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32章 叶恒
    叶瑾的咒骂不绝,几个月而已,她已经不是那个优雅的侯府千金了。

    虽然才十六岁,可活脱脱就是一个怨天尤人的泼妇。

    叶恒回了叶家,有些颓败。

    不跟叶明远说,倒是与叶枫说了实话的。

    “今儿我见了三姐姐,她还是没想清楚。”叶恒直接到。

    叶枫很是意外,不料他这么说。

    “她还小。”叶枫对这个妹子,实在是没什么好感,所以只这么一句就罢了。

    叶恒也清楚这个,所以笑道:“大哥莫怪,我只是去看看以后万万不敢的。”

    “你们一母同胞,本就亲近,去看看也无妨。只是”叶枫叹气,拍他肩膀:“你也该知道,三妹有点过了。有些话,不管是她自己会不好,叶家,贵妃娘娘,皇子都会受她连累。所以”

    “大哥放心,我知道好歹。三姐还是就在那里呆着好。”叶恒点头。

    叶恒就是再没有心肝,也不会忍心拖着一府老小去死。

    而叶瑾,几乎疯了

    “那就好,这些都不想了。阿玛已经给你看媳妇了。你自己倒是有什么想法?”叶枫对于叶恒的婚事,还是看重的。

    到底他没有儿子,以后这叶家,终究还是要靠叶恒的。

    “其实我不想这么早就成婚,我自己实则还是个戴罪之身。倒不如先缓缓,十八以后再说。还请大哥为我说几句话。叫阿玛同意才好。”

    自己是戴罪之身,姐姐还被关在了庵堂里。

    他实在是没法安心成婚去。

    再是个没有心肝儿的,也总是有心的。

    他做不出来。

    叶枫这回越发诧异了,只点了点头。

    确实,晚两年成婚也好。

    如今的叶恒,也算是终于长大了。

    “既然你不想这么早成婚,阿玛也不会勉强你。只你要好好上进。总要有个差事做。不然以后如何?”叶枫道。

    就算是对这个弟弟再淡,总还是弟弟。

    叶枫本人,终究是个善良老实的人。

    “多谢大哥,我会努力的。”叶恒应了,这才告退出去。

    出了这里,长出一口气。

    嫡出不如庶出的也不少,怎么就他们接受不了了?

    以后也总是要有自己的差事的,这府里总还有阿玛。

    不会就与他无关的。但是,三姐姐也是给他上了一课。

    叶家好,他们不见得好。一切也看自己。

    可叶家不好,他们都不好。这是绝对的。

    晚间,叶枫两口子说话。

    觉罗氏听了这些事之后也是感慨:“小时候,我额娘总说,不懂事的孩子是因为没经历。这回我也算是信了。”

    “二爷自打从西边回来,就懂事多了。”

    “是啊,是懂事多了,我倒是希望他一直这么懂事。以后也算是有个着落。”嫡母就留下两个孩子罢了。

    叶瑾已经是那样了,叶恒说什么也不能那样。不然,他都觉得对不住嫡母。

    觉罗氏嗯了一声,想着二爷如今长大了,是好事。

    她也该留心起来,公公找的人家里,到底哪一家里的姑娘是真的好。

    怎么也该给叶恒留心一个好姑娘做嫡妻的。

    夫妻两个就这样搂在一处,各自想着心事渐渐睡着了。

    也不是同床异梦,而是夫妻久了,各有各的相处方式。

    两个人虽然各自想着事情,但是他们还是很亲密的夫妻呢。

    叶恒这里,睡不着觉,对月独酌。

    喝了几杯之后,越发觉得烦躁和难过起来。

    终于还是出了府。

    叶恒自打从西北回来之后,就没有乱跑过。

    不过,今夜他实在是心情不好。

    城东酒馆林立,也有些地方很是清雅。

    叶恒就找了个清净的酒馆,坐着喝起酒来。

    他酒量尚可,所以一个人喝了三壶也没有醉倒。

    宋南保今儿有点郁闷,他住的离这里很近,也来喝酒。

    一眼就瞧见了叶恒。他倒是不认识叶恒,只觉得这也不知是谁家公子。

    一个人喝酒,竟是连个小厮也不曾带着。

    看穿戴,非一般人家,就腰上那个玉佩,没有几千两银子也是不能有的。

    这样一个人,就这么孤身出来喝酒,想想也觉得不安全。

    这一想,宋南保就坐在了叶恒对面。

    彼时,叶恒虽然没有醉倒,可也有些昏沉了:“兄台何故与我挤着?”

    宋南保瞧他,醉眼朦胧的,倒是还有些可爱。

    便起了逗弄一番的心思:“自然是瞧着你好看。”事实上,他曾经有个mèi mèi,倒是真的与眼前的少年有些相似。可惜后来遇人不淑

    叶恒怔怔的,反应不过来,半晌才道:“我们家,就我和三姐最不好看。我大哥和大姐最好看了。我二姐和四mèi mèi也好看。哦,我有个侄女儿,也好看的紧。哎也就我们俩,你说怎么就不如人家呢?”

    宋南保看着他。

    的确,不算是特别俊秀的公子。

    “怎么这般妄自菲薄?你不差,你哥哥姐姐更好看,那也是好事么。”宋南保笑道。

    “你说的是,好事啊。既然兄台瞧着我好看,那就喝一杯如何?也难得遇见了。”叶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叫店家拿酒拿杯子。

    宋南保忙替他找来了店家。

    等再上来酒,宋南保主动给自己倒满:“来,喝一杯。”

    喝了酒,宋南保也叹气:“你这是不高兴?人生不如意十之**,别太难受了。日子还是要过。你也好歹是出身富贵人家的。不是什么吃不饱饭的人。想想还有人吃不饱,也该知足。”

    “兄台说的是,说的极是。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我心里的郁闷,却是无处可说。倒是难得遇见兄台,也算是老天帮我了。”

    叶恒呵呵笑着。

    宋南保见他脸颊都红了,可见喝了不少了。

    虽然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可也不好看着人醉倒在这。

    便问:“你的小厮呢?怎么就叫你一个人出来了?”

    “我不许他跟,我乐意自己出来。我都不乐意回去。”叶恒半趴在桌上哼哼。

    “你这个孩子。”宋南保笑了笑摇头。

    “我不是孩子,十六了,就要娶亲了。娶亲做什么,女人多麻烦,跟男人过日子都好些。”叶恒到底是醉了,说的都是胡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