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35章 去死
    “送信是可以,可奴才只怕禧贵嫔也不肯下手呢。”阿圆皱眉:“奴才不该这么说,可这些年咱们瞧着呢,禧贵嫔着实稳得住。”

    “是啊,她稳得住。可要是消息到了她手里,她真的能不动?她会不会也把消息丢出去呢?”叶枣的指甲轻轻的刮过袖子上的花纹:“你说她会不会又给我丢出来?”

    “主子说的也是,只怕在禧贵嫔眼里,主子您也是头号要对付的。”阿圆皱眉:“要是这样,就白费心思了。”

    “我想,她还有一个敌人吧?这一回,弘昐出事了。还牵扯了弘昀。太后那,肯定也会被皇上怪罪的。裕贵人那一对龙凤胎可听说是健康的很呢。会不会也是她的眼中钉呢?”

    “奴才想着,这件事还是传出去吧。横竖皇上如今还不知哪一日回来。时间是有的。到时候是个什么结果,就看禧贵嫔如何做了。”阿圆坚定道。

    “那就传吧。明日,叫佟佳贵太妃那里也知道知道吧。”太后那里,总是要对付着的。

    佟佳贵妃知道了肯定不会出手,可以后说不定就是隐患呢?

    阿圆应了一声,这才出了碧月楼,往藻园去伺候五阿哥了。

    次日一早,禧贵嫔就得了消息。

    先是一惊,得知昨日四阿哥没去的时候,松口气。

    她倒是一点都没怀疑,谁还不在别处有个人手呢?

    就好比叶枣昨晚知道了消息,也是因为在太后那里埋下一个人的缘故。

    禧贵嫔得了这个消息,一时间也是复杂难言。二阿哥竟然这么大胆。

    太后如今压住了这件事,只说是玉太贵妃的错,可皇上会信么?

    要是皇上不信呢?

    不过比起不信,她更怕的是,皇上要是信了呢?要是皇上也想维护二阿哥呢?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是一定的。皇上不管是怎么想的,都不会明面上叫这件事传开的。

    这是丑闻,天大的丑闻。一个皇子,觊觎自己的庶祖母

    简直叫人恶心。

    她心里想着,需要出手么?

    便是皇上相信二阿哥,可心里真的没有疙瘩?

    要不要这会子下手,叫二阿哥永远失去圣心呢?

    需要这么做么?皇上心里会如何想呢?

    其实最好就是闹出来,这一来,弘昐永远没有了继承皇位的资格。

    而不是如今这样,皇上就算是心里记着,过几年呢?

    不过是一个孩子的一时失误,过几年要是他上进呢?

    她皱眉,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最好是叫宸妃将这件事闹出来,可宸妃是个聪明人,她会么?

    这么多年,她竟不出手。就是对付李答应那件事,也是李答应自己出了昏招的。

    她是打定主意,弘昕没长成之前,就不肯出手了么?

    那么这件事,该如何办呢?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想到了裕贵人。

    是啊,除了宸妃,就是裕贵人了。

    裕贵人得了消息的时候,正在逗两个孩子呢。

    她震惊过之后,却选择不动。

    她急什么呢?上头几个比她厉害的不都不动么?

    她抱起了七阿哥,心里想着,急什么?她就是二十年后再动,也来得及。

    她的孩子还这么就是如今叫二阿哥倒了,得意的也不是她。急什么呢?

    都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最后,后宫嫔妃里头竟是不知道的不知道,知道了的装作不知道。

    一片和谐!

    佟佳太贵妃看了几日之后,只觉得微妙至极。

    这倒是颇有些当年先帝爷在世的时候,一个她,四个妃子的关系了。

    大家心里都有数,谁也不出手。

    至少不会明着出手。

    弘昐战战兢兢了几日,不见任何消息出来。只听闻玉太贵妃病了,还病的不轻。

    弘昀却是越想越生气,这几日真是吃不下睡不着的气。

    他恨极了太后对弘昐的维护!

    这不是明摆着要推着弘昐上位么?

    他如何咽下这口气?

    心里灵光一闪,决定了一件事。

    他绝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弘昐!太后威胁他的事,他更是气得牙痒痒。

    他就不信,他将这件事告诉皇阿玛,皇阿玛会不管!

    到时候他说不定还叫皇阿玛夸赞呢!

    四爷从江南起程的时候,还丝毫不知京城的事。

    上路三日后,收到了各处来的信,看完了当时就气的红了脸。

    好一个无耻的玉太贵妃,好一个不要脸不知轻重的弘昐!

    给他来的信自然不会有隐瞒,连这些时候这两个人总是能遇见也说了。

    四爷觉得自己想吐血,真是憋着一口气出不来,眼前都发黑了。

    苏培盛看着不对,忙过来给他拍着胸口:“万岁爷。万岁爷!”

    “快传太医,传太医!”这会子还在马车上,苏培盛不敢大声,只是小声着急的叫着。

    外头忙有人应了,紧急去传太医了。

    荣亲王就在御驾前头走着呢,见不对忙使眼色,侍卫们就将御驾保护了起来。

    四爷终于缓过来这一口气,只觉得就像是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吞不下,吐不出,只想shā rén。

    “不必叫太医。”四爷摆手:“传令加速,快点回京。”

    苏培盛心跳的厉害,只觉得是不是蒙古的事闹大了!

    可也不敢问,只好传令了。

    下午的时候。荣亲王见了四爷:“皇兄,是蒙古开战了?”

    “没有,是一些私事。叫你见笑了。”四爷这会子已经缓过来了不少。

    他看了枣枣的信,枣枣不知道这件事,依旧与他说的是自己和孩子,念着他何时回来。

    甚至连花生都提起来几句。说花生对着他的旧靴子叫呢。

    她调皮的写偶然收拾,得见皇上旧靴一双。正要收起,便见花生大叫。臣妾竟不知,花生是想念皇上?还是嫌弃皇上了。

    嫌弃什么?自然是说鞋子臭了。

    四爷就笑了。怎么可能臭?他的鞋子时不时就换。

    便是真的臭了,也不会留在她那里了。

    无非就是与他说一句,狗都思念他了。

    有枣枣的信,他心里的恶心才压住。只想着赶紧回去,叫那个该死的玉太贵妃去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