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荣亲王只怕是有战事,要不是的话,别的事,就不是他该关心的了。

    皇上都说了是私事,那就是宫里头女眷们之间的事了。

    他也不好继续问了。

    虽说皇上是没有私事的,可这也就是一说罢了。拿不住臣子的皇帝们,才会临幸后宫都被管着。

    大多数皇帝,是不会喜欢什么都被人问的。

    既然皇上要早点回京,他就去吩咐,加速些。哪怕早半天呢。

    京城里,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

    宫里头,皇后,禧贵嫔,裕贵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畅春园里,虽然太后杖毙了几个奴才,可是还是传开了。只是不敢明着说罢了。

    到底太后不是皇上,震慑的手段再是厉害,也还是没压住。

    成太妃,和太妃都装死,根本不参与,和太妃更是说这几天风寒了,直接闭门不出了。

    大公主心里忐忑,也不知太后能不能压得住,只怕是皇阿玛回来还得追究。

    而玉太贵妃已经被关起来了,对外只说是病重了。

    圆明园里,倒是一派悠闲。

    跟畅春园里的诡异气氛一比,这边简直是桃源。

    宸妃娘娘带头,园子里女眷们赏花看景,一天换一个地方坐着,悠闲的很。

    偶尔听听说书,唱戏,说不出的有意思。

    皇子们这头,藻园起居,明心殿,倒是也看不出什么来。

    只是,二阿哥弘昐和三阿哥弘昀最近不大好。

    一个是阴阳怪气,一个是脸色暗沉。

    弘昐只是怕弘昀说出不该说的话来,而弘昀已经打定了心思,要告状的。

    下头,四阿哥弘时和五阿哥弘昕都看出了两个哥哥不对劲。

    可是聪明的谁也不问,只当做看不见。

    甚至,之前隔日就要去看太后,乍然间不去了,弘时都没问一句。

    其余的皇侄也一样,看出来的装作不知道,也有心大的没看出来的。

    藻园里,有一个人是真的很着急。

    那就是先帝爷的二十阿哥。

    被封了贝勒的二十贝勒,他听闻额娘病倒了,就心急如焚。

    可想去看看,也不能直接出去。

    想求求宸妃娘娘,却也没有见着人。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却不知该和谁说。

    究竟是担心自己的亲额娘的心思占了上风,只好来求见弘昕了。

    这一天傍晚,二十贝勒就提着点心来找弘昕了。

    藻园里,这几个小皇叔和皇子们住的地方还是远了一点的。

    弘昕见着他,客客气气行礼:“二十叔。”

    二十阿哥忙摆手,都不敢受。

    且不说如今看着情形不大好,就是以前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他的性子既不想是先帝,又不随他额娘,竟是个很平和的孩子。

    只是玉太贵妃不懂事,做事的时候,丝毫不考虑自己的儿子罢了。

    弘昕招呼二十贝勒坐下,叫人上茶:“二十叔喝茶吧,我也不知你爱喝什么,这是今年的明前龙井。我不大喝。”

    这茶叶,是额娘叫人拿来的,说叫他待客。自己却不要多喝。

    额娘说,他还如今不宜多喝茶。

    “是吗那可是好东西呢。”二十阿哥也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他独自出来住的时候,额娘已经成了太贵妃。

    额娘那也许也有吧,可没有给过他

    不想想这些丧气的,也没心思品茶,只是笑着道:“今儿来找你,是有点事麻烦你。”

    他想着,人家是明前龙井。他那点心都不好意思说了。

    “二十叔说吧。”弘昕好奇的看着这个比他大一岁,和四哥一般大小的叔叔,每次都特别的微妙。

    “畅春园里,我额娘病的厉害,我这里也不好出去还请你替我与宸妃娘娘说一声,我想过去看看。”二十阿哥心里着急,嘴上不敢催:“也是担心我额娘。”

    弘昕点头,表示理解。

    额娘要是病了,他见不着,那他就剁了那些个不许他见的人!

    他也清楚,二十叔不比他,究竟是先帝的皇子了,差一截。

    “正好明儿中午我过去用膳的,就说了。”弘昕想了想道:“不过,我额娘虽然住在园子里,却也不管这些事。二十叔的事,该是皇祖母管着呢。”

    就是说,你说服了我额娘叫你出去,那边畅春园里,你进得去么?

    二十阿哥虽然心里觉得不妙,可到底想不到能发生什么事。

    就算是额娘得罪了皇额娘,也不至于不叫他们母子见面吧?

    所以只说不怕。

    送走了二十阿哥,弘昕就问:“最近出了什么事么?”

    他也还很多事,是想不到那么全面的。

    他就想不到,二哥三哥和那边园子里有一定的关系。

    主要是,玉太贵妃是皇祖父的妃子,他怎么可能想到呢?

    福来知道的也不多,阿圆倒是都知道。可主子也没有说能不能与五阿哥说啊。

    可又一想,她如今是伺候五阿哥的,就不能只听主子的话。

    可弘昕却没有问她。福来说不出之后,他就摆手了:“罢了,摆膳吧,明儿问问额娘就好了。”

    阿圆松口气,忙吩咐摆膳去了。

    事实上,没等弘昕问叶枣,四爷就已经回京了。

    次日一早,辰时一刻,皇上进了园子。

    皇子们和皇侄们忙去接驾。

    九州清晏外头,皇子们候着。不多时,就见一队人马过来了。

    明黄的衣裳,打头就是皇上。

    众人忙跪下,四爷走近些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平身呢,就见三阿哥弘昀膝行着过来就哭:“皇阿玛,给儿子做主啊!”

    弘昐心里一个咯噔,一颗心就揪住了。

    弘昀想的很清楚,他就是要一见了皇阿玛就说,一点都不耽误!

    万一耽误了,就也许说不出来了。

    此时此刻,四爷身后跟着接驾回来的三爷,五爷,七爷,九爷,还有荣亲王,格图肯,隆科多等几个重臣。

    弘昀几乎是连给四爷一句话的时间都不给,就竹筒倒豆子:“皇阿玛,儿子撞破了二哥和玉太贵妃的奸情,皇祖母不仅要维护,还威胁儿子,要是敢说,就赐死许庶妃!儿子冤枉啊!求皇阿玛为儿子做主啊!”

    什么叫蠢?这就是蠢。一时间,四爷对弘昀的怒意,甚至超过了弘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