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02章 累了
    是,这也不算什么,他可以以后好好的。

    可是他累了。不想这样了。

    与叶家这些优秀的哥哥,姐姐,甚至mèi mèi比,他都是输家。

    他不能去自尽,自尽是不孝。何况,他虽然累极了,可是并没有活够啊。

    更不想去出家,虽然想过无数次了,可是他不甘心!

    他不想和自己的哥哥姐姐作对,可是他也不想承认,叶家的嫡出子弟,就比不上庶出。

    最起码,他也想证明,自己不是个废物,不是个只会惹是生非的无用之人。

    出了刑部,他不理会后头宋南保叫他的声音,忽然就往外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秋日里的冷风吹在脸上,他在深夜里,跪在了圆明园外头。

    虽然夜里的风又冷又硬,可他心里有一团火,烧的他不得安宁。

    深夜里,便是他跪在了圆明园外头,也没有人敢惊动皇上和贵妃娘娘的。

    苏培盛听了李康安递进来的消息,只是皱眉,摆手说了一声知道了。

    这种事,他也很为难。

    那是贵妃娘娘的弟弟,要是不管也不好,可是这会子惊动皇上和贵妃娘娘也不好。

    犹豫了好久之后,苏培盛决定自己去看看。

    出来裹着厚衣裳往园子外头走。

    深更半夜的,苏大公公心里骂娘都骂了一万次了。

    这碧月楼到园子外头,路程且远着呢!

    他再是厉害,那也只是个奴才,还敢坐轿子不成?

    只能腿儿着不是?这叶二爷,大半夜的不叫人清净,真真是个祸害啊!

    苏培盛越走越冷,这北方的八月半,夜里很冷了。

    何况这都十九了,眼瞅着还有十来天就九月里了。

    皱着眉头终于到了园子外头,摆手叫请安的人免礼。

    也与格图肯的人打了招呼,这才见着跪在园子外头的叶恒。

    叶恒这几个月都不大好,所以人很是纤瘦。一身宝蓝色的袍子,如今在夜色里也不甚清楚。几乎要和夜色相溶。

    “二爷,您这是何苦呢?有什么事,明儿个白天说不好么?这更深露重的!”苏培盛过来,还是一副劝慰的口吻。

    “劳烦苏公公了,小人想求见贵妃娘娘,知道如今不合适,小人先等着。天亮了就合适了。”叶恒声音沙哑,带着一股子倔强和脆弱。

    苏培盛愁死了:“那您也不能这么跪着啊,这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呢,您这么跪着,跪出病来怎么办?”苏培盛也不敢叫他进去。

    虽然说,园子大的很,叫一个人进来找个角落协和也不会碰到主子们的。

    可是,那就是规矩之外的事,苏培盛也没那个权力。

    “苏公公快回去吧,不碍事。”叶恒摇摇头:“小人近来糊涂,做了不少糊涂事,这会子这么跪着,也就是醒醒神,明儿一早求见过娘娘,就没事了。”

    见他坚持,苏培盛也只好回去了。

    只是回去之后吩咐人:“给他拿一件大氅披着,去膳房弄点参汤,瞧着不好就给灌一碗。”

    总不能叫跪死吧?要真是死在这,他可就是死罪了。

    因为叶恒,苏培盛后半夜睡得极为不好,到了点,一个激灵就起来了。

    忙去叫四爷起身。

    四爷嗯了一声,今日没有早朝,所以苏培盛叫的比较早。

    四爷第一声的时候没理会,第二声才嗯了一下。

    没想到苏培盛还叫了第三声。

    那就是有事了,四爷皱眉:“知道了。”

    四爷这才彻底睁眼昨夜也不知怎么滚的,这会子,四爷紧紧的靠着床榻里头睡着,几乎要上墙了。

    叶枣的胳膊放在四爷肚子上,头就在四爷的肋骨边,也没枕头,就那么将一头长发散落在榻上,一部分自己压着,一部分被四爷压着。

    四爷不敢动的太快了,怕扯着她的头发。

    慢吞吞的起来也没法抱着她枕着枕头了,一塌的头发,碰哪里都可能扯着。

    只好无奈的就这么叫她睡着,拉好被子就罢了。

    下了地,穿戴好,出了外间。苏培盛才说了叶恒跪着的事。

    “奴才方才叫人去瞧了,还跪着呢。”

    “这个叶恒,真是多事!”四爷皱眉。

    “罢了,既然是贵妃的弟弟,就叫进来。不必吵醒贵妃,等她醒了再说吧。”四爷摆手。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着可都是给的贵妃娘娘面子啊。

    叶恒被带进来的时候,走路都走不好,是被一个太监扶着进来的。

    四爷当然不见他,四爷有的是事情做。

    便是不上早朝,也是事情多的很,根本懒得理会叶恒。

    叶恒被带进来,就送去了一处没人住的馆阁歇着去了。

    叶枣照旧跟往常一般起来的时候,小亭子才与她说叶恒的事。

    叶枣手喝水的手一顿:“给他送早膳过去吧,吃了再见。”

    小亭子哎了一声,忙去办了。

    这头,叶枣吃了早膳,梳妆好,这才见着叶恒。

    叶恒也整理过,但是没有衣物更换,因为连日来跪着祠堂,昨夜又在冷风里跪了一夜,所以显得很是有些苍白。

    仿佛是摇摇欲坠。

    叶枣还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着这个弟弟。

    他长高了不少,人却很瘦。

    皮肤本就是白的,如今更白了。

    “拜见贵妃娘娘。”叶恒沙哑这嗓子跪下。

    叶枣没有叫起,只是走过去,伸出一双手,扶着叶恒起来。

    叶恒愣了一下,随着她的手劲儿起来。

    膝盖疼的厉害,所以很是艰难。

    “你要见我,今日来也好,为什么跪一夜?”叶枣看他的时候,需要仰头。

    “是是我不懂事,是我”叶恒苦笑。

    他总是做什么都不对,都要习惯了。

    “我并不想说教你,只是这回的事,你也有委屈。我知道。”叶枣收回手,坐下,然后示意他也坐下。

    叶恒万万没想到,这位贵妃姐姐还会觉得他委屈。

    尽管,他们之间的亲情淡漠,可鼻子还是忍不住泛酸,眼眶发红:“是我的错”

    叶枣看着这个少年的侧脸,有一点难过。

    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是啊,她不疼爱他,叶家就只有一个叶明远最疼爱他。可是也是糊涂的叶明远错误的疼爱,导致他有今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