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姑姑,弘念表哥那么好的人,怎么福晋就没了呢?”叶珍问。

    “你这孩子,你表哥好,还能拦着人生老病死的?”叶枣无语。

    “那我以后嫁给弘念表哥好了!他那么好看!”

    正是这句话的当头,弘念进来。

    愣了一下之后,闹了个大红脸。

    “弘念坐,这孩子不知轻重胡言乱语的。”叶枣笑了笑。

    “是,宸额娘不怪她就好了。”弘念都不知道他是为了说哪句话了。

    “不怪她才怪,这孩子没有个轻重。”叶枣又戳了叶珍一下。

    叶珍只是抱着叶枣的袖子撒娇。

    “还不赶紧更衣去?”叶枣再戳。

    总算是把个叶珍戳走了。

    叶珍一出去,就见弘昕来了,迎面撞上,弘昕就笑她:“听说表姐摔进弘念哥哥怀里去了?哈哈哈!”

    叶珍哼了一声跺脚:“弘念表哥比你好看!”

    “切,我会信你?”

    对不起,弘昕一直觉得,皇子皇侄里,他长得最好看。

    “哼!越表哥也比你好看!”叶珍看了一眼弘昕身后的钱越道。

    “表哥当然好看,不过和我差不多吧。”对不起,弘昕也不承认表哥能比他好看!

    钱越想笑:“表妹,你要去做什么?”

    这里与皇子吵架不大好吧?

    虽然这种事似乎也很常见了。

    “哦,我去更衣,表哥去看姑姑么?”叶珍问道。

    “嗯,那你快去。”钱越摆手。

    叶珍点头,还使劲瞪了一眼弘昕才走的。

    “女人真麻烦。尤其是你的姐姐。”弘昕摇头。

    后头,福来想,您可别这么说,您心里是很关心这个表姐的么。

    您两位不就是这性子,隔几日就好了,隔几日就恼了的。

    “额娘。”弘昕进来请安。

    “又和你表姐斗嘴?你们两个真是有劲儿。”叶枣摇头。

    “儿子让着她的。”弘昕忙道:“再说啦,过几天不就好了么,斗嘴多好玩。”

    “五弟性子就是这样,珍珍表妹也是个不记仇的。”弘念笑道。

    “也是随意说说,他们两个确实常常拌嘴的。”叶枣笑道。

    等送走了弘念,弘昕就笑道:“表姐说弘念哥哥好看。”

    “你表姐也是嘴上没有把门的。”叶枣摇头:“这孩子,还是要管一管。”

    “还不是额娘你和舅母一起惯出来的?”弘昕哼了一下。

    有时候额娘太疼爱表姐,还真是有点小吃醋呢。

    不过,表姐是女孩子,他还是能让着的。

    何况,额娘最疼爱的就是自己了,不能太计较了么。

    “越儿累了吧这一路?好好歇息。来了这里就放开玩耍。”叶枣道。

    “是,多谢姨母,我不太累。”钱越和叶枣到底不算很熟。

    不像是叶珍那么肆无忌惮。

    “好了,也请安了,和你表哥去吧。你表姐莽撞,你们盯着点,别叫她吃亏,也别叫她祸害人。”叶枣摆手。

    “嗯。我知道了,额娘累了,先歇会吧。皇阿玛忙着呢,估计晚点来的。”弘昕道。

    叶枣被儿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意思是不等他皇阿玛来她就不会休息了?

    “快去吧。”叶枣摆手。

    弘昕就故意嘿嘿笑,他就是逗额娘的。

    出了外头,钱越笑道:“五阿哥和娘娘关系真好。”

    “表哥你这话说的你和姨母不好?”亲生母子,还有不好的?

    “也好,只是觉得五阿哥和娘娘这个好法与我们不一样。”钱越想起额娘,也觉得暖暖的。

    额娘温柔,事无巨细,也是对他和弟弟mèi mèi极好的。

    “那不就对了,母子还有什么不好。”弘昕不甚在意道。

    钱越笑了笑,没说其实有很多母子关系很一般的。

    另一头,叶珍和叶樱更衣。

    叶珍换好衣裳就拉着叶樱:“小姑姑,我跟你说哦,弘念表哥长得真好看。睫毛好长啊。”

    “快小点声,你这是越发没规矩了。”叶樱忙拉她。

    “小姑姑,你说我以后嫁给他可好?”叶珍也有点害羞。可是今儿忽然摔在人家怀里的时候,就觉得想这样。

    正好,他的福晋不是没了么?

    “你别闹,这种事哪里能胡说?你是要叫大姐姐难堪?”叶樱皱眉。

    “我不会的,我我会好好和姑姑说。我”叶珍忽然站起来:“我这就去。”

    她起身,叶樱都没来得及拦住,就见她跑了。

    叶珍来的时候,正迎面遇见了出来的弘念。

    叶珍几步就过去了:“弘念表哥!”

    “这就好了?”弘念笑道。

    “表哥,我我可不可以嫁给你?”叶珍问出来,终于红了脸。

    弘念愣住了,半晌才摇头:“傻孩子,快去找贵妃娘娘吧。以后这些话,不要乱说,你还小呢。”

    “你是嫌弃我小么?可是我会长的嘛”叶珍跺脚。

    一副孩子气。

    “不嫌弃你,快去吧。等你长大了再说。”弘念笑道。

    叶珍只好撅着嘴走了。

    弘念看她的背影,摇头心里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只觉得和孩子真是胆子大。

    叶珍最终没有去找叶枣。

    她也觉得自己太小了,也许过一年再说?

    草原的五月,晚上还是冷的。

    外头起了风,虽然不大,可是却越发寒冷了些。

    叶枣坐在帐子里等着四爷回来用膳,就问:“外头不穿斗篷是不是不成?皇上的斗篷都在哪?咱们这有么?”

    “回主子的话,咱们这里有呢,一xiāng zǐ呢。要不要选一件送给皇上去?”白玉问。

    “嗯,选一件,叫小亭子去吧。”叶枣道。

    白玉哎了一声,就去找了一件玄色的去给小亭子。

    小亭子去大帐的时候,四爷正要起身,见他拿来斗篷就高兴的披上了:“贵妃记得朕。”

    苏培盛忙赔笑:“可不是么,娘娘就是周到,奴才都没想到呢。”

    呸,奴才早就想到了,明黄的,玄色的都预备好了好么?奴才真是冤枉啊。

    四爷披着贵妃送来的斗篷,很轻松的往贵妃那边去了。

    出了帐子就笑了:“果然是贵妃会疼人。”

    苏培盛蛋疼的紧,还是要赔笑夸。心说这奴才真是不好做啊。主子就做什么都对了。

    哦对不起,他没有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