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直亲王忙叫人将那女子往医馆里送去。

    不过,不到医馆,那女子已经气绝了。

    好处是,一路都有好事的百姓跟着,便也能说清楚此女是自己病死了。并不是送进刑部之后,被严刑拷打致死的。

    直亲王办事,也是极为妥帖的,可以说后续做的极好。

    当下里就叫了周遭百姓来验看,并叫人买来棺木先装殓起来,停在城外义庄里。

    一头,赶紧叫人进园子报了这件事,另一头,也不敢耽误,就带着这女子哪里的状子送进了刑部。

    直亲王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就不该走这条路!可已经遇见了,善后要是做不好,就是给皇家抹黑。

    贵妃娘娘何等样人,这叶家竟是总给拉后腿。

    纵然直亲王不爱管这些事,可也左右听闻,贵妃娘娘可不是那种以色侍人的人。

    这情形,用四爷的话说,那就是叶家一家子的心眼儿,都长在叶枣一个人的身上了。

    园子里,四爷正在碧月楼和叶枣说话呢,外头太监来报,苏培盛听了,摆手叫他走。

    然后苏培盛就踌躇了起来,这怎么说呢?当着贵妃娘娘的面说?

    进来道:“万岁爷”

    “什么事?”四爷看他:“支支吾吾的做什么,说。”

    苏培盛歉意的看了一眼叶枣,然后也不敢隐瞒,竹筒里倒豆子了。

    叶枣听着就怒火冲天,听到那女子已经死了,伸手就将桌上的茶杯打翻:“蠢货!竟敢如此草菅人命!”

    “这是做什么?再伤着你的手!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动气?”四爷站起身,有点生气的看她:“气性也太大了。”

    “是我失态了,可那是一尸两命!”叶枣咬牙。

    “好了,别生气。”四爷按着她坐下:“苏培盛,具体是怎么回事?”

    四爷皱眉:“叶恒当真如此大胆?”

    在四爷看来,叶恒借宿宋家,与宋家的婢女有染,导致婢女有孕,其实也不是大事。

    顶多就是觉得叶恒实在不堪,一辈子也不用出头就罢了。

    可是,这为了欺瞒众人,强行堕胎,倒是一对母女俱亡,那就是大事了。

    因不肯承担,就害人性命,这是罪大恶极。

    “这奴才也不知啊。”苏培盛忙道。

    “我先是安排了其泰去查这件事的。”叶枣开口。

    四爷点头,示意苏培盛去查。

    等苏培盛出去了,珊瑚几个也忙收拾了碎片。

    四爷才劝:“别这么动气,什么都不如你身子要紧。”

    “我虽然身居高位,可也不能对人命这么默然。那是一尸两命啊。”叶枣叹气:“一百两银子。”

    叶枣嘲讽一笑:“当年,他将我送进四贝勒府,就留给我一百两银子。如今,他强迫那女子堕胎,也以为一百两银子就够了么?”这一说,就是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其泰做的了。

    “别生气了,朕会查清楚的。”四爷叹气,叶家的不省心,真是叫他有点无奈了。

    枣枣这样好,偏有那样的娘家。

    可要是对她娘家下手狠了,世人又要以为他厌弃了枣枣。

    真真是轻不得,重不得啊。

    “我家又给皇上惹事了。”叶枣靠在四爷怀里:“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有朕在,朕也知道你的难处。”四爷叹气,拍着她的后背:“别气了,朕在呢。”

    叶枣点点头,可心情一点都没好起来。

    她也知道,她重生在叶枣的身上,这都是她需要背负的。

    这些年,她也一直感恩,也当叶家是自家人。

    可她也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为正真的叶枣不值。

    “皇上忙去吧,莱恩伯爵不是还没走?咱们的商船什么时候再出海?”叶枣抱够了,抬头问四爷。

    “那几个洋人也是不用管的。虽然风流,倒是有些意思。”听闻对青楼妓子都极其客气,舍得给银子。

    就是求了许久,都没有人肯跟他们回国去的。

    叶枣也笑出来了:“也挺好的。”

    四爷嗯了一声:“来,跟朕走吧。”

    她心情不好,四爷不想丢下她。横竖带着她去九州清晏也是一样的。

    “不想去了,皇上去吧,我自己也琢磨琢磨事情。等你回来用晚膳。”叶枣推四爷。

    四爷见她是真的不想去了,这才作罢:“那朕就先去了,朕午膳要和几个大臣一道吃。你自己吃好,嗯?”

    “我和八阿哥吃。”叶枣点头。

    “用膳不要只顾着孩子,轮到你自己,饭菜都不热呼了。叫奴才们伺候着,你也顾着自己,知道了么?”四爷捏她的脸。

    此时的四爷,有点絮叨,可字字句句都是因为关怀。

    叶枣只是点头:“知道了,爷去吧。”

    四爷这才起身走了。

    临走还回头道:“不用担心,万事都有朕呢。”

    叶枣嗯了一声,送他到了外头。

    等四爷走了,叶枣折回来,就坐在一楼的回廊上:“哎。”

    “主子快别这么愁,会没事的。”珊瑚忙过来劝着:“倒是天亮了,主子别坐这里吧?”

    “没事,这不是中午么?你去拿垫子给我垫着就是了。这阳光好,我坐会心情好。”叶枣摆手。

    珊瑚只好应了,忙叫人去拿垫子。

    紫玉去的,直接抱来三个垫子。

    叶枣笑了笑,也就那么由着她们了。

    坐在软软的垫子上,她靠着柱子看着奴才们。

    贴身伺候的,担忧的看她。不贴身伺候的,都各自忙碌着。她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枣想,这碧月楼里的人,宫里毓秀宫的人,都靠她了。

    她好,他们才有体面,她站得稳,他们才有地位。

    叶家其实也一样,她好了,叶家才会好。

    毕竟,这些都是她不能摆脱的人,她享受的同时,自然也要庇护他们。

    所以,她不能嫌弃。

    慢慢的出了一口长气,缓缓的缓解了一下内心的烦躁。

    叶枣想,人死不可复生。她心里,为那对母女难过。

    只是,难过之余,她还有这么多责任,她不能不管。

    这一次,不管是其泰,还是叶恒,谁做了这件事,她都不会放过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