸颊。

    “什么时候忙完呀?中秋节?”叶枣问。

    “灾情已经稳定住了,可今年因为大水,山陕交界处是颗粒无收。这还是要朝廷管的。”四爷叹气。

    “人还生病呢,这么大一个国家,也一样是会生病的。有皇上,有朝臣,一定治得好,时间问题罢了。”叶枣柔声细语道。

    四爷笑她这个比喻,虽然有些糙,不过却真是恰当。

    可不就是么,黄河,就是个大病灶!

    “之前我听说如今的台岛建设的极好,咱们的商队也终于出海了是不是?”叶枣问。

    “是啊,台岛如今还算和顺。也是乌克善的功劳。一帮子官员,倒是都得力。”四爷笑道。

    “来年,是不是乌克善大人就要回京述职了?”叶枣又问。

    “嗯,来年三月。是有一批官员要回京。你舅舅也该回来了。”四爷笑道:“你舅舅如今已经是宁波知府了,这些年历练的不错。”

    “自打皇上登基,就没见过舅舅了,想了想,六七年了吧?”叶枣笑了笑:“来年也好歹见一面。”

    “你舅舅是个有本事的,朕也没想到他做的这么好。”四爷笑道。

    “那是皇上栽培的好啊。”叶枣笑着亲四爷。

    “你家里的事,你不要介意,朕知道不是你的错。你办的很妥帖。”四爷想,她也算是办的很利索了。

    又赚了些好名声,不过也不碍事。

    她是他心坎里的人,只要这好名声不是歪着得来的,都无所谓。

    叶枣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