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76章 复杂
    叶枫其人,有个好处。

    那就是他本就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或者说,他胆子小。

    叫他支应门户,不见的多好,但是要叫他谨慎小心不被人算计了,还别说。再是个老实人也还是能做到的。

    不贪心,不冒进,万事不粘手,这就叫人无孔可入了。

    叶明远是个个耳根子软的,可如今他疼爱之极的嫡子出事远走去,跟前就只有长子了。

    何况,叶明远这些年浑浑噩噩是不假,可究竟也是做官的,不是个傻子。

    这时候,他也知道叶家是什么样子。也知道这时候低调些好。

    所以,叶枫见过了宸妃娘娘之后,回来与叶明远一说,叶明远也是忙不迭的点头:“正是该如此,咱们家如今也是该低调些。前些时候,我还遇见了隆科多大人,他叫我喝酒去,我可万万不敢啊。”

    叶枫点头:“阿玛这般是最好,隆科多手里有兵马,咱们是不宜走近的。”叶枫道。

    他心里想着,叶家不光是眼下要注意,以后更要注意了。

    谁也不曾想到,mèi mèi竟然走到了今日这一步。

    她不说,叶枫也知道,她在宫里也是步步艰难。

    虽然眼下瞧着,是李氏落败,mèi mèi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是这其中艰辛困难危险谁知道?

    一个不慎,李氏的下场就是mèi mèi的。

    盛宠之下多荆棘,皇宫里的路,岂是那般好走的?

    何况,mèi mèi从一个贝勒府侍妾走到今日,得罪的人只怕是多。

    她还有子嗣,五阿哥聪明伶俐,皇上的皇子皆为庶出,没有什么高低贵贱。

    如今只有mèi mèi是妃位,她的子嗣,却是最高贵的。

    后宫争宠,前朝一样争宠。

    毕竟皇上还未立下太子,为后宫争宠就已经是你死我活了。在为了前朝争夺太子之位

    只会叫后宫争斗更加厉害。

    叶家什么也帮不上忙,只能不要给mèi mèi拉后腿了。

    “想来,娘娘在宫里日子不易。儿子不才,不是什么经天纬地的人才,不能报效朝廷。”叶枫叹气。

    “哎,娘娘不容易。”叶明远也叹气,回京之后,与叶枫一处,渐渐的也想起他们小时候的事来了。

    嫡出子弟不争气,倒是打小精心养大的长子一步步成熟了。

    叶明远也不是瞎子,哪里看不见呢?

    这会子,心里纠结的厉害。

    不过,还是知道,只要长女好了,这一家子都好。

    被发配到了青海的叶恒也能好生回来,以后还有个前途。

    “这些事,阿玛都知道。”叶明远拍拍叶枫肩膀。

    自打这回回京之后,他就彻底叫家里改了称呼了,儿女们都叫阿玛。对着陶氏,叫不出一个额娘来。就叫母亲。

    叶明远生怕被人抓了把柄。女儿是后宫里的高位,他家里本就是汉军旗。

    要是称呼上不注意,叫人参一本,可是麻烦事。

    “是,儿子也会努力的。”叶枫道。

    父子两个说过话,叶枫就回了后院觉罗氏这里。

    觉罗氏最近身子不大好,有些病歪歪的,可每天还是早起请安,后院里一应事物,也是她管着。

    陶氏眼下还没接手呢。

    “爷回来了。”觉罗氏本来在外间榻上歪着呢,这会子见叶枫回来,忙爬起来要下地。

    “这里这么些人,就差你起来么?怎么就是不听呢?”叶枫心疼觉罗氏,叹气过去:“今儿可好些?太医也不许我叫,你是要如何?你要有个好歹,你叫我和珍姐儿怎么办?”

    “呸呸呸,爷这话才不吉利呢。我不过是病了,你说什么呢!”觉罗氏叹气道。

    “还是外头的大夫不成,叫太医吧。”最近外头不太平,所以觉罗氏总拦着。

    “不必了,我自己身子还不知道?”觉罗氏拉她。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时候也不在意自己的身子!”叶枫忽然生气了:“你但凡有一丝与我天长地久的心,就不会这么糟蹋自己!”

    门外,叶珍正好过来见额娘,听着这些话,吓得脸白了。

    被她奶娘拉住,摇摇头。

    被拉出了正院,奶娘轻声:“大姑娘别恼,奴才瞧着,眼下叫大爷和大奶奶闹一回也好。”

    叶珍不懂,她奶娘只是拉着她回自己的院子才解释。

    “大姑娘可不能跟你额娘学!你额娘啊,孝顺恭敬,对上对下都极好。就是对自己太苛刻了。女人本就活的艰难,这么为难自己,是怕自己好受么?”

    “奶娘,你不是不知道,我额娘她是因为”因为无子,总觉得自己低了一等。

    “这便是你额娘的错处!”奶娘毫不客气,她可是被宫里的娘娘点拨过的人,自然不会把个叶珍教导的像是个傻子一般。

    “头一条,你阿玛可从不嫌弃你额娘。宫里头娘娘不嫌弃,你说你额娘还自己这么苦着自己做什么?”奶娘道。

    叶珍呐呐,不知怎么回答。

    “再者,你额娘对那边,太客气了些。”奶娘说着,对着陶氏的院子努努嘴。

    叶珍有些茫然:“祖母不是挺好的么?”

    “额娘病了这些时候,她换着请了多少郎中了。额娘病的最厉害的时候,一天三四波郎中的来瞧呢。额娘不是好了些?”叶珍不解。

    “哎!大姑娘啊!奶娘的大姐儿啊!你还你不懂啊。”说着,奶娘慈爱的抱住叶珍。

    “正是这样,才是害人呢。”奶娘早就挥手,叫小丫头都出去了。

    “你额娘是个什么性子?不肯有一丝一毫在人前失态的人。那边一天叫了三四波郎中来,你额娘就得起身三四波,这么着,是好还是不好?病重的人,经得住这么折腾?可这说出去,你额娘能说什么?是婆婆心疼儿媳妇罢了。这里头的艰难,谁能理解?”

    叶珍瞪大眼,有些不可置信。

    “再者说,你额娘无子,自己都委屈。这般叫婆婆几天就叫城里的郎中来了个遍,说出去是说她病重啊?还是轻狂?真要是疼爱,就该劝着叫一回太医,一次看好了,岂不是好?”

    叶珍瞠目结舌,完全没想到,后院里居然这般复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