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18章 屈辱
    话说到这里,禧妃也不必再解释,只好起身:“臣妾告退。”

    四个字,她说的屈辱无比。

    宫女撑伞,两个人出了亭子,一路往回走。

    天冷,心更是冷。

    她是被警告了,她心里清楚。可是她也清楚,贵妃说的都是实话。

    是啊,只要她一天是贵妃,一天得宠,想对付她就很容易。

    皇上的心都在她那里,她想做什么都是容易的。

    禧妃呼吸着凌冽的空气,直觉的自己四肢五脏都寒冷了。都冻僵了。

    贵妃,宸贵妃!叶氏!

    她真是太会欺负人,太会气人。

    她这一番话,多少句都是刺激她的,想让她发火?想让她失态?

    这个女人,真是可怕。

    想也知道她可怕了。禧妃自嘲一笑。

    当年在府里,她一个侍妾,能在狠毒的福晋和善妒的侧福晋手里活过来,还得宠。就可想而知不是个好相与的了。

    禧妃想,以后,她要小心了。一步步都得走的稳,走的好。

    她是满人,她有个比五阿哥大一岁的儿子。

    除此之外,她一无所有。

    她也该庆幸,贵妃不是个随意和后宫女子争执的人,她不会轻易算计谁。

    可今日之辱,她只会记得更深。她不能输。

    一辈子不得抬头,她怎么肯?

    亭子里,叶枣抱着手炉站起来,看着外头的雪景:“禧妃可真是沉得住气呢。”

    “主子,您是怀疑那件事是她做的?”珊瑚凑过来问。

    “哦。海棠么?也不见得是她主使的。”叶枣摇摇头:“海棠郑明光想要报仇的心思太深。不需要谁主使。只需要帮她一把,例如给她一把剪刀什么的就好了。”

    “所以,咱们查不到?”珊瑚点头:“是啊,禧妃娘娘是妃位,虽然宫里这些东西管制的很严格,可是她要是想,也不是不能拿到的。”

    “她是聪明人,这回经过我的敲打,以后就不会随意做事了。”叶枣笑了笑:“这件事,我给她记着,总有一日,我攒着一起收拾她。”

    “那双喜这件事呢?也是禧妃娘娘做的么?”珊瑚又问。

    “你们说呢?”叶枣看珊瑚,碧玉,白玉和小亭子。

    小亭子一笑:“奴才瞧着,主子这是考奴才们呢。”

    “嗯,试试你们的脑子。”叶枣点头。

    “奴才觉得,这不是禧妃娘娘做的。手法不同,后者显然仓促。”小亭子道。

    “所以,盯着裕贵人吧。那个女人是没机会,实际上,她心智手段不输给禧妃的。”叶枣笑了笑:“其实,我在想,扶着她起来与禧妃斗多好?”

    “可”小亭子顿了顿:“就怕她会与禧妃娘娘结盟。”

    “是啊,都是聪明人,真的扶起来了,肯定知道先斗垮了我才有机会嘛。”叶枣点头:“我呀也就是沾光皇上对我好了。”

    但凡是个正常皇帝,就算是宠爱自己,也还要去别人那,那么这后宫里,有一个禧妃纽祜禄氏,有一个裕贵人耿氏,就要斗破天了。

    或者,换一个男人,皇后也还在

    啧啧。

    可想而知,这后宫里会是何等样的惨烈。

    白玉轻声细语:“主子救了不少人呢。”

    叶枣一愣,看她:“没瞧出来,白玉是个有大智慧的。”

    白玉小脸一红:“奴才不敢。”

    “我不心狠手辣。因皇上独宠我,他们的目标都是我。倒是无意中也却是叫他们少些损伤。只是这样的好处,没人会念着的。”叶枣摇头。

    “奴才瞧着,她们不念着无所谓,漫天神佛瞧着呢。”白玉又道。

    叶枣点头,笑着看她:“把我梳妆台上的那对紫金蝴蝶簪子赏给她。这话啊,说的入了我的心。我虽然不信那些,可是真能如此,那就是给我的孩子,也给别的孩子积德了。”

    白玉刚谢过恩,就见远处有一个人来了。

    渐渐瞧见是个太监,再近些,就瞧见是苏培盛。

    叶枣笑了笑,等苏培盛走近了就笑:“又辛苦你了、”

    苏培盛忙做出个受宠若惊的表情:“娘娘说的这是哪里话,请您回去不是奴才应该做的?万岁爷到了碧月楼了,候着您呢。”

    “成,那就回去吧,也没什么事了。这天也不早了。”叶枣笑着摆手。

    又是来的时候那样,不过这一次,叶枣扶着的是苏培盛的手。

    沿路有打扫的奴才见了叶枣,都纷纷跪着磕头。

    叶枣只是视而不见,一路往碧月楼去。

    刚一进去,就见气氛不大对。

    八阿哥眼泪汪汪的,额头上有个红印子。

    四爷黑着脸,一屋子奴才一半跪着,一半守着八阿哥。

    叶枣上前:“皇上吉祥。”

    “起来。”四爷摆手。

    “这是怎么了?”叶枣问道。

    八阿哥已经迈开小短腿过来抱住了额娘的腿,委屈吧啦的看着额娘,不过眼泪倒是没有再出来了。

    “撞着了。朕不小心。”四爷黑着脸。

    “嗯,我看看。”叶枣叫人给她解了斗篷。蹲下来。

    “额娘瞧,哎哟,红了呀,疼么?”叶枣轻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

    八阿哥就眼巴巴的看她,没点头没摇头。

    “不碍事的是不是?太皮了吧?来额娘给吹一下,马上就不疼了呢。”说着,就对着红的地方吹了好几下。

    八阿哥被吹的痒痒了,缩着脖子躲着。

    躲着躲着,就笑出声来了,还是咯的一声。

    四爷和叶枣都听见了。

    叶枣表现的很自然:“是不是不疼了?是的话,给额娘香一个?”

    八阿哥就捧住叶枣的脸,吧唧了一大口。

    “唔真乖,好香哦。”叶枣也亲了他一下。

    八阿哥就又缩脖子。

    “太医一会就来了。”四爷道。

    “苏公公快去叫太医不必来了。”叶枣摆手:“男孩子还能那么娇气?不就是碰了一下,略红一点,就算是气个包也不怕的。”

    四爷看她这么说,便点头。

    苏培盛见四爷点头这才忙去了。

    “朕有时候,真是不大懂你。总要想很久才能明白。”四爷看着叶枣,摇摇头。

    “嗯,那是好事呀。”叶枣点点头,一眼就看透了,那还喜欢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