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47章 记挂
    “转告太后,儿臣不孝,可若是太后娘娘不懂后宫规矩,就多看几遍宫规吧。”四爷哼了一声,甩手进了内室。

    付信一头的汗,不敢多说一句话,忙告退出去了。

    一出去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好在小亭子扶着:“付哥哥慢点。”

    付信点头笑了笑,只是脸色苍白的很。他发愁,这些话,回去怎么说呢?怎么说,太后都要炸了吧?

    要是一会太后再闹过来呢?

    贵妃娘娘病了,要是太后惊动了她,皇上又要生气。

    何况,就是五阿哥,受了惊吓要是再吓着呢?

    四爷坐在内室里,运气好几遍,起身又去看了一次睡的沉的叶枣,才安心坐下。

    皇额娘对枣枣的敌意有时候真是叫人烦闷。

    枣枣也罢,天下婆婆不喜欢媳妇的多了去。可弘昕呢?他受伤受惊吓,皇额娘一句问候都不曾有。

    竟是劈头盖脸的问责。

    这件事,与枣枣有何关系?真真是见不得枣枣的厉害啊。

    四爷都为她们母子不平了。

    叶枣一觉睡到了天黑,四爷就一直守着她。把折子搬来这里批。

    另一头,太后听了付信的话,果然气的不轻。

    可你要是真叫她来找贵妃的不是,她也不敢。

    只好自己生闷气去了。

    叶枣醒来,见四爷就在这里,心里暖暖的:“皇上?”

    她嗓子沙哑,可四爷还是听见了。丢下折子:“醒了?”

    说着,掀开帐子:“好些了吧?方才朕摸了你的头,觉得退烧了。”

    说着,四爷又摸:“是退了,没力气是不是?”

    “有你在,太医都不用来了。”叶枣撑起身子要起来,却忘记自己手有伤,疼的一下子跌回去,又蹭到了头上的伤处。

    一下子摔的头昏眼花还不止,疼的脸都白了。

    四爷心疼坏了:“这记性。”说着忙把她抱起来:“怎么样?”

    “疼。”叶枣咬唇。

    四爷抱住她。拉她的手看,手的渗出血来了。

    “来人,叫太医过来。”接着又看她的头,好在头上还好。

    “受苦了。”四爷心疼的看她:“生气就咬朕。”

    “没劲儿,我好倒霉啊”叶枣往四爷怀里埋头:“好惨,你得疼我。”

    “傻狐狸,朕不疼你还能疼谁?起来吧,洗漱洗漱吃点东西,太医给你再包扎一次,哎。”本来是隔日的,这一天受两次罪了。

    不多时,太医就来了,轻手轻脚给叶枣包扎了。

    弘昕过来见额娘起来了,却没精神,也很心疼。

    这一天,娘俩都是受罪。

    四爷一天都走,一直陪着。

    直到夜里睡了。

    四爷总算松口气。娘俩都喝了药,睡得沉了。

    除了他们之外,后宫里今儿可是很多人睡不好睡不着的。

    看了那么惨烈的画面,能睡得好才有鬼。次日一早起,多得是起不来的。

    又不敢叫太医,自己宫里有药丸子的就吃点,没有的,只能扛着了。

    四爷走了之后,不多时锦妃就带着六阿哥来请罪加探望了。

    叶枣起来才知道,锦妃候着已经半个时辰了。

    “请进来吧。”叶枣皱眉。

    锦妃很快就牵着有些惊慌且面色不好的六阿哥进来了。

    一进来,六阿哥就跪下了。

    “这是怎么了?”叶枣问。

    锦妃脸色也不好:“臣妾没有教好六阿哥,昨儿就眼睁睁看着五阿哥出事了。”

    “你这话莫不是来打我的脸?都是孩子,六阿哥能怎么样?”叶枣皱眉:“还不扶着起来?”

    珊瑚忙去扶着:“六阿哥快别这样,您还不知道,我们主子对您的疼爱?”

    “宸额娘,是我不好,叫哥哥受罪了。”六阿哥低头,有些委屈又难过的道。

    “好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孩子还你叫他请罪做什么?这事我怎么也不能算在他头上。”叶枣叹气。

    锦妃低头:“是臣妾不好。”

    “好了,别这样了。六阿哥过来。”叶枣招手。

    六阿哥忙过去:“宸额娘,你的手疼不疼?”

    “疼啊,瞧着你还来请罪,宸额娘不光手疼,还头疼呢。”叶枣用左手拉他:“你没错,不是你的奴才来报信的么?你还立功了。”

    “真的么?”六阿哥有点不敢置信,他还以为,额娘说的那么严重,他是会受罚的。

    “真的。”叶枣摸摸他的头:“一夜就瘦了吧?是不是没吃好吃的?一会跟你五哥一块吃吧。”

    “嗯!”六阿哥是个没心眼儿的,既然宸额娘不生气,她还给他好吃的,那就是没事了吧?

    “多谢娘娘。”锦妃忙道。

    “你就是太小心了些。”叶枣摆手:“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叫六阿哥留着。”

    锦妃哎了一声,她这会子就不担心了。

    娘娘是个直接的人,不计较就是不计较,她很乐意六阿哥留在这里的。

    弘昕很快过来,果然他根本没有要怪六阿哥的意思。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自己的过错,怎么会怪弟弟呢?

    叶枣见他今儿起来精神不错,倒是没有因为受伤而病了,也很是松口气。

    叫人伺候他们用膳。

    孩子好多了,喝了药,就要去看书。

    叶枣自己倒是因为退烧不久,没精神,继续睡觉去了。

    至于海棠,她懒得管了,横竖有四爷呢。

    昨日,郑克爽被抬出宫的时候就一路哭着。

    逢人就说,竟不知mèi mèi狼子野心,是白莲教余孽。竟敢刺伤了皇子与贵妃。

    真真是罪该万死。

    皇上宽厚,饶恕他一家子性命云云。

    所以,一夜之间,京城里就知道了这件事。

    无不夸赞皇上仁慈。

    这事,四爷听闻之后,只是一笑:“他还算懂事。”

    也是郑克爽耍的小心机,这么传出去,名声给他拿了。可也不能轻易杀了郑家人了。

    不过,他本就没有杀郑克爽的意思,到也无所谓了。

    一个空有爵位的人罢了,不必为难他。

    四爷想罢,这才处理起政事来。

    毕竟昨日议事到了一半,今儿还有很多事没做呢。

    很快,四爷就收拾起心情,忙碌起来了。

    就算是心里再是记挂他们母子,也总要做好这些事情的。否则,就该是个不称职的皇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