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47章 风波起
    梁氏并没有一下子就死了。

    她只是爬不动了,想要歇着,想着等会。

    甚至于,她爬的时候都没想过其实她不会写字

    她舞姬出身,只需要长得好看,身段好就是了。哪里会写字呢?

    只是病入膏肓的她忘记了罢了。

    她就趴在门框上,喘息着歇着。可这一歇,就没在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昏沉沉的就昏过去了。

    这一昏过去,就再也没醒来。

    次日,都已经是上午了,婆子端来饭菜,才发现她身子都硬了不知多久了。

    这才到处报信儿去。

    太后听闻她死了,只觉得心里一松。死了就好,这十来天了,就看着她死呢。

    “叫人给皇上传话去吧。先叫人收敛起来,不必用什么好棺木。她也进不了妃陵。”这样道德败坏的女子,能有棺木都是她宽容了。

    蔡姑姑应了一声,只是想着还有个二十阿哥呢,也不知道皇上怎么办了。

    四爷下朝之后,就听苏培盛说,畅春园里梁氏死了。

    四爷倒是没什么情绪,早就知道的事了。

    “找个好地方葬了吧。不必办葬礼了。”四爷道。

    苏培盛心说知道就是这样的。这样的人,能有个栖身之处就不错了。

    四爷走了几步道:“将她留下的东西,不违制的送去阿哥所给二十阿哥。传话给他,他额娘的事,与他无关。叫他好生养病。”

    这就是不许二十阿哥过问这件事的意思了。

    也不许他见梁氏了。

    阿哥所里,几个人听闻梁氏死了,情绪各不一样。

    二十阿哥当然是痛不欲生。这些时候,他已经隐约知道了不少了。额娘是与二阿哥有了什么不该有的。

    所以才会

    他心里是又羞愧丢人,又伤心难过。

    甚至恨和怒。

    羞愧是因为自己的额娘做错事,叫他抬不起头来。

    伤心是自己的额娘落到了这步田地,他做儿子的哪里会无动于衷?

    恨也是自己的额娘竟这般不知廉耻。怒的是自己太弱,护不住额娘。

    种种情绪压着,他这十来天一直都病着。如今听说额娘没有了,一下子没过来就晕过去了。

    不过倒是也不至于妨碍性命。

    二阿哥弘昐听说梁氏死了,哪里还有什么惋惜和可怜的。满心都是庆幸了。

    皇阿玛叫那女人死了,就是保护他。他心里是明白的。

    只是,如今他表示出高兴不对,表示出不高兴更不对,愣是扭曲了。

    只有弘昀,打从知道了消息,就冷笑不已。

    皇阿玛真是疼啊极了二哥,竟这么护着。他虽然不敢说什么了,可心里是不服的。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其余人知道这个消息,只心里说一声活该。

    面上该做什么做什么,懒得管也懒得避讳。

    这么一个罪人,死了是应该的。

    哦,当然,她们说的罪人不是对弘昐这件事。而是太后给的罪名。

    不敬先帝,不敬太后,不敬皇上。

    这大不敬的罪过,只落了个降位而已,所以死了也不为过了。

    又不是赐死,只是病死了,是她自己没福气么。

    至于深层原因,该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好比小嫔妃们,好比先帝爷那些个太贵人答应什么的。

    知道消息的,也装作不知道。

    好比如今的高位嫔妃们,以及太妃们。

    后宫里要想活得好,首先你的学会装。

    装傻,装蠢,装不知道。

    不然怎么混?

    除非的你的宠到皇帝什么都护着你。不然就要装下去了。

    这件事对于四爷来说,根本不值得记得。

    他眼下担心的是蒙古的战事,以及枣枣那已经八个月的肚子。

    其余的事,都不算大事了。

    六月初七这一日,隆科多去了张家口,驻守在那里。

    要是蒙古战事失控,他就是保卫京城的一道墙。

    威武将军也已经起程,往甘肃去了。

    同时,四爷的八百里加急已经派人送出,不日就该到了直亲王手里。

    战事是一触即发了。

    而身在军营的直亲王比别人更明白这个,他最近已经上紧了弦。随时等着大战呢。

    如今的直亲王已经极少回忆上辈子了。如今这个世界,与上辈子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更喜欢如今的真实,皇帝重用他,他也全心为皇帝办差。

    这样很好。

    大福晋身子也不是上辈子那么孱弱。宫里的额娘也很好。

    他的长女已经出阁,嫁给了京城里的满人子弟。不是抚蒙,更不是不到二十就死在蒙古。

    就是二格格,也已经说定了人家,来年就出阁了。

    弘昱在京城,跟着皇上,来的信也都好。

    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所以,一收到圣旨,他就将福晋以及一家子都塞进马车。不管大福晋的不满意,径自叫人送回京城去了。

    这里马上打仗了,他战死就罢了,还拖着一家子去死?

    大福晋眼泪汪汪的,终究是拗不过他。

    临走的时候轻声细语的跟他说:“我大约是又怀上了,不确定,不敢说。这一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好好的,等你回京,就见着小的了。”

    大福晋生了长女,长子和三女,如今是第四个了。

    直亲王当然人高兴,将人搂住:“回去不要总是念着我好不好。,你身子要紧。你回去了,也就时不时见着弘昱了,也是好事。”直亲王道。

    “这么些年了,我知道了。你别担心。”大福晋这些年来,弄清楚了一件事。

    直亲王总是担心她多想坏了身子甚至是比他走的早。

    他不是宠爱她,而是依赖和在乎她。

    他醉酒后就说过,你要是没有了,爷就活的没意思了。

    所以那以后,大福晋就尽量改了性子,不乱想的时候也就多了。

    如今她岂能不知他的心思?

    “我就好好养胎,看管孩子们,给二格格备嫁。也照看弘昱,然后等你回京。”大福晋叹气:“你放心家里有我呢。我还能时不时去看看额娘去。”

    “你能这么想,爷就安心了。”直亲王叹气:“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孩子们都比你强,你也争气些。”

    大福晋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我都多大了,还叫爷这么说。”

    “多大也一样,嫁过来那一天起,就没叫爷省心过。”直亲王笑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