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46章 不识趣的太后
    “好好给朕伺候这个女人,三百六十刀,一刀都不能少。少了一刀,就你们补上。”四爷指着两个行刑的人。

    那两个人忙应了,下手忙更利索了起来。

    四爷起身,回了毓秀宫。

    回来就发现奴才们面色不好:“怎么了?”

    “回万岁爷的话,主子发烧了。”珊瑚忙道。

    四爷皱眉:“太医呢?”

    “回万岁爷,太医在里头呢。”珊瑚忙伺候四爷进去。

    弘昕醒了,就坐在榻上里头,担忧的瞧着额娘。

    “皇阿玛”弘昕见了四爷,委屈的叫了一声。

    “嗯,没事,你额娘就是发烧了,不碍事。你别怕。”四爷过来摸了摸叶枣的头,就发现烫的厉害。

    叶枣整个人昏沉沉的,知道四爷和孩子都在,就是没力气说话没力气动。

    太医请脉之后忙开出了药方子。

    “回万岁爷的话,娘娘是一时惊惧,又着了冷风,所以才会忽然发烧的。先喝药退烧就好了。”

    “嗯,快去熬药。”四爷摆手。

    然后拉住叶枣的手:“你不要着急,好好睡,弘昕和八阿哥有朕呢。”

    叶枣听了,果然就放松了。

    “额娘”弘昕叫了一声,可怜兮兮的。

    “别叫你额娘了,她睡一会就好,你饿了没?”四爷摸了一下孩子的头。

    其实去年起,四爷就不摸头了,只是拍肩膀。

    可今日忽然出事,他又觉得孩子还小了。

    “额娘吃不吃?”弘昕看四爷。

    “你额娘吃不下,你听话。来,阿玛抱你下来。”四爷伸手。

    弘昕就不好意思了,忙摇头:“儿子自己下来吧。”

    四爷也不勉强,笑着看他下地。

    孩子脸色苍白,四爷很心疼:“这几日好好养着,就在你额娘这里。不然她瞧不见你就难过。”

    “嗯。”弘昕点头。

    弘昕终于吃上饭之后,苏培盛才进来:“皇上,六阿哥跪了半天了。”

    “他跪着做什么?”四爷诧异。

    苏培盛一愣,得,皇上根本不知道

    “五阿哥出事的时候,六阿哥是在一处的”苏培盛道。

    这是觉得自己没护着哥哥?

    “胡闹,叫他起来。”四爷皱眉:“叫太医给他看看。让锦妃照顾着。这件事不怪他。”做弟弟的,能拉住哥哥么。

    “皇阿玛,福来呢?”弘昕忽然想起自己的太监。

    出了这样的事

    “他伺候你不尽心,朕罚了他。你要是觉得他伺候的好,就好叫他伺候。不过再有一回,朕就不能饶了他。”

    四爷想着,那会子皇阿玛还在的时候,太子跟前的太监就没有伺候的长久的。

    皇阿玛总是有理由换了他们。

    那时候,一开始是觉得皇阿玛疼爱太子。

    后来就明白,那是防备。

    所以,他不想学皇阿玛,叫皇子们觉得皇阿玛是防备他们。

    “他伺候的还可以。”弘昕看四爷。

    四爷就笑着揉了他一下头发:“那就叫他回来伺候。不过这一次该打他的。”

    “嗯,谢谢皇阿玛。”弘昕低头继续吃饭。

    四爷看了一眼苏培盛,苏培盛忙出去了。

    福来已经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苏培盛来,他都不能动。

    “苏爷爷”福来叫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你小子有福气。”苏培盛看了他几眼:“五阿哥留着你呢。”

    福来那绝望的眼神终于透出一丝光:“苏爷爷我奴才”

    “好了,你既然得用,主子留你,那就是你的福气。只是以后也该知道怎么伺候。这样的事你都活着,你小子算是祖坟冒青烟了。”苏培盛很有些羡慕道。

    “给他好好上药,照顾着点。”苏培盛摆手。

    苏培盛出去,福来哭出声来:“主子爷,奴才叩谢主子爷大恩,呜呜呜”

    到底还哪里有不怕的?刚才真是怕就这么没人管,由着他自生自灭了。

    刚才对他还待理不理的太监们,这会子就围上来了:“福来哥哥,奴才伺候您上药吧。”

    可不能得罪了,这是五阿哥的得用太监呢。

    福来不理会这几个狗东西,只管趴着。

    既然主子爷这么抬举他,说什么也要早些好了伺候去。

    主子爷真是好人呢。

    弘昕吃饱之后,就与四爷一道进了内室。

    叶枣已经睡着了。

    四爷一直守着,照顾她喝了药的。

    “皇阿玛,我去看看弟弟。”弘昕见自己在这里也是有点多余,便道。

    “去吧,你走走也好。累了就去歇着,你的屋子你额娘一直留着的。”四爷道。

    “嗯。”弘昕点头。

    弘昕想,以前一直不觉得留着屋子是多好的事,但是这回就算是知道了。

    如今住着,也不会临时安顿。

    额娘果然是最好的额娘了。

    弘昕去看弟弟,与弟弟玩耍。

    太后那,叫付信来请四爷过去。

    四爷懒得去,直接打发了付信回去。

    不多时,付信又来了。

    四爷忍着怒气在外间见了他:“太后有什么事?”

    付信忙跪下,心里叫苦,嘴上不敢不说:“太后娘娘想问问御花园里的事”

    那叫海棠的女人至今还在哀嚎,今晚都不知道是不是能死得了。

    后宫女眷都还在那里观刑呢,太后娘娘也是不忍。

    “御花园里,不就是宫女谋刺皇子和贵妃。那女人是白莲教的。”四爷淡淡的。

    “太后娘娘听说是郑家的”付信道。

    “是郑家的,不过郑家也不知她何时加入了白莲教。”四爷皱眉。

    “回万岁爷的话,太后娘娘说说为了贵妃娘娘,皇上闹的过了。请请皇上过去请安。请贵妃娘娘自己去奉先殿请罪”付信心里知道,说了这话就是挨打的命。

    可太后有严令,不说就要他死。所以只能说了。

    心里却无数次的哀鸣,这叫什么事?

    “朕维护皇子,叫闹的过了?朕杀一个反贼叫闹的过了?朕的贵妃受此劫难,高烧不退,要去请罪?朕看太后是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本分了。你滚回去,转告太后,若是她老人家觉得太后这个分位上事情太多,朕不介意叫她老人家就此荣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