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68章 求见李氏
    “本就是皇家园林,想来了求求皇上就好了。”叶枣笑了笑。

    她可不要,太显眼了。

    “好吧,走吧。”四爷笑了笑,牵着她的手往里去。

    他们住的这一处,叫做白鹿台。

    外头种着一圈的凤凰花,不过不是花期,只有叶子也泛黄了。

    倒是后头一片菊花开的正美,梧桐叶子正半黄半绿的,倒是颇有看头呢。

    “这里应该初夏的时候来,梧桐花开了正美吧。这么多梧桐树呢。”叶枣笑道。

    “明年来就是了,桐花是很美。”四爷想着那浅紫色的桐花开遍,也觉得景致好。

    “在圆明园里也种上些梧桐树可好?来年就有花看了,香山虽然好,可是太远了。”叶枣看四爷。

    这点事,四爷当然应了,当下就吩咐下去,横竖有人操办。

    香山园林景色美丽,当天,叶枣午觉也不睡了,就与四爷四处逛起来。

    因为地方太大,走不动,四爷就直接将她抱上马背,骑马与她园子里溜达。

    横竖只有他们两个主子,也不怕不好看了。

    与此同时,紫禁城里,大公主犹豫再三,还是去了坤宁宫。

    她不亏是四爷现有的孩子里最大的一个了,其人很是有些魄力。

    她也不叫弟弟来,只一个人,就往坤宁宫来,求皇后了。

    素来皇后与额娘关系不好,甚至那一年额娘肚子里成型的孩子也是

    可是这时候,她就觉得皇后会答应她去见见额娘。哪怕是抓个把柄呢!

    皇后肯定不会愿意叫宸妃一人独大,她肯定希望有人给宸妃找个麻烦。

    果然,她说明来意,皇后沉吟:“是你皇阿玛不许李答应见人,本宫又有什么办法呢?”

    “皇额娘,女儿不是不懂事,只是有些事想问问李答应。忽然就出事了,之前的事女儿只需问几句话,求求皇额娘了。”大公主跪下。

    “你孝顺,我心里有数,只是”皇后叹气:“你皇阿玛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李答应如今究竟是罪人了。”

    “皇额娘,女儿都知道,要是皇阿玛追究起来,女儿自有话说,不是皇额娘的错。皇额娘是经不住女儿的苦求。”说着,大公主就磕头。

    一连磕了七八个,皇后才扶起她:“罢了,那你去吧。到时候你皇阿玛怪罪下来,本宫会给你求情的。”

    这言外之意就是,怪罪下来了,就都是你的错。

    大公主磕头磕的有点晕,还是忙不迭的谢恩,起身告退,匆忙往颐和轩去了。

    “李氏不成器,这大公主,倒是个厉害的。有皇上几分品格呢。”皇后笑了笑,不甚在意。

    “主子,您何苦沾手这个事呢,那李氏是不能翻身了。她的事,沾手不好吧。”杨嬷嬷担忧道。

    杨嬷嬷过这个年,可就六十四了,实实际际的年纪不小了。

    如今是眼花腰软的,实在不及几年前了。

    “嬷嬷不必担心。正是因为李氏起不来了,我才叫她去见。”真的要是李氏能起来,她才不管。

    对李氏,她是有恨的。

    她当年不得宠,有了弘晖还是比不过李氏。四爷在意弘晖,可不甚在意她这个人。

    她是福晋的时候,四爷给她面子,可多余的感情是一分也不给的。

    可李氏呢,有宠爱,有孩子,还有了侧福晋的位份。

    她多张狂啊!不敬福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满人的嫡福晋和侧福晋之间,虽然也是妻妾关系,可是到底没有汉人那么严格的界定。

    所以,李氏仗着这个,没少给她出难题。

    对付一个李氏一点都不难,难的是,四爷的心不在正院。

    也就是那时候,她与李氏斗,弘晖病故了。

    弘晖当然不是李氏下的手,可是要不是一心与李氏缠斗,弘晖也许不会死呢?

    所以后来,她对李氏的时候,总有这样的想法。

    下手也从不肯轻了。

    如今,李氏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她怎么可能叫她起来?

    这一点上,她与宸妃倒是一致。不叫李氏死了,就叫她活受吧!

    颐和轩里,见了大公主,两个奴才也不敢拦着。大公主既然得了皇后的同意来了,他们拦着不是得罪人?

    虽然心里忐忑,可一个公主,究竟不能在宫里随意罚奴才的。他们也不怕。

    别说是公主了,便是二阿哥来,也不好在皇上的后宫里惩罚奴才。

    所以,她们有恃无恐。

    大公主自然知道这些,也想到额娘的日子是怎么艰难了。

    所以并不难为这两个人。

    只进去见李答应。

    李答应见了大公主,一时间愣怔当场,母女两个顾不上说一句话,大公主扑过去就跪下,抱着李答应的腿哭起来。

    李答应蹲下,抱住大公主,母女两个就在廊下哭成一团。

    哭了好一会,李答应才拉大公主:“有话进来说,外头凉了。你是姑娘家,不能受寒。”

    这话,素日里李氏也说,大公主只是点头,心里一片酸楚。

    额娘究竟是疼爱她们的。

    李答应前几日挨打太狠,脸颊上还有红痕,没有药膏,靠自己哪有那么快好?

    甚至她想用热帕子敷一敷都没有多少热水,能喝上热水就不错了,还是自己烧的。

    外头有个煤炉

    问出来难堪,大公主只当自己看不见额娘的脸是怎么了。

    她想,额娘当年最初伺候皇阿玛,那会子福晋进门都比她晚,难为是有的,可这样直接上手打肯定没有。

    后来,额娘就成了侧福晋,进宫后一直位份不低。

    到今日,却一下子成了答应。

    答应是什么

    要是刚进宫的秀女也罢,那是正经册封的。下面奴才看人下菜还得几年确定她们无宠呢。

    可额娘这样的,她得罪的人不少,一夕之间从天而降

    只有被人磋磨的份儿了。

    “额娘,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与我说,我求求皇阿玛去啊。”事到如今,大公主不信什么谋害宸妃的话。

    她想知道到底怎么了,是有冤屈还是没有。要是有,她帮着额娘啊!总不能看着额娘这样过一辈子。

    “松格里。”李氏艰难的叫女儿的名字:“额娘不冤枉,你不要找你皇阿玛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