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33章 挣扎
    宋南保笑了笑。当年他家境不好,未婚妻嫌弃他家里太穷,还有一个常年病痛的爹,退婚去了。

    后来一直拼杀在前线,也没有家里人管束。便一直这样过来了。

    如今就要三十了,却还是一个人。

    前几年,爹病故之后。他就成了一个人。

    如今虽然成了有功的将军,可也不过是一个人守着一处府邸罢了。

    忽然间,就在深夜里看见这么一个与他那遇人不淑,早死的妹子有些相似的孩子,难免有些恍惚。

    “早早回家去吧。”宋南保叹气,像是看着当年自己的妹子。

    “嗯,是啊,是,我困了。”叶恒喃喃。

    “我送你回去?”宋南保看他,只觉好笑,一个男孩子,这么娇弱?

    “不,不不回去,你家在哪,收留我一回我”

    终于没说出什么,就彻底睡过去了。

    宋南保见此,一时间也不知这是谁家的孩子,只好扶着他出了酒肆回府了。

    这是个富贵乡里出来的孩子。

    养尊处优。

    他遇见了,也不能不管,要是留着他在这里,出事了也是不好。就冲着他与妹子长得相似,他就狠不下那个心啊。

    终究,还是扶着叶恒起身,回了他的府邸。

    说起来,作为同一批功臣,宋南保是认识其泰的。

    可一路回京,其泰没有叫叶恒露面,所以他们是没有见过。

    只是,也绝不算是没有交集了。

    次日早晨,叶恒从宋家出来的时候,脸色怪异。

    后头,宋家的奴才恭敬的送出来:“这位小爷不若等等?我们家爷上朝去了,这就回。”

    “不必了,我不必了。”叶恒是实在不能留下了,一早起来,就发现怀里抱着一个女子。打扮还是个丫头

    他虽然喝多了,可该记得还是记得。

    他强迫了人家,他也不是好人,可这么些年还是头回呢

    一时间,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毕竟,是洗漱的时候他拉着人家不放的。

    也是他醉得厉害,非得叫人家姑娘陪着睡。那姑娘都哭了,哭的还挺惨的

    叶家二爷不敢一个人睡。

    自打西北一年之后,就有了这个毛病。

    一个陌生地方,又喝多了酒,怎么会委屈自己?

    可他昨夜哭着喊着怕黑,死活拉着人家姑娘一起

    叶恒想到此,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实在是又尴尬又后悔,执意要走。

    到底宋家的奴才机灵,不敢拦着,却有人跟着。

    叶恒回了叶家,叶明远和叶枫都在各自的衙门忙着。

    府里只有女眷。

    昨夜他瞒着的,所以如今竟没人知道他出去过了。

    回了屋子,就把小厮吓着了。

    二爷脸色很是苍白,整个人都看着不大好。

    “二爷,您这是怎么了?您”小厮吓得不轻。

    “闭嘴,我没事,就想睡觉。你给我倒茶来。”叶恒吼道。

    小厮走近些,闻见了酒味,才算是安心些。

    原来是二爷宿醉,那是难受的。

    忙去泡茶拿毛巾了。

    叶恒躺在榻上,由着小厮给他擦洗了,换了一身衣裳。小厮虽然发现二爷的衣裳不妥,可也不敢说。二爷也不小了,就算是有些风流韵事也不奇怪嘛。

    那头,宋南保知道了叶恒的身份之后,下巴都掉了。

    他本来是很生气,收留了他一晚上,就差点害的一个丫头自尽了。他回来知道之后,简直要抽死那人,结果那是叶家二爷!叶家如今哪里有人敢惹?

    何况,叶家二爷名声可不怎么好。

    昨儿还是前儿来着,听说叶侯爷给儿子说人家呢。

    有不少人家有兴趣,说起来都是愿意给叶世子叶枫做妾。

    因为叶枫尚未有子。

    可说起二爷叶恒来,就有不少人不愿意了。

    叶家虽然权势滔天,有贵妃娘娘和五阿哥八阿哥。

    可大家都知道,贵妃娘娘对这个弟弟可很是不待见。

    所以,便是想要叶家的权势,也断不能选二爷啊。

    故而,宋南保也就记住了这个人。

    本以为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子,不料竟是那样一个人

    可这做的事还真是

    宋南保泥腿子出身的,说白了府里总共没几个奴才。他也不委屈他们。

    只长叹一声,只怕昨日之事,那丫头只能是忍了。

    大不了以后给那丫头些银子,叫她嫁人也就罢了。

    宋南保摇头,抛开这些,出城练兵去了。

    还是早早的去西北好,京城里,不呆着也罢。这些个富贵乡里的公子们,行事着实不是他能看清楚的。

    叶恒的事,没有人知道。

    他只说是有些风寒了,所以闭门养几天。

    因为不严重,叫府里的郎中开了几服药之后,也就不在请太医之类的了。

    叶明远来瞧他,见他只是面色不大好,其余也无碍,就安心了不少。

    叶恒其实是心病,加上那边喝多了的缘故。

    本来他因为叶瑾的事,心里烦躁的厉害。昨日结识的人很不错,可他却祸害了人家的丫头

    这叫本来就觉得自己差劲的叶恒更是对自己失望了。

    这些日子,叶恒内心本来就剧烈挣扎。

    叶家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如今竟是没有什么真实感。

    他是叶家嫡子,也是跟着叶明远长大的。

    可眼下的叶家,却不是他熟知的那个叶家。

    叶枫,觉罗氏,叶珍,叶樱,都是他不熟悉的人。

    以及,从小觉得不错,却看错了的陶氏也不是熟悉的人。

    便是熟悉的阿玛叶明远,事实上,他也不是很熟悉。

    然后是三姐姐,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忽然之间就成了那样。

    他后悔之前不知轻重,打死了人,才会去西北。

    也许就是因为他走了,才导致叶瑾忽然成了那样子吧?

    这才会喝多了,才会有这样的事

    如今再加上这件事,叶恒整个人都是混乱的。

    倒也不是一个侯门公子睡了一个小丫头就怀疑人生。只是,叶恒虽然不是好人,可这种事上,却很是干净。

    他只是对自己失望罢了,想想那个姑娘昨夜里哭的那么惨,他自己却跟禽兽似得,就觉得自己混蛋。

    种种事情加在一起,竟然有种以后不知该如何走的惶恐。甚至,他都想到了出家。

    一了百了也挺好的

    可想到那姑娘,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按说,也该接进来

    可实在是没脸见那个宋南保了。

    他当时不知道,过后打听也就知道那是哪家的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