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59章 乌雅氏
    皇后回了宫,十四福晋回了府。

    十四爷听闻她回来了,就去找她。

    说罢事情,十四爷一阵烦闷,皇兄果然是怪额娘了。

    他都不知道怪谁好!额娘是是手伸得太长了。

    可皇兄也不给额娘一丝面子了么?真是

    夹在里头,他真是难受死了。

    十四爷想着就烦死了,起身带着自己的贴身太监出来随意逛着。

    十四福晋也不拦着,这位爷火了就不要碰最安全了。

    十四爷也不知去哪,带着太监瞎溜达越走越偏僻。

    走着走着,就到了一处亭子,站上去,就听见隔壁的院子里有人说话。

    顺着风,十四爷听见一两句,比如甜的,好吃的什么的。

    十四爷就下了亭子,专门去了那院子旁边听。

    小太监长喜跟着也不说话。心说这位爷不知道住这里的是谁吧?自打住过来,这位爷可没来过呢。

    走近了果然听见了。

    “主子,这不能敲吧?敲了是不是就摔破了?”

    “能把,不都说有枣没枣打两杆子?这么树枝还有刺,不敲怎么办呀?”

    “是呀,敲吧。只是有长竹竿么?没有的话,找一根来,这树倒是有了年头了,千万别伤着了。”

    最后这个声音很柔和,十四爷却觉得也没听过。

    “哎哟,你们又哄着主子做什么呢?”翠翘过来,就笑道:“这枣子真多,正好咱们主子补补气血。”

    “你就记得给我补,月饼拿来了?明儿就中秋了。”

    “这是怎么了?膳房不给啊?那你拿银子过去么。要是没有银子了,就拿我的首饰去。横竖用不着的。”

    “主子!您不能总这样啊,日子还长呢。”翠翘难过道。

    “哎呀,这不就是前些时候喝药花了银子么,我这个月的份利还没发。别的就算了,份利不是还不缺么?”

    外头,十四爷皱眉,不必问了,他知道这是谁了。

    这府里,格格侍妾不能被叫一声主子。

    能叫主子的,除了他,就是后院里的嫡福晋和侧福晋了。

    他常常忘记自己还有一个侧福晋。

    今儿才知道,原来侧福晋过的不好。

    这几年她一直都养着病呢,可看起来,她并没有病

    那就是躲着他?躲着什么呢?

    十四爷没火,只是想了想。大约也就清楚了,她刚进门的时候,他对她只有厌恶。

    觉得那是皇兄不要的女人

    可如今想来,也有点好笑。这也不怪她。

    想着,十四爷就带着长喜绕了一圈,往正门口进来了。

    门口没人守着。整个院子里也不过就五个人,哪里有人守门呢。也就夜里才分出来一个守着。

    这会子终于看见一个太监,那太监愣了一下才忙跪下:“主子爷吉祥。”

    十四爷也不理他,径自往后头去了。

    那太监跪在那,都错乱了。他还以为,这辈子这位爷都不会来呢!

    后院里,乌雅氏一无所觉,还在研究枣子呢。

    十四爷进来的时候,最先看见的是翠翘。

    她第一反应是护着主子。

    然后才下跪。

    等他喊出一声十四爷吉祥来,乌雅氏才回神:“十四爷吉祥。”

    她也很惊讶,不过这府邸都是他的,见着他也不算奇怪了。

    哪怕这三年来,她从不出息任何家宴,也就是说。三年都不曾见着他了。

    他如今可真是变化不少啊。

    十四爷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桃红色旗装的女子福身。

    她头上光溜溜的梳着一字头,一件首饰都没有。耳朵,手腕都是空的。

    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侧福晋,倒是像个穷苦人家的姑娘。

    她长得很美,也是,不美的话,当年皇额娘怎么会想叫她进宫呢?

    “你”十四爷愣了一下。

    “起来吧。这是做什么呢?”十四爷有点尴尬。

    他甚至都不太记得以前见她的时候她什么样子了。

    “回爷的话,这枣子熟了,臣妾想着打枣子呢。”乌雅氏收起心里的惊讶,平静的回答。

    三年了,她不至于再有什么心思了。

    冷静了三年,她只觉得没有他的日子好过的很呢。

    “你你月饼没有么?”十四爷问了一句蠢话。

    问完了,就觉得尴尬,忙道:“过节的东西,都预备好了?”

    “多谢爷,都预备好了。”乌雅氏就当是没听见十四爷那句话。

    “那就好,爷先走了。”呆着实在尴尬。

    站了这一会,她也不说给他上茶。

    乌雅氏上前一步福身:“恭送十四爷。”

    十四爷有些狼狈,总算是没说什么就出来了。

    走远了,才道:“你说她是不是怨着爷呢?”

    长喜很无语,这话奴才能说么?

    “侧福晋性子温婉,不会的。倒是像是下头有奴才为难侧福晋了?”

    这是明摆着的事。一个不得宠的侧福晋,又一直养病。能好过才有鬼了。

    就算是份利按着时节发了,也一样不好过。因为她不会有什么例外的东西。

    “嗯,瞧着她奴才也不够。”十四爷皱眉。

    他想着,他不宠爱侧福晋可以,可奴才就是奴才,怎么敢制裁主子?

    “你去,看她缺了什么,给她补上,叫她自己选些奴才。人太少了,不像话。”十四爷道。

    “哎,只是这事福晋那里”长喜还是要问的。

    “知会一声吧。也是她做的不够好。”福晋那,倒也不至于刻意为难一个侧福晋,只是怕她放纵下面的人罢了。

    长喜哎了一声,心说侧福晋那缺什么?眼下看着,那叫一个啥都缺!

    不过也想不管那么多了,先把过节的东西预备好,然后再说其他!

    这位,说不定就要得宠了呢!

    这头,乌雅氏送走了十四爷,对上奴才们的眼神:“日子照旧过,不过我瞧着咱们月饼不愁了。”

    她是笑着说,旁人也罢,翠翘就先笑了。

    可不是么,十四爷都问出口了,问出口又不给,那不能够。

    月饼有了,要是还是十四爷赏赐的。那其他东西也就有了。

    哎,主子不要宠爱了,可这没有宠爱真真是寸步难行。

    还好主子是侧福晋,只是缺了些,不至于没有。

    这要是个格格,这几年怕不是要被磋磨死了?

    这日子难过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