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75章 怕你啊
    次日一早起,五阿哥弘昕在毓秀宫里吃了早膳,没等着额娘回来,就要去了。

    等中午下课了之后,也就没回去,只叫自己的小太监去毓秀宫说了一声,说明儿再去。

    阿哥所里如今能说是院子的,有九处。比较好的,有六个院子。

    而最好的,只有三个。这三个院子,一来最大,二来就是里头的摆设好了。

    如今这三个最好的院子,是二阿哥弘昐,三阿哥弘昀和弘念住着呢。

    他们都来的早,四爷虽然疼爱小儿子,也不能叫大儿子搬出去。

    有先后的,只能先这么着住着,等弘昐和弘昀搬出宫住的时候再说了。

    不过,仅次于这三处院子的,还有两处也不错的,就是四阿哥和五阿哥住了。

    而四阿哥另一边的隔壁,住着二十阿哥。

    也就是先帝爷的二十阿哥,至今没有名字呢。顶着贝勒爵位的那一位。

    也是巧合,弘昕回来的时候,就见二十阿哥的贴身太监长隆打着哆嗦走来。

    “问他去哪。”这大冷天的,他的太监福来穿着棉袄都哆嗦了,这位穿着夹衣,能暖和才怪呢。

    虽然二十阿哥才是长辈,可被福来拦住了,长隆也不敢摆架子,忙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我们爷早起就不舒服了,如今烫着呢。这去请太医来瞧。”长隆赔笑。

    “怎么是你去?别的人使唤不动了?”弘昕皱眉。

    他也是那会子在园子里住藻园的时候,才知道这世上还有奴才不听主子的话的事。

    如今他算是出来住快一年了,很多事也就很清楚了。

    “回五爷的话,不是这样。只是只是太医那边,还是奴才去比较好。”长隆赔笑。

    弘昕看了一眼福来。

    福来见主子不大清楚,忙凑过去轻声道:“怕是二十阿哥如今请不动太医了。”

    为什么请不动?那当然是因为他身份问题了。

    弘昕哦了一嘴:“也罢,你去吧。我去看看二十叔。”

    说着,就往隔壁院子去了。

    长隆哎了一声,忙走了。

    边走边心酸,您瞧五阿哥这身上穿着的是什么?

    那是皇上特地赏赐的大氅,说是外头那黄绿色的线可都是从孔雀鸟身上弄下来的。

    里头是什么鹅绒的。可暖和了。

    又好看!

    可再瞧他们主子的大氅都旧了,也不暖和了,尺寸也小了。

    可拿着银子,陪着笑脸,也等不来新的。

    都是皇子,这差别可真大啊。

    这要是先帝爷还在多好?梁氏还是贵妃呢,可不就不是这样了?

    可一想起梁氏来,长隆又觉得恨!都是那个不要脸的,自己不要脸,也不管儿子,害了他们主子!

    弘昕过来的时候,二十阿哥忙出来迎接。

    弘昕上前请安:“二十叔不是病了,躺着吧。”

    然后他皱眉:“怎么这么冷?这天气省着用炭火呢?”

    后头一个宫女忙出去,不多时就送上了炭盆子。

    二十阿哥也没说什么,他早就预料到了今日,一日不出宫办差,一日就不会改变。

    所以与这个侄子说了也没用。

    弘昕闻着炭火呛人的气味儿,也是不适。

    他打从出生起,也没闻过这么差的炭火味儿。

    坐了一会,终于见长隆请来了太医。

    太医见了五阿哥忙请安,心里也是咯噔。

    这二十贝勒还有五阿哥来看望呢?那他可不敢轻忽了。

    弘昕一句话也不跟太医说,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二十阿哥:“二十叔养着,我先回去。回头给你送些药材了。免得药材不够他们不尽心。”

    这话是说没东西太医不给好好瞧病。

    太医想请罪来着,可五阿哥压根不是跟他说的这就不能请罪了,真是尴尬的要死。

    好不容易盼着五阿哥走了,真心尽心尽力的给二十贝勒请脉。

    送走了弘昕,二十阿哥叹气。这就是得宠的和失宠的区别了。

    弘昕一句话也不必多说,就能把太医吓着。

    他也不过七岁罢了。

    可他呢?请太医,要不是长隆去,却请不来!

    哎

    弘昕慢吞吞的走回自己的院子,将大氅一脱,丢给福来:“爷得想个法子,这帮子狗东西皇子也敢苛待了。”

    福来心说我的爷啊,还好您没当时就发作了。

    “你说,爷怎么办好呢?”弘昕虽然聪明,可这种事也是第一次。

    他这里是没有人敢这么欺上瞒下的,可别的皇子那就免不了。

    尤其是先帝爷的皇子们。

    年纪离着办差还早呢,又没有什么依靠了。

    “你去,去二十叔那,叫两个小太监去内务府领好炭去。记住,叫他们闭嘴,不许说是我说的。只管去要。”弘昕坐下,一双手将一个空杯子左右丢。

    福来眼睛一亮,就点头去了。

    二十阿哥那头的太监,被五阿哥指挥着,当然愿意干了。

    很快就屁颠屁颠的去了内务府。

    要是肯定要不来的!这都不必说,要是能给好的,至于至今没有?

    所以,两个小太监回来,哭丧着脸找福来:“福哥哥,奴才们没本事”

    福来装模作样的,一脚一个踢开:“真是不中用的东西!要你们干嘛使?”

    然后乐颠颠儿的找弘昕去了:“爷,果然要不到。”

    “当然是要不到了,要到了,爷还怎么玩儿?”弘昕噌的一下站起身子。

    “你跟着那两个奴才去,将刚才不给炭的狗东西给爷叫来!不来就打!”弘昕摆手,真真是气吞山河啊。

    福来哎了一声就走了。

    不出半个时辰,就把人提溜来了。

    那人来了就懵了,这是五阿哥的意思,那两个兔崽子不说清楚!哎哟,这可坏了菜了!这位爷能得罪么?那不是不想活了?

    进来就磕头赔罪,说自己猪油蒙了心了。

    可弘昕根本不问也不听。将这个小管事的往外头一拉。摆上凳子就叫福来等几个小太监打。

    噼里啪啦二十个板子下去,满阿哥所里的皇子们都知道了。

    五阿哥动手打了内务府的人,这事还能瞒得住?

    不过一刻钟,宫里都知道了。

    看戏的,等结果的,诧异的,不信的都有。

    当事人很淡定,打都打了,怕你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