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52章 害怕
    乾清宫里,四爷还没睡呢。

    他手边还有一摞折子没批完。

    小亭子来的时候,苏培盛都诧异了:“怎么了这是?”

    这个时候来,莫不是宸主子或者是五阿哥有什么事?

    “苏爷爷,奴才要见万岁爷。”小亭子当然不能说,只好严肃道。

    苏培盛看了他一会,心想,平素这小子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人

    也罢,也许真是有事呢。

    “你等着。”说着,苏培盛就进去禀报了。

    四爷当然不会不见,叫小亭子进来问道:“有什么事?”

    “奴才该死,奴才不敢说,还请万岁爷移驾。主子说了,十万火急。”小亭子跪下,利索的说完,磕了三个头。

    苏培盛也没斥责,只是皱眉。

    四爷放下手里的笔:“既然是这样,就过去看看。你这奴才要是敢有一丝说话,朕活剐了你。”

    四爷心里很担心,不管是枣枣还是五阿哥,出事了他都担心的不得了。

    根本顾不上更衣了,只披着斗篷,就往毓秀宫去了。

    到了门口,甚至不许人通报,就径自进去了。

    正殿中,灯火不是很亮。

    四爷一进去,就看见了站在当地的叶枣。

    她穿着水碧色的旗装,披着斗篷,站在当地。头发长长的垂着,没有用任何首饰。

    显然是已经睡下了的。

    便是殿中灯火不亮,四爷也看得出她脸色苍白。

    四爷脚下快了几步,上前拉着她的手:“怎么了这是?”

    “皇上。”叶枣叫了一声,有些干涩。

    事到如今,不得不说,她有点怕。

    说是怕失去如今的好日子也罢,还是怕失去自己的孩子也罢。

    或者就是怕他以后不再关注她,不再关怀他也罢。

    反正她怕。

    面前是一身明黄的他,可她背后是黑暗。

    他要是不肯拉她一把,她也许就要跌落进黑暗里了。

    “到底怎么了?是滚滚?”四爷皱眉,被她弄得更是不安了起来。

    叶枣摇头:“滚滚在睡觉。”

    “那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与朕说啊。”四爷叹气:“先进去,天冷了。”

    叶枣拉住四爷的手,不肯进内室:“皇上”

    “枣枣到底怎么了?你不说,朕如何知道!”

    “罢了,你说。”四爷指着阿圆。

    阿圆扑通一声跪下,却也不敢开口。

    四爷脑门都疼了:“你们主仆这是要急死朕?”

    “有人陷害我。这个陷阱,我纵然出来了,也是沾一身荤腥。”叶枣艰难道。

    “你”四爷诧异:“你不是好好的?你说吧,朕都给你做主。”四爷即便聪明,也想不到到底她是怎么了。

    “罢了,带出来吧。”叶枣叹气,就算是不说,还不是要说的

    里头,小林子被带出来了,他依旧五花大绑,见了皇上只觉得浑身都冰凉起来了。

    “小亭子,你说。”叶枣有些没力气道。

    四爷及时扶住她:“有什么话,也坐着说,别犟。”四爷心里很糊涂,也有些恼火。

    他觉得,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至于叫她这样。

    他还不够纵容她么?

    不过,见她这样失态,四爷哪里忍心与她生气。

    到底四爷还是扶着叶枣坐在了外间软榻上。

    “回万岁爷的话这个小林子,是前些时候内务府送来的奴才。今儿晚上,与他同住的周海发现他不对劲,就就来报给了奴才知道,奴才奴才就发现,他不曾净身。”

    小亭子艰难的说完,就像是一身的力气都没有了,跪在那,都像是要倒了。

    四爷愣住了,苏培盛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完了,这回这事出大发了!

    这是谁这么缺德?

    这是害了宸妃,可也害了一帮子人!内务府这回绝对脱不了干系了!啧,这荣亲王真倒霉,才上任!

    苏培盛又想,还特么有心情想别人自己个也倒霉了!

    这后宫里的太监,他也有监督的责任啊!

    “不知是谁,这般狠毒。从我的宫里,找出一个男人,我如何洗的清楚。害了我,也害了我的儿子。我要是挂上个淫荡的名声,五阿哥一生就毁了。我与谁,有这样的仇恨?”叶枣一字一句,慢慢的,深深的说着。

    四爷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皇后。

    “不要胡说!”四爷皱眉:“什么淫荡!谁敢说你。”

    “可这人,我解释不清楚。”叶枣看着四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四爷:“他进来毓秀宫,一个月了。”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在她宫里一个月了。

    这哪里能说得清楚呢?

    四爷一时间,没有说话。

    四爷毕竟是古代皇帝,他不可能丝毫不介意的。可事关他喜欢的女人,他首先想到的是谁陷害她。

    固然一个男人在她的宫里呆了一个月是一件难看的事,可四爷想的是,她也不知道。

    今儿知道了,不就急着告诉他了么?

    她信任他,方才还那么害怕,他不能怪她。

    就在叶枣都觉得该放弃的时候,四爷的手伸过来,拉住她的。

    他的手热乎乎的,对比她的手却是冰凉。

    “拿个毯子过来。”四爷说着,阿圆愣了一下,甚至没反应过来。还是阿玲去了。

    早在出事,这屋里就留下了阿圆阿玲和小亭子周海,以及绑着的小林子。

    其余人,一概不许过来的。

    毯子拿来,四爷接了,给叶枣盖在腿上:“出什么事,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子,已经深秋了,你不管自己是要朕心疼?”

    “我以为有今日之事,以后我就没有人心疼了。”叶枣低头,轻声说着。

    四爷却看见,她落下一滴泪。

    心瞬间就疼了起来,这傻狐狸。

    便是难过害怕,也表现的这么坚强和潇洒。真傻。

    “苏培盛,将他送回内务府,交给索伦图。记住,朕要听真话。给朕好好审出他背后的主子来!要是挖不出真话,你和索伦图提头来见!记住,明日正午之前要是审不完,你们就不必回来了。”

    四爷起身,看了那绑着的小林子几眼,淡淡的却带着雷钧之势道。

    “是,奴才遵旨!”苏培盛忙跪下。

    “你,跟着去!”四爷又指了一下小亭子,也指了一下周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