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09章 哪里不一样
    “乖乖,朕错了。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你和她们不一样。”四爷帮拉她的手。

    叶枣不许他拉:“哪里不一样?都是你的女人,都是选秀出身”

    “哦,我倒是忘了,我还不如人家呢,我都不是选秀出身,我是被卖了的。”叶枣想着,更糟心了。

    “这怎么还想起这些了?朕何时嫌弃过你?真是。”四爷皱眉:“朕心里,你最好。乖啊,不要闹,当心气着自己。”

    “你说,我与她们哪里不一样?”都是美人,都能给你生孩子,哪里不一样?

    叶枣当然是故意的,她想总要逼着四爷意识到,这个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

    不然如今她只说不一样,过个几年,又遇见一个不一样的怎么办?

    这话,四爷一时间回答不了。

    要说她好看,比别人好看,未免流于表面。本来四爷也不是这么想的。

    要说她性格最对他胃口,只这话说了,她还得生气

    “皇上不知道?那我问皇上,要是禧贵嫔叫皇上放下政务去看她,皇上如何?”叶枣转头过来,死死盯住四爷:“皇上说。”

    “要是锦贵嫔半夜不舒服,叫皇上丢下我去瞧她皇上如何?”

    “要是新进宫的小嫔妃们病的厉害不太好了,要皇上一下早朝就去瞧,皇上如何?”

    “要是裕贵人请了皇上去用膳,皇上有政事原本不欲进后宫,皇上如何?”

    她连珠炮似得问出来,她根本不提皇后,那是四爷厌弃的女人。除非正经事,否则四爷不去。

    也不提悫嫔,那也是四爷嫌弃的人,她不敢争宠。

    如今这后宫里,有机会叫皇帝驻足的,不就是她,禧贵嫔锦贵嫔和裕贵人?

    或者就是这两届进来的秀女们。

    所以,她这样问,就是看四爷的心。

    问第一句的时候,四爷有点愣,第二句,四爷皱眉。

    第三句,第四句的时候,四爷却想笑。

    事实上,他也真的笑了:“你这脑瓜子,莫不是怀孕了,就想的格外复杂些?”

    “皇上,四爷,你回答我。”叶枣拉住他,逼他正视她的眼睛。

    四爷一时间,说不清心里的感受,只觉得她是醋的厉害。

    “朕不会放下政务去瞧她们,不会丢下你去瞧她们,病了自有太医。”他要去,也是白天。除非那个嫔妃不成了。

    “朕也不会抛下政事陪她们用膳。小嫔妃不好了,朕也不是每一个都要去的。”

    “这般,你可放心了?不要吃醋,谁也不和你一样。”四爷笑着,抱住她。

    叶枣这回没有挣扎,顺从的叫四爷将她从椅子上捞起来,然后抱在怀里。

    “皇上说的,我都知道了。那我问皇上,要是我半夜不舒服了,皇上会不会来瞧我?我想和皇上用膳,皇上会不会陪我?我不好了,不成了,皇上会不会丢下早朝,送我一程?陪我一段?”

    “胡言乱语!”四爷哪里顾得上研究别的,她最后这句,实在是不像话!

    年纪轻轻,哪里来的不好了,不成了?

    “皇上!你回答我,会不会?”叶枣却眼严肃起来。

    四爷见她这么坚持,压住心里的不悦:“你再胡说,朕就真不理你了!你说的,朕都会,不过不许再说不吉利的话!”

    “好,我不说,那我再问皇上,我与她们,究竟哪里不同?”叶枣又问。

    她没有难受,没有情绪,只是静静的看着四爷,等他回答。

    四爷被她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瞧着,忽然心跳加快了起来。

    “是我,你就愿意丢下政务来瞧,我想与你用膳了,你也会抽空来。我半夜生病了,你会很紧张。我要是”最后一句,究竟被他瞪了一眼没说出来。

    “你看我,比她们重要。在我这里,不规矩的事做了,你不会生气。只要不是大事,你都觉得无所谓。你愿意宠着我,护着我。似乎这些事都是小事,你不介意。可她们做了,就是不懂规矩。这是区别,我只是问你,为什么会有这个区别?我是女人,她们也是女人,我能生育你的孩子,她们也可以。”

    四爷回答不了,他一时间,脑子乱,心也乱。

    “因为,我住进了你心里,可是她们只是你的女人。这不一样。”叶枣伸手,轻轻按住四爷的胸口。

    “我现在还问你,既然我住进了你心里,为什么你还要叫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还要去与她们睡?”

    “要是你怪我不懂事,不知道规矩,想着独宠就是有错,那我就不说了。”

    “要是,你觉得你一贯纵容我,如今也愿意纵容我,那我想要的是你只有我一个。只能与我一个人做那件事,你会不会觉得,我疯了?”

    “你给我的,已经很多了,孩子,地位,尊荣。我家里的爵位,我其实都知道,可我宁愿用一个唯一换这些。”

    “我有时候,精明的很,后宫算计,我其实也算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固然多数因为你宠我,可我自己也绝不是傻子吧?”

    “可有时候,我又傻的很。我想和你好好的过一辈子。是你的妾也好,是你的宠也罢。可我要是敞开心扉,与你交心的话,我希望你只有我。这要求,也许过分,也许应该,端看你如何想,如何看。”

    “这就是我与她们的不一样,皇上,你能接受么?这就是我想要的。贵妃之位也好,还是我家里的爵位也罢,你给我,我都喜欢,可是不给我我也不会难过。可你要是愿意只有我,我也愿意付出一切。”

    四爷愣住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斥责她?可她说的情真意切,她就是这样一个骄傲的人。

    可答应了她?他

    他虽然如今极少去别的嫔妃那里,可是不代表他就真的接受只有一个人。

    纵然,这一个人,是他真心喜欢的。

    只是,历朝历代,没有这样的皇帝。

    “你要朕散了后宫么?枣枣,你知道这不可能的。”便是再宠爱,也不能乱了纲常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