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07章 不一样啊
    张常在想了想,点头。

    既然宸妃娘娘说了,那就是这样了。

    “娘娘说的,奴才自然是信了的。奴才也没本事,不能替娘娘做什么,总是受着娘娘的庇佑,奴才实在是”张常在不好意思道。

    她还真是做不了什么。

    娘娘不需要她固宠,她也不敢。

    别的,娘娘一句话都办妥了,她真是受了庇护了。

    “你肯叫我庇佑,是信我,不必多想。没事的时候来坐坐,陪我一会也好。”叶枣笑道。

    等五阿哥来请安了,张常在也就起身告退了。

    五阿哥要去阿哥所瞧瞧,叶枣就叫他带着李照和阿圆过去了。

    “正好叫阿圆姑姑瞧瞧,差了什么,差了就及时给你补上。”

    “多谢额娘,那儿子去了。”五阿哥拱手,笑着走了。

    他穿着银色的常服,上头团龙密纹绣的精致。箭袖紧紧包着手腕,马蹄袖翻着。显得手臂都修长了不少。

    阳光下,小脸都发光。

    叶枣笑着看了他许久,直到走远了才道:“这孩子以后不知道什么样子,肯定不会丑了。”

    众人忙赔笑,当然不会了,长得十足随了主子的呢!

    叶枣笑着点头,她儿子,丑了还得了?

    阿哥所里,叶枣觉得不会丑的儿子,又开始嫌弃人家丑了

    四爷给四阿哥和五阿哥的院子里,一边放了一个老太监。

    多老呢,五十多岁了,就是来照看皇子们的。免得小太监们不懂事,夜里走水了,或者是出什么事了,却来不及。

    别的事,一概不许他们管,也不必回报小阿哥们的事。

    分给五阿哥的这个老太监见小主子来了,当然第一时间来拜见。

    这一拜见不得了,五阿哥当时就炸了。

    没当着太监的面说,只是扭头就往乾清宫去找四爷了。

    四爷正忙着呢,听说五阿哥面色不好候着呢,忙叫来:“这是怎么了?”

    “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弘昕低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四爷看了一眼苏培盛,苏培盛也无辜的很:“五阿哥这是去阿哥所瞧了住处,才来呢。”

    所以,祖宗啊,是谁惹了您?苏公公我也不知道啊!

    四爷想,阿哥所,莫不是弘昐和弘昀哪一个惹了他?

    别的小阿哥们都是侄子,谁也不敢的。

    “怎么了?有事与皇阿玛说。”四爷丢下笔。

    “皇阿玛那个老太监能不能不要”弘昕咬唇:“儿子能不能不要他?”

    四爷皱眉:“怎么?那老奴倚老卖老了?敢对你不敬?”这还得了?这样的话,该打死!

    “没有皇阿玛,他好丑,儿子不要他!”弘昕摇头,却坚定道。

    四爷一愣,一屋子人都愣住了。

    “你这孩子”四爷哭笑不得。

    哪有好丑?不就是比一般人略难看了一点?一个奴才,要那么好看做什么呢?何况,人家是个老的。

    “皇阿玛,儿子不要他,皇阿玛儿子不要嘛,好丑啊”弘昕走近四爷,委屈的不得了仰头。

    四爷怎么说呢,明知道他闹呢

    可是面对这张和枣枣几乎一样的脸,明知他这委屈是装出来的九分,真的不过一分,可就是心软。

    “好好好,不叫他伺候。你是主子,以后不可如此,你一句话不喜,他们坐奴才的,就不知道要落到什么境地里去。虽然奴才是使不完的,可做主子的,要赏罚分明。奴才做错事,那是必死。可没做什么,要是要了他的命,就是你这做主子的不好了。”

    虽然,冤枉死的奴才多的是,可四爷要教给孩子们的,绝不是这样的道理。

    人命,还是值钱的。他只怕永远也不会像皇阿玛那样,将奴才不当人,说杀就杀了一批。

    “是,儿子记住了,儿子错了。那儿子留下他吧。”弘昕想了想,好像是这样。

    要是他不要那个奴才了,他就只能回内务府了。

    额娘说了,被送回去的奴才,都是被主子嫌弃了,或者做错事了。

    回去后,都会很惨,有的很快就会死掉了。

    “真的留下了?”四爷挑眉。

    “嗯。留下好了,就就少看他。”弘昕皱眉:“皇阿玛,他真的好丑啊。”

    小鼻子一皱,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四爷失笑不已,揉他的头:“你这孩子,哪里学的这个毛病你额娘可不这样!”

    “好了,去吃点心吧,一会一起回去瞧你额娘去。”四爷摆手。

    弘昕哎了一声,就出去了。

    不多时,就叫苏万福给他找陀螺。然后拿着在院子里玩儿起来了。

    虽然是小陀螺,鞭子也短,可声音还是有的。

    苏培盛站在殿里,瞧着万岁爷批折子,心想五阿哥这也是能闹啊。怎么这里就玩儿起来了。

    莫不是宸妃娘娘就没教?

    嘿嘿,这做额娘的得宠是一回事,这皇子们长大了,可不一样呢。

    想着想着,就见万岁爷停住笔,侧耳听:“弘昕这陀螺抽的不错。当初二哥”

    说到这,就不说了。

    当年的太子爷,小时候最喜欢玩儿的就是陀螺了。

    玩的极好,满宫里的小阿哥,一来是不敢与他比肩。二来么,也真是比不过。

    可后来,十岁头上,就再也不见他玩儿了,只是手不释卷,做出个恭敬勤奋样子来。

    四爷想,他的儿子们,绝不能养成那样。

    他是皇帝,也是父亲。孩子们愿意,玩儿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瞧着点,累了就叫他喝茶吃点心。出汗了叫跟着的人给擦了。你回头告诉内务府,好好做几个好陀螺去,小的大的都要。一样做好,给四阿哥也送过去一套,五阿哥这里一套,再给五阿哥好生做个趁手的牛皮弓去。”

    “哎,奴才这就去吩咐。”苏培盛忙低头。

    心道,得,这位主子不是过去那位。

    外头这位啊,也不是过去先帝爷在世的时候那些个皇子们。

    您瞧,这也七岁了,不是在皇阿玛面前自在着?

    苏培盛可记得,小时候四阿哥七岁的时候,偶尔回来承乾宫瞧瞧,遇见了皇上,也是规规矩矩。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一件事都不敢多做的。

    不一样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