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42章 意外
    弘昕出事,是在三月二十九这一日。

    他本来是与六阿哥在御花园里的,他们住到了阿哥所之后,御花园就来的少了。

    偶尔来一次,也不过呆一会就会走。

    不过,弘昕却听见有个宫女说起了额娘。

    便站在那里听着。

    听见那个宫叫白玉姐姐,说主子要不要牛乳?

    弘昕就意外了一下,额娘也在?一时没有多想,便顺脚跟着那宫女进了钦安殿。

    钦安殿在御花园的最北边,过去就是顺贞门了。

    弘昕走着走着有点疑惑,就顿住了脚步。

    前头走的宫女回头看他:“五阿哥不去了么?主子等着呢。”

    这一回头,弘昕立马就警觉了,这不是毓秀宫的宫女。这宫女穿着粗使宫女的衣裳,便是他不认识,也知道额娘出来逛不会带着一个粗使宫女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这御花园里的呢,只这人一叫主子,就暴露了。

    “五阿哥,您瞧这是什么?”

    那宫女几步就过来伸出手。

    弘昕再是警觉了,也还是个孩子。力气不够大。

    就被那宫女一把拉住。

    弘昕甚至来不及大叫,就被拉进了钦安殿旁边的一处小屋子里。

    这也是御花园里的一处歇息之处。因为一般没人,也就没有人守着。

    想必这宫女已经预备好了。

    “你想跑么?不可能,今儿就是你的死期了。”宫女,也就是郑明光,叫做海棠的宫女扭曲着脸。

    “你看,我等了几年了呢,总算是等到了。”海棠掐着弘昕的脖子。

    弘昕被她掐着,就使劲挣扎起来。

    福来刚才被留在原地,久久不见主子回来,这会子早就四下找起来了。

    更好弘昕一脚踹在了海棠的肚子上,所以放声喊了一嗓子。

    虽然很快就被海棠再次zhì fú并且捆起来了,可还是叫外头的福来听见了。

    福来吓得腿肚子都软了,忙叫人过来。

    六阿哥也吓得不轻,还是六阿哥的奴才去毓秀宫报信儿的。

    毓秀宫里,叶枣今儿有点起来的晚了,这会子还没梳妆呢。

    忽然见着六阿哥的奴才,她噌的一下就起来了:“你说什么?五阿哥在御花园里被劫持?”

    她觉得自己幻听了,这怎么可能呢?

    “回娘娘的话,是这样的,被挟持进了钦安殿外头的一处屋子,那屋子很小。”

    “走。”叶枣根本顾不得别的,起身就走。

    就是奴才们见她披散着头发,也不敢说一句娘娘您仪容不整。

    儿子都有危险了,哪个做额娘的还顾上梳头?

    “去告诉皇上。”叶枣起身的时候道。

    忙有太监跑着报信去了。

    御花园里,如今可不光有奴才们,甚至侍卫也已经从钦安殿后头的顺贞门进来了。

    毕竟是皇子被劫持,哪里能不管呢?

    叶枣一进来就道:“封了御花园,不要叫后宫里的人进来。”不然被侍卫们冲撞了,以后也难看。

    “传话给大公主和二公主,就说不要出来。免得有事。”叶枣道。

    众人不禁佩服起贵妃来,情势如此了,她还是能顾及到这么多。

    难怪能盛宠不衰呢,果然不是容貌决定的一切啊。

    “是贵妃娘娘来了么?”

    这时候,那小屋子里传出海棠的喊声。

    叶枣往前走了几步:“我儿子呢?”

    她声音很是淡定,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怕的要命。

    “五阿哥好着呢。”海棠冷笑:“你进来,就看见了,你要是不想叫你儿子死,就进来啊。不许带人。”

    “你叫弘昕说句话,我就进去。”叶枣手心里都是汗,强自镇定。

    “主子!”珊瑚叫了一声。

    “都闭嘴!”叶枣回头,扫了一眼。

    “额娘!”

    忽然之间,就听见了弘昕的叫声,叶枣心神都稳不住了。她还想过,是这个宫女装神弄鬼罢了。

    如今,却是不能其骗自己了。

    “弘昕,你如何了?”叶枣问。

    弘昕却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类似于痛叫的声音,继而就没有声音了。

    “你不要动他,我进来!”叶枣几步就过去门口。

    珊瑚几个再也不敢拦着,只盼着皇上快点来。

    推开那扇门,叶枣就感受到了黑暗。

    虽然是白天,可屋里还是很暗。

    她一进去,门就被关上了,紧接着,就感觉脖子被敲了一下。

    不过,想把人敲晕过去,是需要力气的。

    海棠拉弘昕是因为她是大人,弘昕是孩子,猝不及防下,被她制住了而已。

    可叶枣也是大人。

    虽然生来纤弱了些,也不是个纸糊的。

    眼睛适应了黑暗,就什么都顾不得要跑去孩子那边。

    弘昕被捆着,就在地上丢着。

    小脸蹭到了灰,看起来可怜的很。

    见她进来了,终于还是哭了。

    “贵妃娘娘,你要是不想叫他死,就最好老实一点!”海棠比她快,拿着剪刀比划在弘昕的脖子上。

    似乎是怕叶枣不信她敢shā rén,所以剪刀的尖儿就刺破了弘昕的脖子。

    一下子,就有血出来了,虽然不多,可看在做额娘的人眼里,那就是剜心之痛了。

    “你放手!你要什么,你说。”叶枣站起来,死死盯着海棠。

    “当然是要你死。”海棠看着叶枣:“贵妃娘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郑明光。是死去的那个郑明霞的秦mèi mèi。她是怎么死的,贵妃娘娘心里有数吧?什么病故,她根本就没有病!”

    “原来,你是她身边的人。”叶枣皱眉:“既然你是郡主,如何会成了宫女?”

    “是我姐姐,她怕我在台岛活不下去,才叫我扮作海棠进了宫。也是这样,我才能为她报仇。”海棠笑了笑:“你看,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是等到了机会啊。”

    “你要为你姐姐报仇,找我的儿子做什么。你放了他,我愿意叫你杀。”叶枣看着泪眼朦胧的孩子道。

    弘昕又是感动,又是委屈,还想叫,只是不能出声。

    他挣扎,就又碰到了那剪刀上面。

    “弘昕别动!”叶枣往前走了一步,急道。

    “你站着!”海棠将剪刀往里扎:“小心害死你儿子!”

    “混蛋,你松手!他只是个孩子!”叶枣见弘昕脖子上的血液流的更多了,急的眼睛都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