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20章 恶心
    “死不悔改。”四爷看着屋里的女人。

    她一定也是一夜未睡,可她的精神,看起来着实不算很差。

    四爷想笑,他想着这都是因为那些胎心血。

    那都是那些孩子的命,那些女人的命,以及那些不会诉说自己的悲伤的动物们的命换来的。

    他的皇后,残忍的shā rén就为了活。

    她做到了,最起码,她眼下是真的做到了。

    暂时,她不会死,不会病。

    可四爷看过去,只觉得恶心。似乎她不是光鲜亮丽的皇后,而是满身都是鲜血的妖妇。

    她像个修罗。

    “朕也上过战场。”四爷平静的,像是与皇后闲聊一般的道:“朕的手上,也沾过鲜血。可朕上阵杀敌,是为了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拼杀的,是与朕一般的男子。”

    “皇上”皇后叫了一声:“臣妾不过是想活下去。”

    “是啊,你想活下去。所以他们死了。”四爷深呼吸了一口:“朕又错了,朕来看看你怎么解释。不过,朕怎么会期待你能知错?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可能动摇国本?你是皇后,你活不活怎么活,都可能对这个王朝有影响,你一定没想过是不是?”四爷冷笑。

    “罢了,你若是懂得大局,这么多年来,怎么会越来越叫朕觉得恶心呢?”四爷看她:“以后,你就在这里养着吧。你愿意祈福就为你孩子的孩子们求个来生。不愿意,朕也不介意。这以后,就没有与你说话,你依旧是锦衣玉食的皇后,只是你永远不会听到有人与你说一句话。”

    皇后隐隐有些不安,可终究没有求饶。

    她心里清楚,这个男人,对她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感情。事到如今,求饶无用。

    何况,他不喜欢她。她也早就不喜欢他了。

    如今痛哭流涕的求饶,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四爷离开。

    四爷出了外头,就对着看着皇后的人道:“皇后修养,你们要精心伺候。锦衣玉食,不要叫皇后操心一点半点。朕会定时叫人来看,要是短缺了一点,朕摘了你们的脑袋。”

    说到这,几个不知道的人还觉得皇上对皇后娘娘还是不错的。

    可接下来,四爷就叫他们否定了一切:“不许任何一个人,与皇后说一句话。任何一句话都不可以。要是叫朕知道,你们谁说过一句话,朕就割了你们的舌头。也不要你们的命,到时候,就继续伺候皇后。”

    几个人吓了一跳,忙跪下求饶。

    原来皇上是这个意思,那谁敢说话啊!皇后锦衣玉食又如何?以后出不来,也不能听见人家说话,这不久就会疯掉的吧?

    一个人,周围很多人,就是不与你说话,你会害怕。紧张,甚至发狂吧?

    四爷脚步不停,出了这里。

    身后,皇后看着他的背影,皱眉坐在了桌前。

    她到时也不害怕,昨夜想了很多,该想到的都想到了。

    如今的乌拉那拉氏估摸着也被四爷拿下了吧?

    那么她以后,是要被幽禁致死?

    只是有一点,皇后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不杀了她?

    叫她病逝呢?或者,废后。

    为什么呢?

    她有些茫然,也没叫人,只是拿起了茶壶,却见壶里没有水。

    正要叫,就见一个婆子进来给她加上了水。

    皇后觉得怪异,这样的态度,像是很尊敬她。

    像是,她还是说一不二的皇后

    可分明不是啊,她如今,大约是个罪人了。

    这些人还是这么认真的伺候?

    “你叫什么?”皇后问道。

    那婆子低头,仿佛没听见一般退后。

    皇后愣了一下,她才想起四爷刚才说的话,以后不会有人与你说一句话。

    呵呵,那又如何。只要他没有叫她死,她就还是皇后。

    她占着皇后的大位,就没有人能比她更高。

    他的心肝儿也不能。

    说起心肝儿。

    毓秀宫里,叶枣嘟着嘴,很是有些不高兴。

    “主子这是怎么了?”珊瑚瞧着叶枣这样,就问道。

    “你主子我是觉得,这禧妃的运气可真是好啊。”叶枣哼了一声:“我才用那件事逼着她出手。她就算是不想对皇后出手,最起码也得付出点什么吧?这可好,皇后倒了”

    叶枣摇头:“莫不是人家就是天命女主来着?”

    “啊?主子说什么天命,她不过是一个妃位,哪里当得起这天命之说。折寿的。”珊瑚皱眉。

    “你这蹄子,倒是会安慰你主子。不过,你主子要是不给她找点麻烦,还真是有点不甘心呢。”叶枣哼道:“想想,我得给她挖个坑。”

    “主子您说,您说了,奴才们都做。”珊瑚纂拳。

    “急什么,慢慢想吧,皇上呢?”

    “回主子的话,之前皇上去了英华殿,这会子大约出来了。”珊瑚道:“奴才们请皇上来?”

    “我亲自去接吧,反正我也没事做,皇上应该心情不大好呢。”叶枣起身。

    说着,她也不更衣了,就扶着珊瑚的手。出了毓秀宫,就在皇上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果然不过一刻钟,就见四爷与苏培盛过来了。

    远远的,四爷就看见了叶枣,笑了笑:“你贵主子倒是难得出来迎朕,怎么就知道朕要来了?”

    苏培盛赔笑:“贵主子是最懂事的。”

    心里却是呸,您要是看见了贵主子还不进去,那才奇怪呢。

    再说了,贵主子都来接您了,您还能不见?

    四爷笑着,上前扶着要行礼的叶枣:“怎么出来了?叫你的人来说一声,朕不就来了?”

    苏培盛站在后头,心说您瞧怎么说来着?

    您就这么不值钱啊?贵妃是贵重,可您是皇上啊!叫贵妃的人来叫一声,您就来了。

    “我想见皇上啊,皇上有没有事啊?要是没有的话,陪我喝茶可好?要是有事,也不是大事的话,那我跟着皇上去乾清宫可好?”

    叶枣仰头看四爷,她明确表示,就想与皇上在一起。

    四爷笑了笑,低头看她:“陪你喝茶吧。”这狐狸,处心积虑,无非是怕他心情不好罢了。他还是知道她的心意的。这样的女子,他真的很疼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