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44章 后怕
    忙有人抱着五阿哥去了叶枣寝殿的榻上。

    索性母子两个一起躺在榻上。

    四爷守着:“别怕,没事了。是朕不好不知这宫里还有如此奸诈之徒。”

    “她说她是台岛的郑明光,也就是郑经的女儿。郑嫔的mèi mèi。她是为她姐姐报仇。”叶枣扯起嘴角,讽刺一笑:“报仇找我做什么?该杀你啊。害我的孩子做什么?”

    “是朕错了,枣枣不要生气,好好歇一会。”四爷内疚道。

    “朕不能应了她的话,朕”四爷觉得,大约今日之后,枣枣对他要有心结了。

    “你是皇帝,真的应了她,那还是皇帝么?你要是真的为了我们母子自尽了,且不说我们母子是不是能活。你也对不起这天下。首先你是皇帝,你要是死了,你的儿子们都势必要乱。说不定,大清也就此没有了。你有你的责任。我都明白。”

    叶枣叹气:“何况,还有八阿哥,他要是失去了你我,该怎么活?对于你,你还有很多人不能放下。”

    其实,只看他冲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他心里多担心他们母子了。

    “枣枣,都这时候了,你也如此深明大义。朕愧对于你。”四爷道。

    “罢了,就算是一般的百姓,你为了救我去死,你死了,我还能活着?别纠结了,这件事我不在意,弘昕也会懂得。”叶枣道。

    “哎,朕这心里。”四爷拉着她的左手:“你歇会吧,朕亲自审问。”

    “嗯。”叶枣点头。

    她不是困,只是站不稳了。

    四爷出去之后,叶枣就侧身看弘昕。

    弘昕脸色苍白的紧,皱着眉头睡着。

    也不知道是怕还是疼,反正看着真是心疼死叶枣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弘昕猛然睁眼。

    “别怕,额娘在呢。”叶枣忙伸手摸孩子的脸颊。

    弘昕愣了一会,然后猛然抱住叶枣的腰:“额娘。”

    他把头埋在叶枣怀里,声音闷闷的。

    “嗯,不怕,弘昕是男子汉了。额娘陪着你呢。”叶枣摸着他的头:“乖哦。”

    “额娘”弘昕本来是怕的,可一睁眼就看见了额娘,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会子被额娘这么哄着,只觉得好害羞呢。

    “嗯,疼的厉害么?”叶枣问。

    弘昕这才抬头:“不疼的。”

    “胡说,怎么可能不疼呢?不过,弘昕很勇敢的。”虽然也一度吓得哭了,可还是很有皇子风范的。

    “额娘,你手伤着了?疼不疼。”弘昕这才看见额娘的右手伤着了,裹着纱布。

    “和你一样,你疼么?”叶枣挑眉逗孩子。

    弘昕嘿嘿:“额娘肯定比我疼。额娘是女的嘛,女的怕疼。我是男的。”弘昕挺胸坐起来。

    “受伤会好的,额娘就怕你吓着了。那只是个疯子,不必怕的。”叶枣最怕的,还是弘昕被吓到。

    “额娘,我不怕了。额娘。”弘昕又抱住了额娘。

    他也知道,如今大了,不好这么不规矩了。

    可是现在好想赖着额娘啊。

    “主子。”帐子外头,珊瑚拐着腿叫了一声。

    今儿被带出去的都挨打了,只是顾及着伺候主子离不开,所以苏万福叫人下手很不重。

    都不耽误伺候罢了。

    “进来吧。”叶枣叫了一声。

    珊瑚端着盘子,后头两个小丫头也是一样。

    “主子,您早膳没有吃,吃点好喝药。五阿哥的药也拿来了。”珊瑚放好东西:“五阿哥也该吃点再喝药的。”

    “嗯。”叶枣应了一声,起身下地。

    弘昕也跟着下地,就是一下来,就觉得头晕。

    叶枣忙扶着他:“慢慢走。”

    “你还恢复快,几天就好了,这几天就在额娘这里住。”叶枣道。

    “嗯。”弘昕点头。

    母子两个这头吃东西,那头,四爷该审问的也清楚了。

    “郑克爽没有参与其中。”格图肯道。

    “嗯。”四爷点了点头。

    他也不能因为一个郑明光,就屠杀了郑家的人。

    郑克爽这两年一直修身养性,并不敢出头的。

    这个女人的存在,郑克爽其实都未必知道。

    “先关起来,传郑克爽进宫认亲。”不过,就算是不知道,四爷也是要敲打他一番的。

    再回到了毓秀宫,就见五阿哥喝了药,再次睡过去,叶枣换了衣裳坐在那里想事情。

    “皇上。”叶枣见四爷进来,叫了一声。

    四爷嗯了一声,坐在她身边:“怎么样?疼的厉害么?”

    “还好,查清楚了?我觉得,应该不是郑克爽指使的。”自己都是瓮中之鳖了,指使他mèi mèi刺杀贵妃有意思?

    何况,真要是指使,也该给她一点资源,可看今日,完全是她一个人的作为。

    “朕知道。你呀,还想这些做什么。那女人敢这么行事,就该凌迟。”四爷想着就难受。

    看着他们母子两个带着血,那画面简直不能回想。

    四爷进去看了看弘昕。见他睡得很好,出来就道:“朕看看你的头发。”

    “看什么啊,难看死了。”叶枣不许。

    肯定是被那疯子拽掉一片的,说不定就是血淋淋的头皮。

    铜镜看不清楚,她哪里叫四爷看。

    “乖,朕看看,不然朕不放心。”

    扎破了手,他没看见。只看见血淋淋的心疼。

    可这一拉头发,是他看着被拽下来的,哪里能不在意?

    心疼死了。

    叶枣争不过,只好叫四爷看了。

    四爷轻轻的搂住她,拨开她的头发,就见头皮真的全是血。

    虽然擦过了,可是到底还是有的,一大片。好在头皮虽然受伤了,却并不是被撕破。只是一大片头发被拽的稀稀拉拉的。

    四爷不觉得难看,只是觉得心疼:“苏培盛那蠢货!”

    看着那女人拽着她的头发,怎么能踹人?

    “没事,过些时候就长出来了。”叶枣道。

    “嗯,最近就不要梳什么发髻了,你以前不是喜欢编个辫子就那么弄吧,一个月差不多好了。”四爷摸着她另一边头发:“是朕没有护好你。”

    “我今天真是吓着了,弘昕被那女人那么抓着,脖子破了两处,我真是怕救不了他。”叶枣往四爷怀里靠:“还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