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81章 朝中事
    “你既然愿意,我就着手叫我嫂子找人。你放心,我给你找的,定是配得上你的。”叶枣笑着拉阿玲的手:“等你生了孩子,孩子一岁了,就进宫,那时候五阿哥也搬出去了,你就跟着她。有你在,我放心。”

    阿玲跟着五阿哥,那真是天然的好。

    她是她身边出来的,这是其一。

    第二条就是她的性子,不多话,不多事,以后就是五阿哥大了娶妻生子了,也不怕阿玲仗着身份压着后院。

    这一点上,叶枣很是相信阿玲。

    说定了这件事,叶枣再去看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如今睡着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

    叶枣过来,果然她还是睡着。

    太医的意思是,睡着了就不要叫醒了,太皇太后如今精神短,睡着还好些。

    叶枣只是心里难过,这才多久,就这样了。

    半个月前,瞧着还好呢。

    看了太皇太后几眼,出来。那木珠跟着:“宸主子不要难过,太皇太后也不希望您难过的。”

    少小离家,草原上的亲眷都没了,剩下的也早就淹没了。

    这几十年,这两个老姑姑与太皇太后一样,既不觉得这紫禁城是家,也知道草原不再是家。

    明明身居高位,可却有种无可依附的心情。

    太皇太后病成这样,真心实意的来看望的,也不过是宸主子罢了。

    皇上来的多了,其余的后妃们也就都要来,可这种来,太皇太后也不稀罕。

    所以是一概不见的。

    “姑姑也辛苦了,顺道也叫太医瞧瞧你们几个。别太皇太后没事,你们倒是倒了。”叶枣道。

    “哎,宸主子放心吧。我们都好着呢。您也是,您都熬瘦了,太皇太后也心疼。”那木珠笑道。

    叶枣点头,看了看太皇太后摆在堂屋里的大座钟,然后退出去了。

    九爷果然没有赶上十四爷的大婚。

    他在九月初一的时候,就和几个户部官员一起出京,去南边了。

    这一去,不多久就是举朝震动。

    在江南盘踞了几十年的那几家人,就要倒了。

    这一回出京城的官员里,还有两个吏部的官员,其中一个,就是宸主子的哥哥叶枫叶子宁了。

    九爷心里有数,这就是皇兄叫他过去立功的。

    要说,这叶家也是立不起来。

    叶侯爷不成器,这个叶子宁会读书是会读书,可做官也就是个一般。

    还没儿子……

    九爷心想,果然不能叫一门抜尽风水!大约叶家的心眼儿都长在宫里宸妃娘娘一个人身上了。

    哦对,还有那钱先林的老婆也是叶家的闺女。

    啧啧,大约都在这两个闺女身上了。

    儿子可是个顶个的不争气啊。

    不过,不争气是不争气,可他命好啊。

    这叶枫,是宸妃娘娘唯一的嫡亲哥哥。这不,皇上记得他呢,给他个捡功劳的机会。

    这回来,可就不一样了。

    一路上,四爷对叶枫都很客气。

    何况,这叶枫和八哥关系倒是还可以,九爷自然不能怠慢了的。

    户部和内务府,吏部一起,要查账。

    这江南的账目,可不是一下子能查清楚的。

    九爷一到,就带着江南那边的驻军,就先把江宁府围住了。

    曹家李家孙家早就有了预感,可这几年,八爷九爷看的紧,想转移财产还是想磨平账目都不能够。

    陈家差一点,也是一样被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如今八爷九爷动手了,他们也只有认栽的份儿了。

    不出十天呢,就把这几家的亲眷都集中起来,该查的查,该封的封。

    竟是一点都不能漏出去。

    用四爷的话说,他们享受了这几十年,也当够了。

    宫里的皇子和公主,都未见得有他们家里的子弟过的好。绸子缎子,京城里皇族女眷都未见得见过。

    珍珠玛瑙,他们挑剩下的才进宫。

    男孩子们用的笔墨纸砚,哪一件不是精品上品?

    家里一桌膳食,一顿吃掉几百两银子也是常事。

    四爷说的时候冷笑:“朕的宸妃用一顿膳食,最丰盛的时候,也不过十几个菜。平时也不过就七八个菜罢了。最是奢侈的也不过就是吃个燕窝。他曹家是如何过日子的?”

    据闻曹家老太太一天吃三顿燕窝,吃鱼只吃鱼鳃一点肉。一盘子就要几十条鱼。

    吃鸭子只吃鸭掌上那一点点肉,其余一概不闻。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当然,曹家觉得自己冤枉。

    他们家过手的银子是不少,可多数都是伺候了皇上了,接驾了那么多次,哪一次不是花银子?

    何况当年太子爷还在的时候,每年送多少出去?

    可这些他们不能说。只能指望着皇上明白,而放他们一马。

    可四爷不能放。

    这几年,国库还是空虚的,虽然打台湾很顺利,花的比预想中少些。但是这几年里,灾害还是多,年年拨款下去。

    只看这几家过的日子,就能叫四爷愤怒。

    事实上,不只是四爷会愤怒,这样的臣子放在哪一朝代,皇帝都不会喜欢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年的康熙爷,需要江南这几家给他稳定江南。需要这几家给他充盈国库和私库。

    四爷一样需要,只是不需要他们了。

    守着库房的人,该有些油水,可是要是比主子吃喝的还要好,主子不会忍着。

    于是,京城里,皇宫阿哥所里十四爷欢天喜地娶媳妇的时候,江南正是凄风苦雨。

    朝中也一样是不安定,噶礼等几个大臣心里都是惶惶然。

    尤其是噶礼,他被调回京城的时候,就惶惶不可终日了。

    可这一等,将近三年就过去了。本以为事情不要紧了。可如今听着南边断断续续传回来的消息,竟是更严重了。

    一着急,一心慌,就要四处找人周旋。

    可他找遍了进城,竟是没人敢接手的。

    噶礼固然有银子,可是谁也不敢接啊,烫手!

    当今眼里不揉沙子,他才登基几年,就把台岛拿回来了。

    何等有魄力?

    如今江南的事,就算是觉得当今狠了些,谁敢说?

    何况噶礼几年前就被调回来了。要真是皇上要留着他,调回来做什么?

    叫他就在江南岂不是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