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10章 才女
    “我真那么狠毒么?”叶枣失笑,往四爷怀里栽。

    四爷没说话,他抱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倒是紧了紧。

    他心里是乱的,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敢应了她,应了容易,可要是做不到呢?

    他堂堂帝王,要对他的女人出尔反尔么?

    可不答应

    四爷低头,看叶枣。

    叶枣也在看他,她的眼神里只有期盼。再无别的。

    四爷不忍。他不忍叫这双他从头到尾都喜欢的眼睛暗淡

    他愿意看见她狡黠,使坏,带着笑意,或者装出可怜。亦或者,是榻上流泪

    唯独,不忍见她失望,暗淡。

    四爷长长的叹了一声,然后抱住她,将她的头放在他的肩窝里,不看她的脸和眼睛:“朕这会子不敢应了你。朕试试可好?”

    其实,对于别的女人,不过是些许享受罢了。身体上的愉悦罢了。

    四爷无所谓,有一个她,这十来年四爷都不会腻。甚至于四爷都没有探索出全部的她。

    兴趣浓的他自己都怕了。

    怎么会因为别的女人身子就对她不好了?

    何况,便是有一两个比她更美更风情的,四爷也觉得无所谓。

    只是,他不能不管孩子。

    他想,就算是再独宠枣枣,也不能一年四季不去别处。哪怕只是用膳呢?

    “嗯,谢谢你。”叶枣乖乖趴在四爷肩窝里,轻轻蹭了一下。

    她一点都不失望,也不难过。

    他没有生气,没有勃然大怒,没有嫌弃她。

    甚至没觉得她异想天开,她就觉得很好了。

    起码,他听进去了,愿意真的想一想。任何一个人,你要他改变三十多年的思维模式,都不能一朝一夕就成功。这是活生生的人生,而不是一场戏。纵然人生如戏,却也不是能一瞬间就改变的。

    他是皇帝,是古人,是天生接受妻妾成群,多子多福教育的人。

    他这样成长了三十年。她其实没有什么理由要求他改变的。

    是,她是穿越来的,她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活了二十多年,可是那又如何?

    本就是两个世界,凭什么就一定是男人来迁就你?

    为什么不可以是你迁就他呢?他已经做了一个皇帝一个古代男人能为你做的一切。

    甚至超越这个一切。

    叶枣知道,她是贪心了。是放肆了。

    要知道,现代社会女权喊声高涨,可什么是女权?叫男人无条件的顺从么?

    这里毕竟是古代。一个人的思想和认知既改变不了世界,也不能要求这里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想法走。

    叶枣想,四爷要是愿意就此以后只与她好。不在叫旁人侍寝,她就好好爱她。

    她别无长处,只有一腔爱意了。

    要是几年前她绝不会这样要求四爷。可十多年了,滚滚也那么大了,第二个孩子也在肚子里了。

    她也再不能装作不爱四爷了。可她究竟还是这样能算计。

    便是要爱了,也一定要他也一样。四爷啊,对她好的离谱了,可终究,还是不太明白,什么是爱情。

    她不介意慢慢引导他,慢慢教会他。

    “哎你呀。”四爷叹气,轻轻摸着她的后背。

    这个狐狸,总是叫他无可奈何。

    又舍不得责怪她

    “晚上吃鱼好么?想喝鱼汤了呢,奶白的鲫鱼汤,想想就好喝。”叶枣轻轻的,又蹭了四爷几下,就不说这件事了。

    四爷嗯了一声,究竟也没再说。

    时间还长,他们都不急。

    叶枣直起腰,亲了四爷侧脸一下:“那我洗手换衣裳去。爷换不换啊?”

    四爷点头,将她放下,牵着她一起进了里头。

    吃过了晚膳,四爷就牵着她院子里散步。

    围着石榴树走了好几圈。

    这石榴树,是去年春天移栽过来的,枝繁叶茂,当年就结了果。虽然不多,也有十几个了。

    四爷便笑着道:“你说,是你旺了这石榴树呢?还是这石榴树旺了你?它去年挂了果子,你去年也怀了孩子。”

    “草木有灵,说不定,我们互相旺了?”叶枣仰头,看着光秃秃的树枝:“别的不知,我倒是很喜欢这个树。去年夏天从园子里回来的时候,总是坐在这里乘凉。”

    树下小秋千是六阿哥的最爱了

    五阿哥倒是不玩了。

    “既然是有灵,就要好好叫人照看这棵树。好好护养。”四爷伸手,放在树干上:“好好长。”

    “它得了皇上龙气,必然茁壮了。”叶枣掩嘴笑道。

    四爷摇头:“促狭。”四爷虽然是皇帝,可他自己可不信什么龙子,龙气的。

    只不过,皇帝控制百姓还是要这么说。

    要真是真龙天子的,就该百病不侵。可历朝历代也没听说过哪个皇帝过了百岁的。

    倒是死在十几岁,二十几岁的皇帝不少。

    不说旁人,顺治爷不就是壮年逝世么?

    所以,不过是对下那么说罢了,皇帝也是人。一样的。

    “珊瑚,去找一条红布来吧。”叶枣仰头瞧着那书:“再拿来笔墨,我在布条上写点字。”

    珊瑚哎了一声忙去了。

    不多时,就拿来了。

    两个人将布条兜住,一个人端着砚台,一个人拿来笔。

    叶枣接了笔想了想落笔写下了一行字:万事如百意,一生不纠结。

    然后将布条递给四爷:“爷个子高,亲自系上吧。”

    苏培盛站在后头,也不敢动。这是主子们的花样,他倒是好心办差,这会子不管是皇上还是宸妃娘娘,都不会喜欢的。

    不如不动。

    四爷笑了笑,果然站在奴才们搬来的椅子上,将布条系上了石榴树的一根枝桠。

    下来之后,接了奴才们递来的热毛巾擦了手,然后就看叶枣,眼里是无奈的笑意:“当年,枣枣说的什么?略认识几个字,不太会写字。”

    叶枣就低头笑,似乎是这么说的。

    “朕还记得,枣枣说琴棋书画都不太会。”四爷戏谑的看叶枣。

    叶枣继续笑:“那时候不是要藏拙么”

    “朕却不知,你原本比才女还有些才华。竟是瞒着朕。”竟是一心以色侍人。

    真是个特别的女人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