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17章 警告
    “如果这回事,就不提也罢。毕竟当初,你是格格,而我是侍妾。”叶枣笑了笑。

    “只是,这我伺候皇上毕竟比你久一点而已。也在皇上这里,有那么几分面子。”

    “娘娘本就是个皇上心里的人。”禧妃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可心里是酸涩还是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当年她几乎不去想当年。

    是啊,她是格格,可打从进宫起,就处处都不如这个侍妾上位的。

    堂堂纽祜禄氏,不及一个侍妾出身的汉军旗女子。

    这些事,要是想起来,真是能气死人。

    “皇上长情。对我总是有些恩情的。”叶枣笑着,一双美目波光流转的看禧妃:“因为皇上长情,我才有机会生下弘昕。也因为皇上长情,我才能一步步成为贵妃,生下八阿哥。”

    “可是,皇上长情,就有人不好过。”

    “后宫么,素来是战场。我虽然是贵妃,可我也不是一直都赢的。只是,有皇上的长情,我赢面总归是大一点,你说呢?”

    “娘娘说的极是。”禧妃心里皱成一团,面上还得笑着。

    “这么些年,我在皇后手里也吃亏。在李氏手里也受过罪,还差点丢了命。进宫后,她们两个也从不停止算计。可最后呢?她们自掘坟墓。

    当然了,这世上,聪明人多得是。

    李氏不够聪明,就不提也罢。至于皇后么,执念太深,心思太狠。总是做坏事的人,迟早要暴露的,也不必提起。”

    叶枣一直看着禧妃:“可是,有的人,很少做什么事,偶尔做一次,也不易被人察觉。所以,背后有人总是动一些手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

    “就好比上一次,我与弘昕被那个宫女伤到的时候。”

    叶枣只盯着禧妃,不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可禧妃并没有露出什么,她只是从始至终带着一些惊讶和不安。

    这是与上位者说话的姿态,可是是不是真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那宫女罪大恶极,白莲教也一直都是毒瘤。”禧妃道。

    “是啊,对外不都这么说?可那宫女是不是白莲教,你我心里不都清楚么?”叶枣摇摇头:“只不过,白莲教背个黑锅而已。”

    “其实,我最好奇的是,那宫女哪里弄来的绳子?哪里弄来的剪刀?哪里弄来的火油?”叶枣美目一转:“又是怎么那么巧,弘昕去了,她也去了。周围没有人”

    “做的真巧妙,我一点都没有查出来。可就是因为查不出,所以才叫我警觉。这宫里头啊,藏龙卧虎的人不少。”叶枣嗤笑。

    “娘娘莫不是想多了,哪里有这样大胆的人呢?”禧妃一副震惊的样子。

    “是啊,也许是我想多了。”叶枣摆手,倒是靠着椅子,安逸的喝茶:“这个茶不错。是我喜欢的。”

    禧妃也算是反应快的,忙道:“娘娘喜欢,是他们的福气。”

    “嗯,你看,都是皇上的女人。你也不差,禧妃呢。与我就差一级而已。可你看,你我一起来这里,上的茶是我爱喝的,点心是我爱吃的”

    “你说,这叫谁能平衡呢?禧妃,你说你嫉妒我么?或者,你恨我?”

    叶枣问的轻飘飘的,禧妃忙起身:“娘娘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臣妾不敢啊。”

    “坐吧,我也不过与你说笑而已。”叶枣笑着摆手:“你是妃位,不必总是与我这般客气。”

    禧妃应了是,坐下来。

    “可你看,就是有人总是做些小动作呢。纳喇庶妃的丫头双喜进了内务府不过三日,就投井死了。死的还真是蹊跷不是么?”叶枣笑盈盈的:“所有人都看出我的八阿哥眼下是不会说话。可都没人说出来。偏就是她说了。她说也罢,可她的丫头忽然出事,这不是明摆着么?”

    “娘娘这事,臣妾着实不知啊。”禧妃又起身。

    “坐吧,不过是闲聊。这件事你不知,莫不是那件事你知道?”叶枣笑着,真是一副开玩笑的样子。

    禧妃忙摆手“臣妾都不知道。”

    “好了,瞧你,与你说笑一句,倒是吓着你了。”叶枣叹气:“显然是我这位份比你高些,就不好聊天了。”

    “臣妾不敢。”禧妃低头,却不敢做出任何一个动作来。

    “我这个人啊,其实很好说话的。不来算计我,我也不管他怎么过。”叶枣又笑:“可我也算是明白了。都是皇上的女人,就算是我不管人家,人家也看不惯我,这也是有的。可禧妃啊,你我同在这座宫廷也很多年了。也该知道我的脾气了。”

    “我的孩子渐渐都大了,我的性子也该变化一下了。以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后可就不是这样了。有些小动作就算是不能伤到我们母子,但是我也不会放任自流。”

    “我贵为贵妃,皇上又给了我一个宸字作封号,想必,我在皇上心里总是有分量的。既然如此,如果我想算计谁,也不费劲。”

    “娘娘臣妾惶恐。”禧妃站起来。

    “你也该惶恐。”叶枣收起笑意,淡淡的:“四阿哥与五阿哥之间争,只要不是出狠招,我都不管。你与我争,只要不是出杀招,我也可以放过你。但是,你要是与我的儿子争,对他哪怕出一个小招。我都会亲手压死你。”

    禧妃跪下:“娘娘息怒,臣妾冤枉。”

    “禧妃,你冤枉,本宫也教训的起你。何况,你真的冤枉么?”

    叶枣看了看远处,天地一片白,雪还在下,不见大也不见小。

    “我说过,你我都是皇帝的女人,你有权争。四阿哥和五阿哥都是皇帝的儿子,一样有权争。不过,争权还是争命,你想好。既然本宫是贵妃,又深受宠爱。那么我要收拾你的时候,有没有确实的证据都已经不要紧了。禧妃,你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给你面子。如果还有下回,只是怀疑,我也不会放过你。你自己想好。退下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